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程家来人

    来来回回的跑了五六次茅房,杨桃溪已经累得快要虚脱。

    她干脆就坐在后院的石头上,抱着肚子休息,心里已经怨念满满

    别人的空间有山有水有宝物,她的连根草都没有!

    别人的系统洗髓伐骨,不过是出一身臭泥,就能换一个绝世美颜,她呢?

    跑肚拉稀,欲死欲活啊。

    她怎么就这么杯具!

    “桃桃,你怎么了?”来给兔子们送草料的辛花一进来,看到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杨桃溪,不由吓了一大跳,扔下背篓就冲了过来,“哪不舒服?”

    “花婶。”杨桃溪抬头,苦笑不已,“我没事,只是拉肚子。”

    说着,又飞快的起身,冲进了茅房。

    “嗳,你今天吃了什么?”辛花跟了几步,站在茅房外面问道。

    “也没吃什么。”杨桃溪应得有气无力。

    她压根就不是吃什么的问题,没法说。

    “几次了?”辛花又问。

    “算上这次,好像……六还是七……嘶,疼死了。”杨桃溪有种想封了系统的冲动。

    前面八颗星点亮,给的好处也只是五感敏锐、身体轻盈了一点点儿,可现在这滋味,真的是消魂得她都想骂娘了。

    “你别急,我这就去找老桥叔拿点儿药。”辛花说完,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杨桃溪从茅房出来,正要坐到石头上休息,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喊程翠娟的名字,听声音似乎是程家的人,她皱了皱眉,有点儿不想理会。

    这会儿她腿软脚麻的,真不想去应付程家人。

    “翠娟,翠娟?家里没人吗?”程老太天生尖锐的声音已经进了堂屋,“青青,阿金?人呢?一个个的都死哪去了?”

    “奶。”程雪昔紧跟其后。

    程老太和程雪昔怎么来了?

    杨桃溪心神一动。

    “奶,你别大呼小叫的,让人听到不好,别忘了我们来做什么的。”程翠娟的声音到了楼梯口,轻了不少,说得也是小心翼翼。

    “知道,那小丫头一向听你姑的,一定不敢不听我们的。”程老太不以为然的应着。

    小丫头?

    杨桃溪只是一耳朵就知道,程老太口中的小丫头很可能就是说她。

    冲着她来的?

    这倒是要出去看看了。

    于是,杨桃溪转身往外走。

    程老太和程雪昔已经自来熟的上了楼。

    杨桃溪瞧了瞧楼上,转身出了堂屋,来到了门口“九叔婆,我家来客了吗?我刚听到有人喊。”

    “青溪外婆来了,还有雪昔,应该上楼了吧,你没看到?”九叔婆坐在院子里编草帽,抬头看了看楼上,呶了呶嘴,“呐,在楼上呢。”

    “程雪昔,楼上没人,你跑上去做什么?”杨桃溪往外走了走。

    程雪昔正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程老太站得往里了些。

    杨桃溪直接无视了那老太太。

    程家人,没一个好的!

    只不过,程翠娟是他们家的异类,段数最高,而其他人,尤其是程老太都是简单粗暴的类型,撒泼打滚说唱俱佳的那种。

    可恨以前的她,竟被这样的人笼络得心甘情愿的喊外婆,反把自己的亲外婆扔到一边不闻不问。

    “桃溪,你在啊。”程雪昔惊喜的喊,一点儿也没有尴尬的意思,“奶,桃溪在楼下呢。”

    “桃啊,你怎么在楼下呢?刚刚都没看到你。”程老太窜到阳台边,冲着杨桃溪笑出了一脸褶子,“快上来,外婆找你说点儿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