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让他们滚(9)

    屋子里,老太太躺在床上,老桥叔正给她挂点滴。

    杨元乔和杨海秋凑在跟着哭。

    两床间拉起了一条绳子,里面有人在悉悉索索。

    杨桃溪咬唇看着那布,仿佛瞪着看就能透视一样。

    太公……

    她没敢叫。

    怕没人回应。

    甚至都不敢去听里面的动静。

    “麻烦你们了。”突然,里面响起了老太公的声音。

    有些疲惫,却确实是他的声音。

    “我没听错吧?”杨桃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没有,是太公,他没事。”夏择城松了口气。

    他算是见识到她对家人的重视程度了,这一刻,他都觉得杨海夏可恶了。

    “大伯公,这都小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杨海树轻声安慰,“我也是您孙子嘛。”

    “大伯,以后别和我们这么客气。”杨河黎也笑。

    太公没事!

    杨桃溪瞬间活了过来,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太公?”

    “桃丫头怎么回来了?”太公疑惑的问。

    “唰~”布帘拉开。

    老太公坐在床边,脚边扔了一堆脏衣服。

    杨海树和杨河黎站在老太公前面。

    “我……不放心您。”杨桃溪颤声说道,“我申请了在家复习,以后每周一去测试就好了。”

    “这也行?”太公有点疑惑。

    “太公,桃儿可以的。”夏择城等杨桃溪站稳,才缓缓松手。

    长辈面前,还是不能太孟浪。

    “这丫头,估计又使小性子了,择城呐,你比她经事多,以后多教教她。”太公无奈的摇头。

    “我会的。”夏择城点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桃溪这会儿才相信自己闹了大乌龙,忙问道。

    “爹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你再把他也赶出去,可让我怎么活啊?”杨元乔转身冲着老太公哭道。

    “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的,再说了,我除他们名了吗?我只不过是让他们别妄想不该想的,哭死闹活的想做什么?”

    老太公生气的敲着拐杖,大声骂道。

    “我还没死呢!”

    “老台门不是烧了吗?你让他们出去住哪啊?”

    杨元乔伤心的哭着唠叨。

    “不能让他们先住下,慢慢盖好房子再搬过去。”

    “他说的是借住吗?他都说,我只有他一个孙子了!以后养老靠他,房子也应该给他!”

    老太公更生气了,拐杖一阵乱敲。

    “不知羞耻的玩意儿,海夏在时对他们那么好,这人才没了,他就惦记上房子了!让他给我滚!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响了起来。

    杨桃溪转身跑进厨房,拿了个碗,弄了些33楼厨房里的水,又飞快的送到了老太公面前“太公,您别生气,不值,您喝水。”

    老太公就着碗喝了两口,咳嗽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让他们滚。”

    “爷爷,他们出去确实没地方住啊。”杨海秋快小声提醒。

    “活人能让尿憋死?”老太公冷哼,“房子烧没了的不止我们家,别家像他这样无耻了?”

    杨桃溪听得云里雾里,想了想,撤回到了外屋,站到杨丹溪身边“姐,到底怎么回事?”

    杨四兰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么想着,她就看向了一直跟着她的夏择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