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还剩十人

    辰肃对于怎么提升能力并不太感兴趣,很多东西水到渠成没必要太在意,而且自己目前只需要有强壮的身体就足够了。

    小孩也看出辰肃有些不耐烦说道:“我知道关于盘古族的事情只有这些,你自己就是盘古人为什么这么多事自己还不明白?”

    辰肃有些惭愧,心说我倒是想知道,但是谁告诉我啊,这就好比从小父亲就一直提醒我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一贫如洗,但等自己长大后突然发现,其实是家财万贯,这谁一时半会的也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一边聊,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小孩也告诉了辰肃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他得到珠子,但具体要怎么做他却没有说。

    前面还是一片荒芜,如果不是废旧的房子有所变化,辰肃一直都在认为他们是在原地转圈。

    小孩每走一步,脸上就会阴沉一点,辰肃以为他在担心珠子的问题,就表示自己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小孩听完哭笑了几声,

    “还没到时间,在等一会四周就会开始冻结,如同上面的极寒之地,如果做不好准备出不了几分钟就会直接冻死。”

    辰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现在的气温炎热,自己穿的十分的简陋,要是真如他虽说,那确实抵抗不住,两个极端谁能受的了。

    小孩说完指着远方,果然四周开始逐渐结冰,而且还能看到一大群的人,他们也是穿的比较少,有的正趴在地上的石头后面,有的身子做着跑步的动作,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身体僵硬如同一句句雕塑。

    辰肃看着冰人,心里开始担心,这用不了多久自己肯定也会变成这样。

    小孩却无所谓,拉着辰肃指着身后说道:“我要来完成我的使命了,帮你进入道场。”

    小孩说完眼睛闪出白色光芒,辰肃一脸惊讶,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是白色能量者。

    白光闪烁,小孩双脚不停的迈着诡异的步伐,随后他身体一弯单手支地,大喊了一声开。

    小孩喊完,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石门,小孩二话不说拉着辰肃就跳了进去。

    当时辰肃心里暗骂,这特么的这么简单,为什么开始还和自己墨迹那么多的废话,完全是在耽误时间。

    进入道场,其实就是一个大操场,中间两排凳子,依次排开坐着九个人。

    “人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吧。”

    辰肃和小孩是最后到这里的,估计大家都有些不耐烦,生气的喊道:“你俩快点,死人后退一步。”

    辰肃不懂他什么意思,小孩靠近辰肃的耳边轻声说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说完小孩举起手,向后退了几步,身体如同受到了什么撕扯,直接分成了两半。

    小孩的鲜血喷了他一脸,辰肃瞪大了眼睛盯着小孩的尸体,难怪他会一脸的沉重,而且还说自己欠他的,原来不是他在耽误时间,而是他根本就不想死。

    辰肃回过身,还没从小孩的死反应过来。

    其中一人却不耐烦的喊道:“你第一次来啊?不知道打开石门是需要牺牲一个人的身体的?”

    原来,百人参战,开始的时间是需要寻找一个替死鬼,来用自身的能量去打开石门,谁能带着“尸体”进来,谁就算是晋级。

    如果下来后找不到替死鬼,或者自身没打过别人,那么不是冻死就是成为了别人的目标,难怪开始大家都藏的十分的隐秘。

    但为什么先知不提前说出来,为什么自己换躯体的时候小孩没有阻拦?

    那人见辰肃还不过来,直接跳起来一把拉住辰肃骂道:“你个小垃圾,老子给你说话呢。”

    辰肃眼睛怒视,两个眼睛如同猛兽一般,那人见到直接后退了几步,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了抖。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如同一个黑洞,像一把尖刀,像一场噩梦,像一只魔鬼。

    辰肃没有说话把他推开,慢悠悠的坐到了凳子上。

    那人见他离开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深深的对着辰肃鞠了一躬,

    “对…对不起。”

    旁边的人见他这个举动哄堂大笑,但他不以为然,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等待着辰肃的原谅。

    辰肃看了看这人,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感觉很不舒服,就示意他回到座位上。

    比赛继续,没有人在说话,十人坐在凳子上好像等待着什么。

    四周烟雾缭绕,一根蜡烛吊挂在几人头上摇摇欲坠。

    阴风一阵阵吹过,辰肃现在心情十分的糟糕,只想赶紧结束这场无聊的竞技。

    坐了没多久,终于有人坚持不住,一个秃子一脚踢开身旁的凳子喊道:“妈的,老子是第一个进来的,凭什么要和这些傻子要一起等?”

    他话音刚落,蜡烛突然熄灭,辰肃马上伸出双准备解开手印。

    但四周的一切又开始变得安静,听不到一点动静。

    一瞬间,蜡烛再次点燃,辰肃不敢大意,身体向后靠了靠紧挨着凳子,做好了一切准备。

    但等道场再次被照亮以后,辰肃发现四周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身边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辰肃连忙起身,就感觉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哎哟一声,刚那秃子连忙抽回手骂道:“妈的,你踩我手了。”

    辰肃后退几步,秃子起身揉了揉手,

    “不用紧张,挺大个老爷们怕什么?”

    辰肃呵呵一笑,心说你才怕吧,要不然你干嘛趴下…

    秃子绕着屋子走了一圈,

    “现在是一对一,要想办法出去屋子才能继续比赛。”

    辰肃不明白,秃子继续说道:“不是要咱俩打,看你第一次参加,我就给你讲解一下规则,现在阶段,需要二人配合离开这里,其实你我的身体还坐在刚才的凳子上,只不过是进入了某种幻境,如果咱俩困在这里出不去,也就说明咱们已经死在了这里。”

    辰肃听完抬头看了看,在他的意识里,他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那么出口就应该在头上。

    但辰肃抬头的一瞬间,突然发现阴暗的角落里出现了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