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雍容豪遮,套话好手

    二层打开来却是一套佐藤武从来没有见过的茶具,其实不止是他妙安在初见这套茶具的时候也很懵逼。

    张仑后世喝茶习惯的那套茶具,跟大明的茶具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但张仑是谁啊?!大明勋贵第一英国公府家嫡孙小公爷啊,只消他表达个意思说一下。

    小周管家屁颠屁颠的就把这事儿给办了~!

    比如这套喜上眉梢天青鎏金掐丝珐琅茶具套装,这就是小周管家给自家小公爷置办下来的。

    开玩笑啊~!我们英国公家的小公爷用的东西,那能差了么?!

    必须得用着舒坦,必须得看起来逼格满满!

    第三层打开来则是一罐罐天青瓷瓶儿的茶叶,上面还写着种类。

    狮峰龙井、西湖碧螺春,六安瓜片、苏州天池……还有张仑个人比较喜欢的滇南生普。

    最下层的竟是还有一套精致的锦鲤戏荷铁炉,配着精铸铁壶。

    下面还有着一个铁铸雕花嵌铜五福同贺盒子,妙安打开来便见得里面竟是一粒粒的枣核碳!

    佐藤目瞪口呆的看着妙安行云流水的将肉脯、蜜饯铺满桌子,再架起碳炉飞快的燃上炭火。

    早有老亲兵用水桶将一桶清水提进屋内,妙安则是先用清水将铁壶洗刷一遍。

    再倒清水入铁壶内开始煮沸。

    吟吟笑面若慈悲菩萨,一身玄衣似浊世嫡仙。那双丹凤桃花惹人不敢直视,端坐于椅上一身雍容华贵。

    身边跟着鹅蛋杏眼端庄秀丽却身着甲胄,安然煮茶洗杯之婢女。

    满桌上是佐藤一件都没有见过但看着便知非是凡品散发这香甜气息的蜜饯、果脯、肉脯。

    这一切叫佐藤来说的话,就是俩字:豪遮!

    如果让佐藤详细点儿去形容的话,那就是:雍容华贵、逼格满满,世家大族风范的豪遮!

    佐藤甚至连那杯子都不敢碰一下,生怕给碰坏了自己估计卖菊花都赔不起……

    “佐藤先生,来尝尝这茶。”张仑依然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对着佐藤轻声道:“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生普的,只是不知道您的口味如何。”

    佐藤听得张仑的这句“您”手直接抖了一下,赶紧撤出两步俯身道:“不敢当小公爷称呼,您叫我佐藤便是了。”

    “好好好~佐藤,还请坐下吧!茶凉了就不好喝了。”张仑笑吟吟的摆摆手,道:“尝尝这蜜饯果脯,还有这肉脯。”

    却见张仑叹道:“都是不错的好东西呢,我为人略喜于此倒是叫佐藤见笑了……”

    “小公爷哪里话,些许喜好并非是什么大节何以道之见笑……”

    佐藤现在比自己第一次见道足利将军的时候还要恭敬,甚至紧张的背后的汗不住的冒出来。

    张仑见状则是细言宽慰了几句,劝他吃些果脯蜜饯。

    这会儿扶桑可缺糖啊,别说这些精致的蜜饯了。

    其实别说是扶桑这块儿了,即便是欧洲这会儿能吃个甜食那都是大贵族、王室的享受啊。

    张仑吃的这个自然就是其中的最贵者之一,单是看这烧瓷的盒子那都是一景儿了。

    里面装着的果脯蜜饯即便是在大明出售也得是大价钱,佐藤这等撮尔小国扶桑土鳖自然是不可能见过的。

    欧美人为啥喜好甜食,吃啥都重甜啊?!

    其实说到底就是早几百年前那玩意儿贵重值钱啊,于是传下来的老习惯能吃上就是享受了。

    此时的糖这玩意儿于扶桑那价比黄金啊,高价之下谁又敢拿来酿蜜饯果脯?!

    莫说是高等的糖了,即便是个甜豆包若是大名给武士们赐下那都是信重无比的象征啊。

    佐藤顿时有种士为知己者死之感,心下马上自我开解:刚才小公爷逼问自己会大明话的事情,那是谨慎啊!

    自己怎么能心生怨怼呢?!这真真是不应该啊,此等心性实在有违武士之道……

    也别怪佐藤会这么想,如果你刚才还跟人是生死大敌剑拔弩张。

    人家放你条生路不说还请你喝八零年的飞天茅台,外摆上鲍汁鱼翅捞饭、布列塔尼蓝龙虾、钻石鱼子酱……

    还温言软语面带微笑的敬称为“您”殷勤热情的劝酒食,那估计你也瞬间自责自己刚才是不是冒失了。

    现代人都如此何况是等级森严的古代?!何况是此时等级更森严的扶桑?!

    晕晕乎乎的佐藤跟着张仑喝了好久的茶,直至午时妙安还端了饭菜送进来两人就着饭菜继续聊。

    张仑是什么人啊?!

    上辈子就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没少吃亏、没少撞墙自己一步步走出来心黑手狠的阴损狗犊子。

    那套话的手段是一套套的,借着跟佐藤学扶桑话的由头三两下的就把佐藤的情况摸了个底朝天。

    等到晚间佐藤晕乎乎的从张仑的船舱里面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几个手下们也早已经吃喝完毕各自休息了。

    待得佐藤在自己独立的小船舱里面躺下后才悚然一惊,心头苦笑。

    这小公爷真真是厉害的紧啊,不显山不露水之间只消两顿酒饭一天茶水就将自己摸透了。

    不过佐藤倒是觉着被摸清楚了也无所谓,正好看看张仑对于此事的态度。

    此时他的足利义尹将军过的可谓是一团糟,之前就被细川家废掉了将军之位到处流亡。

    数年前得到了畠山尚顺、延历寺、根来寺和高野山僧兵的呼应支持,进军京都。

    结果在近江坂本被六角高赖一顿狂锤打爆了,逃得狗命往河内国时被细川家的细川政元按住摩擦到菊花炸裂。

    好在佐藤武他们这些武士算是比较给力,总算是保下了足利义尹这条狗命逃到了大内义兴那边被庇护了起来。

    若非是如此情况堂堂将军的女儿,又怎会被迫来找一群海盗支持?!

    是的,那位足利鹤王公主殿下此次前来便是寻求这些海盗们给自己的父亲作为助力东山再起的。

    这其中的牵线人便是佐藤武。

    佐藤武之所以做出这个前线很大部分原因,是他的娘舅便是这伙海盗的副职首领。

    他拍着胸脯跟佐藤武保证他们找到了一种南蛮武器,一旦出现在战场将战无不胜让将军东山再起。

    若是平日佐藤武绝对嗤之以鼻,可现在足利将军还在人家家里托求庇护。

    想要崛起的心思比谁都重,抱着万一的心态便让自己的女儿、亲信和佐藤武一起前来看看此事是否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