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最讨厌送别了(4)

    真的挺好吗?

    怎么可能!

    汪晟和老陆又对望了一眼,笑着说道“她说了,下次来请你吃饭。”

    “不是,你不是告诉她城东大桥了吗?现在还早,要不再等等,她或许一会儿就请出假来了呢?”老陆被汪晟这拙劣的借口给击败了,暗中扯了他一把,努力的安慰着夏择城。

    “嗯。”夏择城轻笑,也没反对。

    杨桃溪的心结,他懂。

    兄弟俩的好意,他更懂。

    “你俩真的是……”朱云辳在车顶看得风中凌乱,忍不住开口。

    “你闭嘴。”汪晟和老陆齐齐喝止。

    “我为什么闭嘴?管天管地,你们还能管得了我说话?”朱云辳偏不闭嘴。

    “嗨,这小子胆肥了?”汪晟撸着袖子走了过去。

    “弄他。”老陆紧跟而上。

    “我擦!你俩讲不讲道理!”朱云辳可不是他们的对手,见状,直接站在车顶急了,“大白牙,拦住他们!”

    “大白牙,别理他。”汪晟和老陆一左一右扑了上去。

    几人闹成一团。

    夏择城看了一眼,唇角微勾了勾,再次看向了路那头。

    他其实知道,丫头多半是不会来了。

    她有时迷糊的让人心疼,有时却又冷静的让人心冷。

    心头,又浮现了昨晚她平静中透着哀伤的眸。

    呼吸,不由自主的窒住。

    丫头……

    杨桃溪没等出成绩,就去和徐嘉喜打了招呼,收拾了东西慢吞吞的出了学校。

    她准备走路回家。

    空荡荡的心,让她很不舒服。

    走累了,或许心里的不痛快就会散了吧……

    从市里往家走,就算是捷径,也需要好几个小时。

    杨桃溪现在的速度很快,一个小时后,她已经进入雁回县。

    山峦蜿转,海天相连。

    她突然停了下来。

    路那头,停着两辆车,车顶各坐了两个人。

    靠着悬崖的大石头上,夏择城负手而立,阳光沐在他身上,颀长挺拔的身姿像披了一层圣洁的白纱。

    正看着,他似有所觉的侧过了头,看到她的瞬间,桃花眸中笑意盈然,俊逸的脸如同春暖花开。

    “你……怎么在这儿?”

    杨桃溪目瞪口呆,眼睁睁的看着他轻松的跳下大石头,缓步到了她跟前。

    这条路和城东大桥那边可是完全相反的!

    “我的丫头不来送我。”夏择城停在她面前,凝望着她,语气有些幽怨。

    “我……”杨桃溪突然觉得委屈,瞪着他,不知觉的红了眼睛,“你要走就走呗,迟早要走的,我为什么要送?”

    “别哭。”夏择城眸光微暗,紧紧的胶在她脸上。

    “而且,汪教员可讨厌了。”杨桃溪努力眨去眼中的泪意,告起了汪晟的状,“通知就通知呗,还那个语气,好像我不来送就十恶不赦似的,哼,我偏不来送,怎么了?”

    “一会儿我帮你揍他。”夏择城柔声应和,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很庆幸,他来了。

    “最讨厌送别了。”杨桃溪用力的瞪他,“你也讨厌,你不是走了吗?来这儿干什么?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来看我笑话!”

    太讨厌了,她走了这么久才痛快点儿,他居然在这儿招她!

    “我嘞个天,现在的小丫头都这么矫情的吗?”

    远处,大白牙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就矫情就作怎么了?矫情犯法?”杨桃溪听到,顿时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