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徐经拜师,码字换钱

    “恩师……”唐伯虎在这四百料战座船上,算是首次感受到了自己恩师身为勋贵的权势。

    张仑只说自己要出京往江南去,漕运总督郭鋐便让张家随他在漕运上操练的数十老兵驾着这四百料战座船过来了。

    加上老张配合张仑从九边召回的老亲兵,前后百余人将这四百料大船塞的是满满当当。

    “伯虎啊,进来吧!”听得恩师召唤,唐伯虎这才敢推开门来进了这船舱。

    四百料战座船啊,最大的好处就是足够舒服!

    船舱里面的布置并没有多奢华,只是简单的桌椅外加一张铺设好被褥的大床。

    其实每次进船舱看到自己的恩师,唐伯虎都忍不住有点儿肝颤。

    因为张仑一手拿着书,一手正在“刷刷刷~”的练着刀。

    “叮~”的一声,张仑放下手里的《二程全书》将手中的村正倭刀收会鞘中笑着道“为衡父而来?!”

    唐伯虎呼出一口气,深深的对张仑作了一个揖“恩师明鉴,衡父为我挚友……”

    张仑放下了手里的书,看着唐伯虎不说话。唐伯虎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只是深深的对着张仑作了一个揖。

    “让他进来吧……”张仑叹了口气,显然这徐经没少软磨硬泡的让唐伯虎给他说情。

    唐伯虎似乎松了口气,躬身退出门外。

    没一会儿张仑便见得徐经已经站在了门口,看得徐经在门口张仑便道“进来罢!”

    徐经进得门来,犹豫了一下深深的一揖“学生……”

    “便称弟子吧……”张仑看着他犹豫的样子,便唤道“伯虎,进来倒茶给你师弟。”

    外面忐忑等着的唐伯虎哎了一声,匆匆进来欣喜的看着徐经。

    然后飞快的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上了一杯茶,徐经则是激动的跪下双手奉茶“恩师……”

    张仑接过茶杯饮了一口,摆在了台上沉吟道“今逢大难,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种磨砺。”

    “既为我弟子,自是不能如那措大腐儒一般只会些许酸文而无自保之能。”

    说着,张仑对着唐伯虎道“你先带着你师弟习些击技,有何不明可寻张龙、张猛请教。”

    唐伯虎一个哆嗦,他可没忘记自己被那俩老家伙训的有多惨!那几乎是印入灵魂深处的惨痛啊!

    放下了书张仑不由得感叹缺钱啊!真特么的缺钱啊!

    自己口袋里现在就那么几千两银子,这百多号人连吃带嚼的一天下来十好几两就不见了。

    但这也让张仑燃起了雄心,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创业的时候自己带着一群人杀出重围的状态。

    不就是银子么!小公爷我上辈子能挣下诺大身家,这辈子自然也不愁干不起来。

    再说了,上辈子自己几乎是白板练号。这辈子好歹是个国公家的孙子呢!

    当然,张仑是没打算用这个身份去玩什么坑蒙拐骗的。那太特么给自己跌份儿了。

    《三国》、《水浒》现在全有了。

    《金瓶梅》?!尼玛,劳资这玉公子的名号要不要了啊?!不成!

    《石头记》?!想想几十万字,而且张仑记不全还是算了。

    《西游记》?!那也是大几十万字的小说啊,而且张仑只是大致记得情节还得花很长时间去厘定。

    张仑一琢磨,自己都写到蛇妖了……那不如写个系列算了!全都不写人,就写妖魔鬼怪的故事。

    妖魔鬼怪的故事,有比《聊斋》更好的抄袭素材么?!

    很快的张仑就订下了基调,就抄《聊斋》!现在问题是,抄聊斋的哪篇?!

    狐女《婴宁》?!天真烂漫倒是有了,只是这是人的故事啊!得写个鬼的。

    《画皮》、《聂小倩》都不错,张仑突然想到后世《倩女幽魂》可是有好几部啊!

    尤其是第二部,那其中很多场景、画面甚至台词极尽讽刺之能啊!

    卖人肉的饭店,立志著书传世却屡遭挫折得出“人世间就是个牢狱”结论的老书生。

    妖魔鬼怪蜈蚣精假冒佛祖,肆意害人甚至将满朝文武吸成躯壳。

    一念至此,张仑摊开宣纸将那狼毫沾饱墨汁。笔走龙蛇下,一手七言顿显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伯虎、衡父,且来!”张仑一声呼喝,唐伯虎和徐经不敢怠慢赶紧跑到了船舱前。

    此时张仑已经停笔,却见宣纸上除了这行小诗之外还留下了一行字。

    《幽都夜梦倩女幽魂之聂小倩》

    唐伯虎一看就知道,这是恩师又要开始写话本了。于是拉上徐经,让他赶紧研墨沾笔。

    自己则是摊开宣纸,准备记录恩师的口述。徐经还没有经过这种阵仗,自然开始是有些慌乱的了。

    但很快的,徐经就适应过来开始连续给唐伯虎研墨、沾笔。甚至被侃侃而谈的张仑言语所吸引。

    这个时代没有太多的娱乐,无非就是歌舞饮酒外加看点儿闲书或是四下去逛逛。

    一旦有本好书,肯定会飞快的被众人传阅然后哄传天下。

    徐经从小苦读家中藏书更是万卷之多,他的友人钱福在《万卷楼记》中说

    “兹楼也,储川岳之精,泄鬼神之秘,究古今之奥,焕斗牛之躔,知不可以金谷、平泉视也。”

    家中藏书丰富的徐经博览群书,自然是知道什么样的书更能吸引人。

    徐家可谓是大富之家,徐经的曾太祖徐麟曾以布衣应诏往西蜀招抚羌人。

    后辞官归故里广置田产,竟达十万亩之多。

    又藏书数千卷,传到徐经祖父这里已有良田十数万亩、藏书万卷更有其他间杂营生。

    “恩师此书一出,定又是哄传天下啊……”徐经也是看过张仑前部《白蛇传》的。

    也是徐经这一提,张仑想起来这徐经家也是大户人家啊!肯定也有刻板书坊,否则的话那万卷书是怎么收集来的?

    “衡父,此书便由你来堪印吧!”张仑笑着对徐经道,徐经闻言先是一愣。

    随后不由得有些激动,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张仑却笑着道“你我师徒,这钱你挣总比别人挣好吧!”

    “再说了,你拜师而来我还没有给你拜师礼。这就算是补上了!”

    “弟子……拜谢恩师!”徐经是真的激动了,这会儿已经开始寻思要找哪位名人来做提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