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战舰起航,目标扶桑

    这一次小周管家去的时间略长,足足五天才见得归航。

    张仑这五天过的略微蛋疼,因为他发现自己身边的妙安、足利鹤她们俩自己谁都打不过。

    陈州同确认了这个事实,还跟张仑感叹他习武天赋随是不错。

    但这武缘桃花运,那比习武天赋高十倍啊!

    怎么总是能碰到那些根骨奇佳的女子?!

    妙安也就罢了,居然这足利鹤天赋、根骨亦是极好的。

    陈州同自己寻寻觅觅了半辈子,别说女子就算是男子也未见几个根骨天赋好的。

    然而现在张仑身边就有两个,都还是陈州同认为若是上了战场未死者……

    必将是天下闻名的杀将!

    看着她俩叮叮当当的经常打做一团张仑很清晰的知道,自己估计是要渣。

    玛德!渣就渣,上辈子比我强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张仑愤愤不平,唉声叹气。

    这次小周管家再回来却真的叫张仑目瞪口呆,回去的时候是两百料海船。

    可回来的时候尼玛变成了一千料战座船了!

    小周管家归来却无一丝的自持,而是赶紧的给自家小公爷解释。

    这一千料的战座船那都不是漕运的了,可是海运最大的战舰了。

    自己拿着一堆脑袋、各式珊瑚海珠玳瑁……等等回去后,不仅曹凤吓了一跳。

    着急赶来在桃花坞等待的郭彦和、钱能,那也吓的半死。

    卧槽!这真尼玛砍了一堆脑袋啊!

    听闻小公爷居然是杀上瘾了不打算回来,而要应邀去扶桑也杀一波。

    这下郭彦和就不淡定了,撮了好一会儿牙花才拉着钱能到一边商议。

    说是这钱公公啊,如今这小公爷还打算要去扶桑拼杀一波。

    可他手上的战舰最大的也就四百料的战座船,若是在沿海则罢了。

    要去扶桑恐怕是不成的。

    钱能也是闻弦知雅意,赶紧拉着郭彦和说有甚主意速与咱家说说!

    郭彦和也不卖关子,直接就说海运上有一千料战座船。

    但这一千料的大船那可都是有数的,维护、调用也有专人负责。

    下官一人肯定是没法动用的,您看……

    钱能闻言不由得沉吟了起来,太监要起家那必须会揣摩上意呐!

    张小公爷能跟陛下互称叔侄通信往来,京里的老祖宗可还说了。

    陛下唤这小公爷从来不叫大名,可是都是叫小名“痴虎儿”的。

    这说明啥?!说明人家那何止简在帝心啊!

    这得叫“牵挂帝心”啊,莫说这其他勋贵家孩儿便是藩王、内阁大臣家的。

    谁家孩子又能的陛下如此信重青睐?!

    可这到底是一千料的大战舰,又是往太祖既定的不征之国扶桑。

    到底陛下会是个什么反应可不好说了。

    是以老太监脸色阴晴不定,踌躇半响终究是一咬牙让郭彦和把纸笔拿来。

    他亲自手书一封用了钤印交予郭彦和,言道咱家也就能帮你到这儿了!

    记得给小公爷说一声,将来万万莫要忘了咱家啊!

    上得那一千料战座船张仑顿时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最基础的就比四百料的平稳了许多。

    船也比四百料的大上了不少,莫说随着上船的足利鹤、妙安等人一脸惊叹。

    便是在港口处的佐藤、津春等人也激动的嘴皮子直哆嗦,好大!巨大!!

    原本四百料战座船在他们心中已经是非常巨大了,但跟这千料大海船比起来那简直不是个儿……

    海因里希等人更是惊异的看着这艘大船,眼神有些飘忽。

    此时虽然欧洲已经开启了大航海时代,甚至战舰、火炮技术都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但他们还没有发展到明朝后期那般,拥有一千吨排水量的克拉拉、两千吨盖伦船。

    他们现在用的克拉克并非战舰而是武装商船,排水量也就三百吨。

    张仑的两艘四百料船排水量相对接近,只是战座船船型更大看起来好像差不多。

    然而一下子冒出来这艘一千料的大船,就让海因里希等人有些不淡定了。

    “可惜三宝太监当年的宝船没留下来,那船可比咱这一千料船大多了!”

    这就让海因里希更加不淡定了,不由自主的问道:“还有更大的战舰?!”

    边上的户必裂嘿嘿一笑“啪~!”的拍了一下海因里希的肩膀,道:“老海,别看你们船好……”

    海因里希一头黑线,劳资叫海因里希!海因里希!!

    “其实几十年前我大明三宝太监的船比你们更好、更大、跑的更远,而且那是大舰队!”

    却见户必裂豪气干云的一挥手,道:“那可是数百艘比这一千料还大的战座船、战巡船,全舰队上万人呢!”

    “而且跑的很远,据说跑一次就得两年才能回来……”肥龙也感慨的道:“却不知道当年三宝太监的舰队,该是怎样的盛况啊!”

    怎样的盛况?!遮天蔽日!海因里希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曾经他觉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帝国虽然强大。

    但航海技术和他们的舰船技术、火炮技术,还是与葡萄牙有显著的差距的。

    而户必裂他们的一番话让他有了新的想法,扫视了一圈却见那些个水匪、海盗们都在兴奋的说着这事儿。

    这看起来似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不似作伪。

    “那……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这支舰队?!”

    海因里希接着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户必裂则是乜着眼睛道:“陛下和阁老们觉着太耗钱了呗!”

    “于是就解散了,否则的话哪儿有我们的活路啊!”

    听得户必裂的话海因里希擦了擦汗,心里默念感谢仁慈的上帝!

    如果是这支舰队还在自己就这么凑过来,估计这两艘武装商船还不够人家啃的。

    海因里希再想想这解散了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一支上万人的船队那维护的费用、出行的费用……

    只需要想想海因里希就觉着口干舌燥,那简直是在烧钱啊!

    “莫闲聊了!小公爷有令,转运物资随后开拔!”这千料大战舰上的张猛探出头。

    看着下面的户必裂等人大声吼道:“去扶桑,咱们发财去!”

    “嗷~~!”呆了几天大家都腻了,终于要开拔出发了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此时张仑则是在自己的船舱里感叹,难怪无论明君昏君都死死的护着自己的佞臣啊!

    从小周管家这张仑天字第一号大狗腿,就可以看出端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