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行踪

    “等等!”

    走着走着李平安突然叫停,然后转身蹲下去,做出了抹鞋子的样子,暗中手却是摸上了旁边的一根柱子。

    那柱子根脚底下,就有一个十分淡的红花印记!

    这里光线不怎么好,如果不用手去触碰,甚至都无法看清楚其存在。

    刚刚李平安也是无意中的一瞥注意到有点儿奇怪,因为他这些日子对于天地会地红花标记已经谙熟于心,虽然还不能做到窥一管而知全豹,但有所怀疑当然需要去验证一下。

    等到下去看着又摸了下李平安才意识到这应该是用刀刻出来的划痕,因为比较浅所以看起来才显得模糊,不过摸起来痕迹还是比较清晰的,应该也是才划了不久。

    而在一番看看摸摸之后,李平安却已经心中有数,站起身来的时候便笑道:“刚鞋子有点脏了……我们走吧……”

    韦小宝不明所以,令狐冲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有韦小宝在旁,有些事情也不好问。

    何况他们待会儿应该就能见到人,此时也不需要多此一问。

    丽春院里人来人往,即便是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都时不时会有已经凑成一对的男女从他们身边经过。

    韦小宝贼眉鼠眼东张西望,倒不是寻找时机离开,他向来是胆大包天,虽然李平安他们看起来是危险人物,但他同样想从他们身上得到自己“应得”的好处;可要是万一遇到韦春花的话,不仅他的企图会作废,两姐弟还会有性命之忧。

    好在一路过来虽然碰到不少熟面孔打招呼,还有不少戏谑之语,韦小宝面上当然是微笑迎合,转头却个个呸然,生动地将一个两面派展现的淋漓尽致。

    李平安和令狐冲看得都是有趣,李平安更是调侃道:“看来,韦小宝你在这丽春院,还挺受欢迎啊。”

    韦小宝当然听得出来这是反话,却故作不知地呵呵笑道:“是啊是啊,小人向来喜欢帮助别人,就像是扶老奶奶过马路这种事情,我一天都要做个遍。大家当然都很喜欢我,如果我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整个丽春院都会站在我的身后。”

    李平安没在意他话中的意味,就算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又如何?

    更何况这家伙满嘴跑火车都成习惯了,他的话连三分之一可信度都没有。

    来到二楼后,三人除了时不时看到有人从房间里出来,或者进入房间,在那两排屋子中间的走廊上,就看不到一个逗留的人影。

    而即便是在这楼道边沿,也能听到两边时不时传来的银声浪语,呆久了说不定就要兽血沸腾了。

    韦小宝这时突然搓了搓手,同时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那么两位,我们从哪一间开始搜查好呢?”

    这回就算是令狐冲也看出来这家伙的心思,摆明了是想要狐假虎威趁机去偷窥揩油。

    他却没想到李平安随即便指着他们左手边最靠外的一间屋子说道:“那些已经入巷的有什么好看,还容易惹得一身骚,要看就看这种还没有什么动静地,正在前戏的时候,衣服可能刚脱完,听到声音匆匆披上衣服却欲遮还漏,最有诱惑力。”

    韦小宝当然不同意他的说法,最有意思的不就是在关键时刻冲进去,吓得人一软么?

    但现在是李平安做主导,他也不敢提反对意见,还笑着捧场道:“公子果然是此道中人,经验丰富,小人佩服、佩服,那就从这间开始。”

    他上前去叩了叩门,里面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就在韦小宝猥琐的笑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谁?”

    这声音听起来不慌不忙,李平安更是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韦小宝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回头望了李平安一眼,见李平安点了点头,便高声说道:“登封故友,来此寻人。”

    那扇门突然打开,让韦小宝愣在原地。

    没有想象中仓皇的男女,门后只有一个青年,他穿着一袭灰色长衫,一副文人扮相,看到李平安他们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韦小宝下意识回头看着李平安,李平安笑道:“我们是刚从登封刚过来地,想来此寻找,登封之前过来的朋友,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青年上下打量了李平安一番,突然问道。

    李平安愣了下,接着意识到他们应该的确是找到了地方,但这里恐怕并非是小冬瓜或者说这里的天地会幕后之人所在。

    当然,找到这里肯定是有用的,那就是他们可以在这青年的指点之下,可以继续找到小冬瓜他们所在的地方,而不用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跑,最终只会一无所获。

    简而言之,这里就像是一个“中转站”。

    天地会是清廷的眼中钉肉中刺,再怎么小心行事都不过分。

    这样剔除筛选之后,最终能够通过的人若是还有问题,那只能是自己尽力了奈何敌人是余则成了。

    “在下李平安,这位是……方世玉,还有这位……”

    “我知道他,韦小宝。他是和你们一起来的?”

    李平安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虽然当初看电影看得很开心,但那只是因为把那当成一部喜剧来看,可如果将里面的韦小宝换到现实中,就像现在这样在自己面前,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喜欢得起来地。

    韦小宝其实就是个小混混,不管是在电影还是原著中,电影相比原著还做了一定的美化,起码有些底线。

    但李平安又有些恶趣味发作,试想一下如果自己不出手干扰的话,那韦小宝迟早要加入天地会中,既然如此何不早一些,他还可以做那幕后推手。

    想到这里,李平安便笑道:“不错,经过我方才的一番引导,韦小宝已经成了我们的人,所以不用把他排除在外。”

    那青年奇怪地看了韦小宝一眼,跟着又对李平安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到那里左手边第五间屋子去看看吧。”

    他还顺便把方向指了出来,三人一齐看过去,就见到那儿恰好是银声浪语最大的地方之一,如果不是他特意指出来,他们还真不容易想到。

    “多谢,告辞。”李平安向他拱了拱手,就转身带着令狐冲他们离开,往那边而去。

    路上韦小宝突然说道:“那个,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既然你们已经找到了地方,那就不需要我在陪同了,我先……”

    “哎!”李平安一把拉住了他,笑道:“你刚刚不是好说你乐于助人嘛,既然如此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也把我们送到最后一步吧?”

    韦小宝混蛋是真混蛋,但是聪明也是真聪明,就算大部分是些小聪明。

    他意识到现在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李平安这些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可他又能怎么办,想反抗都反抗不了,李平安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地,他毫不怀疑若他还要挣扎,可能真的会死。

    等到了那间屋子门外,李平安示意韦小宝上前去敲门,他却又迟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