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虚惊

    曲终人散,其实大部分是趴在酒桌上直接就睡着了。

    至于收拾,那得是明天一早醒来时候的事儿了。

    李平安受到的影响却不大,即便他自己没有意识,九阳功自动运转,到了后半夜也很快驱散了体内的酒气,醉意消散、渐渐醒转过来。

    爬起身他先是茫然了一会儿,接着看着满桌狼藉和倒来倒去的脑袋苦笑摇头。

    跟着耳朵一动,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大动静,他不免有些不好的预感。

    赶紧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朝着外面望去,这下却是一惊。

    就见到以往这个时候都该是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却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官兵正在冲着一个个铺面搜罗过来,恐怕很快就要到这里了。

    “什么时候……”李平安心中暗道不好,不管这些官兵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是为何而来,这时候必然都是来者不善。

    要知道他所在的这家客栈可是“乱党窝点”,如果排查和此无关也就罢了,要就是为此而来,那可就糟糕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

    想到这儿他赶忙跑到了小冬瓜的房间里,将其叫醒后,让她到里面院子里把早早就去休息的骆冰唤醒,自己则回来把还趴在客栈里的文泰来等人都叫起来。

    “嗯?”

    “令狐……哦,方世玉,你原来早醒了?”

    令狐冲苦笑一下,拱手道:“都说李兄还是叫我令狐冲吧,换个名字真不习惯。”

    “好的,方世玉,明白了,方世玉。”

    令狐冲:“……”

    他深吸口气,转而问道:“怎么回事?”

    李平安不会好端端叫醒他们,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文泰来和苗翠花酒量都不错,很快便被唤醒,至于铁牛、马沛然和瘦猴他们三个本来也没喝多少,也跟着被吵醒了,君宝和天宝更是就沾了两三杯,说是醉了不如说是睡了,此时也都被苗翠花一一叫醒了。

    方德跟凌道人却醉得最彻底,怎么也叫不醒,最后只能让铁牛他们先把两个扶到后院去。

    跟着在一众都清醒过来的人目光中,李平安沉声道:“外边有官兵在搜查,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但必须要将诸位都叫醒来。”

    其实此时不需要他在说,在寂静的夜里外边的喧哗声都已经传进来了,只是大家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

    文泰来脸色一变,但他并没有怀疑到李平安头上,自然也没有把矛头指向令狐冲,惊疑道:“看来咱们的人已经被那刘瑾发现了,这些官兵目标就是朝着这边来的。”

    李平安已经习惯了他在自己面前的“失言”,又问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密道,不如你们从里面逃走?”

    瘦猴三角眼眯起来,他刚刚也打开窗子去看过了,说道:“官兵必然没有确定这里,所以才会一家家搜查过来,咱们未必需要躲起来,那样的话反倒更容易惹人怀疑。”

    “瘦猴说的不错,”苗翠花也道:“不过四哥你现在被清廷通缉,恐怕官府的人会认出你来,最好还是去后面和四嫂、心砚他们在一起。”

    文泰来并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身份敏感,当即就到后院去了,而且也需要安抚一下骆冰。

    而后李平安说道:“待会儿就看方夫人和小冬瓜你们的了,我这副形象,也不太好和官兵打交道。”这种时候,他自然是自觉的站在小冬瓜这一边。

    而且他也不是推卸责任,他们这儿有四个光头,要说都不是和尚也没人会相信,至于一起还俗什么地,说出来也得有人信啊。

    所以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干脆就当成在这里化缘之人好了。

    令狐冲摸了摸光头,他已经意识到了这家客栈似乎也不像表面看着这么简单,这些人的做派越来越看着像是江湖中人,可他听说的清国对武林人士可是大肆打压地。

    正想说什么,门外已经传来官兵的声音。

    时间仓促,也无法容他们再细想了,干脆便按照李平安说地,嘴皮子利索地苗翠花过去应付那官兵,小冬瓜从旁帮衬。

    两人先过去主动把大门打开,李平安他们当然也是先到后院去避着,免得让人以为聚在这里商量什么大事。

    几名官兵一拥而进,带队的中年在簇拥下走了进来,看着苗翠花就冷声道:“把你们客栈所有人都叫出来!”

    苗翠花本来还想说点儿话再塞点银子打发了,应付过去,但对方一开口就知道和以往那些敲竹杠的时候不一样,赶紧示意小冬瓜到后面去找本就准备好的李平安他们过来。

    然后笑道:“大人晚上还这么辛苦,要不要帮您备上酒菜,给您解解乏。”

    中年军官可是受了上边的死命令,哪里敢怠慢,喝酒什么时候都能喝,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要是待会儿面见那位大人的时候被发现了,那恐怕以后才是真喝不了了。

    他从鼻孔哼出一口气,压根没理会苗翠花。

    李平安他们一一走出来,都是一副被吵醒的样子,连方德和凌道人这时候都被拖过来了,颠来颠去中也总算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客栈里所有人都在官兵面前聚齐了,包括心砚,只有骆冰和文泰来暂时还藏在了里面。

    中年军官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的四个电灯泡,皱眉道:“一家客栈,怎么有四个和尚?”

    李平安双手合十行礼道:“施主,贫僧几位近来刚从东……面的少林寺上下来准备云游,蒙客栈掌柜好心,才借此暂居。还不知道最近城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年军官冷笑一声,但是和尚在登封这一块儿是个麻烦群体,他也不愿轻易招惹,所以也不与李平安搭话了,又斜着眼问苗翠花:“所有人都到了?”

    苗翠花连连称是,他却不信,非得要手下再到里面去搜查一番。

    苗翠花不敢反对,任这伙官兵化身如狼似虎的盗贼一般,在客栈里肆虐起来。

    官兵如贼,甚至可能不如贼,这些老兵油子在搜查的时候顺手看到什么东西拿一点是一点,中年军官也当没看到。

    而苗翠花一路跟着也不敢说什么,那些身外之物并不重要,现在看起来这些官兵也不是发现了这“悦来客栈”的异常,而是追随着谁的脚步而来。

    也不知道文泰来他们躲在了哪里,总之官兵一番抢劫一般的搜索,最后毫无结果的离开。

    不过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的方德很有眼色,最后还是用银子赔笑着将他们周全送走,然后才关上门。

    大家此时俱都松了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

    不过虽说如此,李平安还是觉得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