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介贼寇,装啥狗批

    “吼~!!”无论是老亲兵们还是肥龙这些个水匪们,眼见张仑身上插着几支竹箭顿时都疯了!

    一阵咆哮声中肥龙竟是“咔嚓~!”一声挥刀将身侧两名惊愕无比的倭寇,直接连刀带头斩飞了出去……

    张龙、张猛二人更是猛然扎到了张仑和妙安身侧,那手中的砍刀疯狂劈砍便是将几名倭寇斩的步步后退。

    最悲惨的大约是那几个射出了竹箭的倭寇,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欣赏自己的战果就被扎成了刺猬。

    为了确保他们绝对死的彻底,这些个老亲兵们动用了箭壶里仅有的五枚精钢破甲箭!

    一般来说这可是鞑子百户、千户才有的待遇,毕竟精钢破甲箭铸造不易。

    边军之中也只有最精锐的硬弓射手,在大战役中才会被分配到几枚去针对射杀对方的重要人物。

    即便是英国公张家也拿不出多少枚这样的箭支,若非自家嫡孙这次要远行相信老张也不舍得拿出来。、

    “少爷!!”妙安几乎要疯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张仑竟然会在刚才扑出来挡在自己身前硬扛那三枚竹箭。

    愤怒、绝望,甚至带着无尽的感激中妙安手中的刀几乎下意识的挥舞出去竟然“咔嚓~!”的一声。

    将一名蹲在地上的倭寇头颅直接斩开,甚至刀光闪过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没事儿,这只是竹箭射不穿我的甲胄。”

    看着自家老亲兵、肥龙和妙安那跟自己死了一样的表情,张仑哭笑不得。

    “妙安姐姐莫冲的太前了,脱了大队容易遭弩箭。”

    妙安哪里还敢脱离大队啊,见自家小公爷真的把箭支从胸口拔下来丢到地上一滴血也没有流。

    她这才呼出口气站在了自家少爷的身前,豹子似的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鸣叫盯着四周丝毫不敢放松……

    斋藤现在真的很想哭,为什么自己计划好的一切、看起来顺顺利利的一切竟然发展到这一步了……

    放眼望去斋藤身边还剩下的人不足一百,好消息是自己核心的六十余武士损失不大还有差不多四十人。

    外围的那些招募来的足轻基本死伤殆尽了,面前这些随着那个俊俏少年而来的凶神恶煞们……

    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因为他们已经将他围住了。

    不过比较倒霉的是自己的副手二当家的德田那个狗犊子竟然跑了,带着他的二十几个武士跑了!

    斋藤很想骂一句马勒隔壁,然而现在他知道自己骂也没用了。

    德田那个狗犊子玩意儿估计是收到了他那个侄儿佐藤武的眼色,所以带着他的亲信武士跑的飞快。

    果然,斋藤定睛望去那足利家公主所在的营地前方阵营处。

    便看到了自家二当家的德田正点头哈腰的,给那位露出了半边身子的公主请安呢……

    想到那位公主斋藤不由得全身火热,那位公主殿下显然非纯正扶桑血统。

    一个纯正扶桑血统的女子又怎会有湛蓝的眼瞳呢?!而且她身高比之自己更出一筹,肤如凝霜白雪。

    只要想到她那雍容端庄的面容和挺拔的身姿,斋藤就真的忍不住想要亲近一番。

    斋藤之前本只是打算从佛朗机人那里搞来火炮,用于劫掠而已。

    但见到这位公主殿下之后斋藤猛然爆发了不可遏制的幻想,那就是自己劫杀了这批佛朗机人抢走他们的火炮!

    以此为条件让那位漂亮得让自己心头火热的公主殿下,嫁给自己。

    斋藤的钱是不够买几门火炮的,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拥有足够的火炮作为谈判条件。

    人家将军家端庄秀丽的公主殿下,又怎么会嫁给自己这个落魄成海盗的武士?!

    “足利公主殿下!斋藤……尽力了!!”斋藤用尽全力的对着那足利家营地的方向,凄然的呼喊着。

    张仑诧异的看着这斋藤一脸慷慨赴死的模样,忍不住昂着脑袋朗声道。

    “尔不过声名狼藉、杀人放火、抢劫作恶一贼寇,被某追斩至此还充甚仁人志士?!”

    撇了撇嘴,张仑不屑的哼道:“装尼玛的英雄好汉啊?!”

    “还摆出这副视死如归的狗批样儿,也不瞅瞅自己那啥德行~!真真把某家的鸟儿都笑歪!”

    “噗哧~!咯咯咯……”本来一脸严肃的妙安,直接被自家少爷这番话逗的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边上的老亲兵们更是跟一周便秘似的那脸都涨红了,斋藤直接恨不得有个地缝给他钻进去……

    好容易自己都把自己给感动了,结果张仑站出来一番话全给他毁了。

    “你是何人?!我……我要跟你决斗?!”

    斋藤气急败坏,尤其是这个时候足利家阵型居然缓缓散开。

    一个高佻的白皙的身影从一众家臣、家老的低头恭迎中,缓缓的走出了阵势。

    张仑顺着斋藤的目光抬眼望去,即便是前世见识不少有衣无衣各国佳丽的他也不由得暗赞一句:果然美人!

    这女子身高就比之她身边的那些个家臣、家老们高出一截,远远看着少说也接近一米七。

    她穿着的是一套装饰华丽的大红色日式大铠,腰间挎着一把装饰虽不华丽但看着便极为古旧的倭刀。

    让张仑诧异的是这位足利家的公主殿下,竟然生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眸。

    那张略有婴儿肥的鹅蛋面儿上,生着一双温婉灵秀让她看起来略显清冷的瑞凤眼。

    她的肌肤极为细腻白皙,甚至惹得张仑身边的妙安嘟着嘴嘟囔这女人冷巴巴的虽是漂亮却让人讨厌。

    “把他们全射死了,再补刀。”张仑可没啥时间跟这倭寇玩什么勇武表现,赶紧把丫剁了拉倒。

    至于在美女面前表现一下勇武什么的,那是小孩子才玩的游戏。

    咱小张是谁啊?!那是大明英国公嫡孙、是才貌无双能写话本、能写诗词身怀抄能力的天下大名士!

    需要给什么扶桑一个被赶下台的将军家公主,展示勇武么?!

    不是她该给咱展示一下她身为扶桑女子的高级技术么?!

    唔……张仑不由自主又想到了自己在六本木红龙会里,那些技术精湛温柔似水的姑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