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家中规矩需有变,痴虎御前再献宝

    许庭光、江潮也赶紧过来见礼,后面跟上来的钱福、唐伯虎、徐经、文徵明……等等一大票人又互相见礼。

    张仑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老张更是乐的见牙不见眼的。

    小周管家回来都给他说了,这些可都是大名士啊!

    那钱福在京师的时候老张也是知道的,堂堂状元郎啊!

    当年宪宗皇帝赐宴,那可还是老张代表皇帝去主持的。

    孙儿回来的老张自然是早早的吩咐好了,杀猪!宰羊!炖牛肉!

    至于私宰耕牛……我老张家是英国公,英国公知道么!

    你参老夫去呗!你看陛下责不责老夫?!

    看着孙儿身边跟着两个姑娘,小周管家早说了这俩姑娘那身手可不是一般的好。

    身手厉害好啊!这说明身体棒,能生养不是!

    再看那三十几个扶桑姑娘,一个二个都水灵的很!

    我涨张家要人丁兴旺啊,老张早在孙子的信里头知道了足利家要个孩子的问题。

    那姓足利可不还是我张家的种么,还得放在我张家教的。

    这可算是给我张家海外都开枝散叶了啊,还是去继承将军位置的。

    张仑照例是不喝酒的,一顿饭下来许庭光、江潮他们因为唐伯虎回来倒是喝了不少。

    但还算是清醒,让小周管家先安排他们睡下。

    明儿再把办报纸的事情给他们说了,顺便把这段时间徐经他们的学的给这二人补上。

    吃完了饭小周管家安排众人去休息,张仑则是跟老张俩凑到了草庐里。

    “金山?!在夷州?!”老张觉着孙儿的想法有点儿异想天开。

    张仑却嘿嘿的笑着:“大父,您可别觉着不可能啊!”

    “咱大明现在有千料大船二十多艘,一次能运二三千人过去。”

    郭鋐那家伙早给张仑透底儿了,因为张仑许诺了他若是开采海军也能分润一二。

    “那些勾连倭寇的,我都有名单。再带上那些个贡生、御史……”

    张仑嘿嘿的对着自家大父笑着:“这些人到时候再给他们挂个胡萝卜,服苦役满十年可以开无罪告身。”

    叫自家孙儿这么一说老张也觉着可行,张仑这才继续说。

    大父啊,孙儿这一成好处是给家里挣的。

    家里几个叔伯现在几乎都在啃家里的老米饭,这不成啊!

    这事儿给他们说,然后说要选一个人带上家里三十老亲兵过夷州做那金山核算。

    也不白叫他干,金山上下来家里的份额他可以独拿四成。

    剩下六成给家里,这相信他们打破头得想干。

    “大父啊,我觉着咱们家里的规矩得立起来。”

    张仑琢磨了一下,对着老张便道:“不能都闲着,这次就算是立个规矩。”

    “咱们也不强迫,愿意干的让家里的老人给操练上、筹算什么的补上。”

    老张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全养在家里也都不合适。

    还是我孙儿聪明啊,做个考核机制跟科举似的。

    不对,这比科举强多了!

    正事儿聊完张仑喊过小周管家,把自己带回来的家伙什都拿过来。

    一箱箱的金银直接耀的老张有些目眩,饶是他贵为国公也没见过这么多金银宝贝啊!

    那珊瑚树一尺八的,婴儿巴掌大的红珊瑚雕件一看就不是凡品。

    一盒盒小拇指肚儿大小的珍珠,还有那玳瑁、大块的水玉……

    “大父,咱们不能只盯着大明总得开枝散叶出去。”

    却见张仑对着目瞪口呆的老张,轻声道:“我这算是做个小小的尝试,如果顺利的话……”

    “国朝宗室藩王人数不断扩大的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了!”

    既然是当年通读了明史,张仑自然也知道大明的衰亡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一击下轰然倒塌的。

    一个王朝的毁灭从来都是一点一滴累积起来,而原因又是多方面的。

    只是某件事情成为了最终压垮这个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成为了那个王朝垮塌的契机。

    第二天下朝回来的许庭光、江潮没有回京师的宅子,反而是来了庄子上。

    昨天唐伯虎就跟他们说了恩师的新想法,还有很多新学问。

    今天则是由徐经跟他们讲解,毕竟当时去扶桑接受这些学问的可是他。

    至于张仑自己则是奉诏入宫了,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去讲解这些事情。

    小周管家现在却是在忙活招募匠人、雕刻活字,钱福他们则是在讨论排版问题。

    “学生张仑……”张仑被萧敬领进了御书房,在殿前还没等他拜下呢。

    弘治皇帝便笑着摆手:“起来吧,你这疲懒小子!跑出去还知道回来?!”

