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必须得一起

    “你必须得一起。”中年女人说着就要下车,被旁边的人给拦住了,她只好远远的喊话,“我之前以为你是目击证人,现在我怀疑你和这老太太一起的,刚刚你俩就是一起走的,你别想逃跑!”

    “小姑娘,事情没弄明白,你不能走。”

    “对对,我已经报警了,你不能走。”

    围观群众中的热心人纷纷开口,都是一个意思杨桃溪不能走。

    真正的无妄之灾!

    杨桃溪有些生气,却也知道她走不了了。

    “等等等等,我先问问,这看病的钱算谁的?”车子还刚要动,中年女人抱着肚子扭头看着老太太再次开口,“你把我撞成这样,你得付这个钱吧?”

    “我没撞你。”老太太咬着牙,坚持辩道,“大妹子,我真没撞到你,你不能这么冤枉人。”

    “我不去医院,她不给我赔医药费我就不去医院。”中年女人挣扎着下了人力车,大哭道,“我可怜的孩子哦,你等等妈妈,妈妈这就来陪你了……老天爷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好不容易有的孩子,就这么被人给撞没了。”

    “你、你、你怎么这样。”老太太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去医院怎么行?”旁边有人劝道,“先看病,谁的责任到时候警察一来,查清楚了自然就有人赔药费了。”

    这倒是句公道话,可是,中年女人就是不理会,继续又哭又喊的,精神足得根本不像个快要流产的人。

    反观老太太,脸色越来越不好。

    “那你想怎么样?”黑眼镜中年男人很是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问道。

    “她得先给我押钱,不然我不去医院。”中年女人指向了老太太。

    “我、我没钱。”老太太很慌。

    “你们听听,她这是想赖账。”中年女人立即冲着周围的人喊,接着又指向了杨桃溪,“你,你和她是一伙的,你得负责。”

    杨桃溪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三言两句间,她就从目击证人变成了讹人的同伙?

    “让让,让让。”这时,一老一少两个穿公安制服的人挤了进来,“刚刚报警的是不是这儿?”

    “同志,我报的。”围观的人里有人举手。

    “怎么回事?”老警察问道。

    中年女人立即抢着说明经过,添油加醋的将自己描述成了一个活脱脱的受害者形象。

    “小同志,我真没有撞她,我儿子是部队的,我不会说谎的。”老太太却只是翻来覆去的坚持没有撞人。

    “先去医院,到底谁的责任,查了就知道了。”

    两个警察见两人都伤着,互看一眼,很干脆的说道。

    “好,我跟你们去。”老太太吃力的站着,弯腰想去捡布袋。

    “钱谁出?”中年女人叫道。

    “有我们担保,你还怕什么?”年轻警察板着脸反问。

    年轻女人动了动唇,终于消停了下来。

    “老奶奶,我帮你。”杨桃溪离老太太近,见状,上前一步帮着捡袋子,就在她起身抬头的一瞬,她发现中年女人衣服后面突然掉落一个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