第四十六章:坑里带坑

    砰!

    空气中传来掌劲碰撞之声,即便所有人看不到那无形的掌气,但是那卷起来的风浪从中心荡向四周,

    一些距离中心很近的人,更是被狂暴的风浪袭倒在地。

    这就是真正的玄关高手,一掌威力也远远超于落霞仙子这等刚入玄关的高手。

    “传闻二十年前,两位都是玄榜榜上有名的高手。直到两位退隐江湖之后,就彻底从玄榜消失了。”一名老头子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来。

    前面还有几十名讲武堂的差役开道,大街上拥堵的人群立马主动散开,没有一人犹豫。

    这名老头子虽然也是玄关境界,奈何内经功法算不上上乘,实力在玄关之中只能算是勉强。

    但这名老头子却有一个让无数人忌惮的身份,襄阳讲武堂分堂主古青古堂主!

    心法对于武道一途很是重要,一般在入武门时期八大剑派的弟子就已经逐步修行高深的心法,就是为了日后破了玄关打下坚实的基础。倘若心法品质一般,即便是到了玄关境界,也终身难有进步。

    古青一出场,痴梦师太立马就停了下来,神色警惕地注视着古青,讲武堂是痴梦师太在襄阳城唯一忌惮的势力。

    “古堂主,大战在即,您不忙着监视对岸的魏军,反而到这里来做什么?”痴梦师太言语不善,若不是他背后有讲武堂,痴梦师太或许连平静说话的机会都不会留给古青。

    “这话说的?维持襄阳城的治安本就是我讲武堂天经地义的事情。诸位在襄阳城内聚众斗殴,是不是委实不把我讲武堂放在眼里了?”古青脸色也不好看,拄着拐镇,而后又愤愤地骂道,“老夫还没死呢,襄阳城就翻不了天!”

    古青说完,痴梦师太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说真的,痴梦师太真相回一句还真没把你放在眼里。

    不过痴梦师太忍住了,这个时候和讲武堂翻脸了,便宜的反而是在一旁看戏的莫问。

    “我曾经就听说过那古青是属王八,在襄阳城几乎什么事情都不管,万事都由苏侯爷定夺,被别人嬉笑为缩头乌龟。怎么今儿个古青雄起了?竟然敢和痴梦师太叫板了?”蓝玉神色疑惑,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偷偷溜到蓝玉身边的赵玉红。

    这个妮子着实机警的很,一见痴梦师太功力深厚,就果断把古青推了出去,不敢出去触痴梦师太的霉头。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谁叫我有钱呢?我给他的钱,他就是搜刮十年民脂民膏也不一定能够满足那个数。再说了,我也答应了古青,这件事一过我就让义父把他调到京城去。”赵玉红得意地哼哼着,“天子脚下,哪个不长眼的敢私斗?你们八大剑派是龙是虎都得给我盘着。”

    这就是古青底气的来源,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一辈子追求的无非是钱、权、色,古青已经年老体衰,古青对色这种东西自然没有什么兴趣,钱权就成了古青欲望的沟壑。

    他要给后代积累更多的财富,他要给后代一个更好更高的起点,那么讲武堂总堂副堂主赵衍的大腿无疑是最好抱的!摆在面前的机会,古青今天就是豁出去命了也要把握住,再不济也能争取一个为国牺牲的荣誉!

    “你可真坑呀,要是古老头子真挂了,那云梦剑泽就是杀官造反了。要是古老头子这次功成身退了,那云梦剑泽就名誉扫地了。”

    蓝玉十分汗颜,这小妮子平常有些蠢,但是算计人还是心狠手辣的。这明摆着就是一个大坑,反正死活都不关赵玉红的事,大不了也就损失一个分堂主而已。

    虽说八大剑派没少杀过讲武堂的人,但那都是江湖恩怨,私下了断,并不涉及朝堂之上。

    可是在这襄阳城内,讲武堂明明白白打着旗号维护社会和平,争做人民公仆。况且在场上千人围观,痴梦师太真的动起手来,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赵玉红吐了吐舌头,一句话也没说。这种歹毒的计谋当然不是赵玉红能够想出来的,谁叫赵玉红有一个老谋深算的管家呢?算计一些NPC当真是小儿科。

    “痴梦师太,我尊敬你也是江湖之上名满天下的高手,今日奉劝你一句,还是带着你的人回云梦剑泽吧。”古青眯着眼睛,苍颜鹤发,说话不紧不慢,似乎很有底气。

    古青当然有底气,他的底气就是襄阳城外襄水江畔防备魏国的十万吴国水师!

    还有一直在默默观察的赵衍大人的义女赵玉红!

    一想到赵玉红古青就心情激动,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在襄阳要终老一生了,结果上天还是怜悯他,给了他古青一个能够重返京城的机会。

    襄阳是一个军事重镇,对于古青这位一位门阀世家来说,在襄阳当差无异于是被流放,远离中央政权就是远离世家门阀的中心!

    “若是我不回呢?你又当如何?”

    痴梦师太脸色阴沉,她知道一旦她这个时候退缩了,那云梦剑泽在江湖之上那就是名誉扫地沦为笑柄,痴梦师太现在可是骑虎难下。

    “咳咳,老夫已经年逾古稀了,半截身子入了黄土,老夫并不介意黄泉路上还有人陪伴。”

    古青咳嗽着,拄着拐杖的手更加颤抖了,好像随时缓不过气来。

    但是……

    玄关境界的高手,就算到了六七十岁,也能开强弓,练马步,舞长剑,杀人也犹如探囊取物。

    “哈哈,古青这是碰瓷呀,逼得痴梦师太无路可退。”

    赵玉红躲在人群中笑得前仰后翻,一出古代版的现场碰瓷让赵玉红乐死了。痴梦师太也好歹五十多岁了,碰到这么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也无可奈何。

    反正古青话里的意思直白来讲就是一句话:你敢出手我就敢躺下!

    正当气氛十分僵持的时候,而痴梦师太也近乎忍无可忍,处在爆发的边缘。

    一声轻响好似黄丽破晴,打破了僵持:“古爷爷,何不听我一言?”

    “哦?你是?”

    古青寻声看去,只见得是一貌若天下的女子,微微一笑犹如春风化雨,让古青的声音也忍不住柔和起来。

    “云梦剑泽年轻一代大弟子落霞,见过古爷爷。”

    落霞仙子忽然站了出来,和煦笑着。

    这一笑当真如春风化雨,滋润大地,以致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唯独蓝玉神情凝重,落霞仙子如此自信的笑容让蓝玉心中忐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