    “小子的家可在京师呢,不回来我还能去哪儿。”

    张仑笑嘻嘻的对着皇帝拱手作揖,对弘治皇帝行的是晚辈礼。

    弘治皇帝点了点头,这孩子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懂礼的孩子。

    “哼~!你这痴虎儿,放出去了就到处咬人!”

    弘治皇帝气哼哼的点着阶下的张仑,道:“打了扶桑也就罢了,怎么还言官和贡生们闹成那样。”

    “世叔怎不说他们来闹我的事儿。”

    张仑撇撇嘴,那双丹凤桃花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气哼哼的道。

    “那马伯颖和刘叔舟,是真的勒索上门了!那些贡生也是真的来堵门了。”

    “小子不一棒子抽爆他狗头,难道还留着过年加菜?!”

    这俏皮话说的弘治皇帝都没绷住,那脸抽抽一下终究“噗哧~”一声笑出来。

    连连用手指点着张仑哭笑不得:“你个小狭促鬼!”

    张仑赶紧给萧敬使眼色,让他把那些个箱子都给抬进来。

    萧敬无奈的望向了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点了点头这才着令外面的太监把箱子抬进来。

    一个个的箱子咔咔咔的被打开,一瞬间甚至萧敬的眼睛都被慌的有些花。

    下意识的咽下了一口口水,一口大箱子全是金子,两口大箱子全是银锭。

    还有一口大箱子打开来是一株二尺有余的红珊瑚树,梳妆箱大小的宝箱打开全是一粒粒珍珠。

    还有大块的玳瑁……

    “咳咳咳……”弘治皇帝也是被这些金银珠宝晃的心神一晃,叹道难怪世人都爱它们。

    即便是朕富有天下见之尚且心神为之一夺,何况旁人乎?!

    “唔……痴虎儿不可沉迷些许阿堵物,需用心治学、多读圣贤书……”

    弘治皇帝说着,见张仑张口又要提他那歪理邪说马上转移了话题:“明年的会、殿二试你准备的如何?!”

    “没准备。”张仑撇了撇嘴,呸~!狗皇帝!嘴里跟我讲大义,收钱你倒是收的挺利索的!

    “嗯?!怎么不考了?!”弘治皇帝有些不敢置信,意外的看着张仑:“你这不是考的挺好嘛!”

    张仑闻言不由得愤愤不平的破口大骂:“屁的挺好!侄儿就没打算考啥科举,都方信之那个老东西……”

    “咳咳咳……”萧敬咳的跟肺痨鬼似的,弘治皇帝飞快的从呆滞中回过神。

    下面的张仑翻了个白眼无奈收声,叹气道:“侄儿是碍于方提学热忱,考学只是自证所学而已并非目的。”

    “你不考学,这以后怎么出仕啊?!”

    弘治皇帝对着张仑叹气,循循善诱:“你考得进士,朕才好安排……”

    “算了,若是可以等大父致仕您把京营都一并收回吧!”

    却见张仑翻了个白眼,撇撇嘴道:“侄儿可不耐管这些闲事儿,几个傻徒弟都够我教的了。”

    “……”你四个徒弟有两个解元,剩下两个也是进士之才啊!

    你跟我说难教?!那你得要啥样的回来教啊!

    “世叔啊,咱也闲话少叙直奔主题吧!”

    张仑笑嘻嘻的对着弘治皇帝一拱手,道:“侄儿这次,除了送钱还是送钱!”

    “哦?!你且说说看!”弘治皇帝两眼放光,他现在必须得承认一件事儿。

    这痴虎儿挣钱的本事一点儿也不比他的文采才华差,甚至可能更高……

    “世叔且看!”张仑笑嘻嘻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匣子,走到御桌前。

    萧敬略微有些紧张,但却被弘治皇帝暗地里用手势止住了动作。

    匣子打开,却见里面一粒粒金澄澄的小沙点在闪耀着。

    “金沙!!”弘治皇帝呼出一口气,盯着张仑道:“哪儿找到的?!”

    张仑把这匣子推给了弘治皇帝,笑嘻嘻的道:“夷州,侄儿剿倭寇的时候过去了。”

    “那个倭寇首领想求活,就私下里告知了侄儿哪儿有金沙!”

    天然金沙的存在,就意味着那附近绝对有一个金矿!

    而且是巨大的金矿,甚至可能有会成块的天然金。

    张仑在这件事情上是不可能说实话的,不然弘治皇帝撇开他自己去寻金怎么办。

    他必须要保持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才好进行下一步谈判。

    “夷州啊……”弘治皇帝有些失望,张仑却笑着道:“世叔,您忘了咱们可是有水师啊!”

    却见张仑顿了顿,嘴角微微勾起:“而且……那些个御史、贡生,处斩了不是、放了也头疼是吧?!”

    “你的意思是……挖矿?!”弘治皇帝沉吟了会儿,叹气道:“六部未必肯啊!”
'一秒记住【666文学 www.666wx.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