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他那是想欲擒故纵(3)

    “他昨晚睡哪?”杨大美憋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

    “我不知道呀,昨晚送我回来后他就走了。”杨桃溪眨了眨眼,脸不红心不跳。

    没办法,她怕实话吓着老太太,也怕老太太知道了之后对夏择城印象更不好。

    “那就好。”杨大美终于松了口气,又板着脸认真的望着杨桃溪说道,“桃桃,你现在还小,可不能因为订了亲就放心警惕,女孩子要自尊自爱,知道吗?”

    “外婆,夏哥不是那种人,他很尊重我。”杨桃溪忙解释。

    “哼,他那是想欲擒故纵。”杨大美明显的不相信,拉着杨桃溪坐到一边,开始了思想教育。

    杨桃溪也知道外婆是为了她好,不忍心伤了老人的情,便纳着性子听训,神识则探进了33楼,在厨房里找到了夏择城的身影。

    他已经做了几样早餐,都是她喜欢的种类。

    “桃溪,他们要走了。”容九儿上来通知。

    “外婆。”杨桃溪看着杨大美,一脸歉意,“您放心,您说的这些我全部都记下了,决不会犯错误的。”

    “不能光记得,还得做到,这世道不公平,女人不比男人,半步都错不得。”杨大美这才放过了杨桃溪。

    “是。”杨桃溪老老实实的点头。

    “去吧,房间我帮你收拾。”杨大美说着往里屋走。

    杨桃溪没阻止。

    她知道外婆的担心,好在,她和夏择城都不是乱来的人,屋里也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让老人亲眼看了放心也好。

    “老大哪去了?”容九儿跟着杨桃溪下楼,也在好奇夏择城的行踪。

    “不知道。”杨桃溪面不改色的回道。

    容九儿也不过是随口一问,看了看杨桃溪就没有再问下去。

    她这样问也是想探探情况,看看需不需要为老大说两句好话,现在杨桃溪都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那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杨桃溪到了楼下,班里的同学们已经从食堂吃过早饭出来,都聚集在了操场上。

    徐嘉喜正和他们在依依惜别。

    杨桃溪不喜欢这种离别的场面,不过,她身为主人,也不得不参加。

    许在北依旧和李非凡站在后面,脸色有些憔悴。

    好在,旁边的男生没几个形象好的,昨晚个个喝得多豪放,这会儿就显得多颓,才没有突显许在北的不同。

    “桃溪,一定要给我们写信。”陈芝楠和文俪萱一左一右的挽着杨桃溪,眼睛红红的。

    她们一个宿舍很多年了,感情比谁都好,如今却是要真正的各奔东西,心里的不舍也比别人更强烈。

    杨桃溪点头,很耐心的哄着两人。

    等着送走了同学们,已经是八点后了。

    接着,杨桃溪又要给朱升堃他们疏理身体,又要巡视学生们补课进度,又要处理一些文件,等到好不容易脱身,已经是中饭以后了。

    借着回屋午睡的借口,杨桃溪才得以回屋拴门进33楼。

    夏择城已经吃完了早上做的那些饭,这会儿正在健身室里进行对战训练。

    杨桃溪也不着急,转身去厨房给他准备午饭。

    夏择城结束训练,洗过澡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厨房里忙忙碌碌的杨桃溪,他愣了愣,靠在了门口。

    这就好像劳累了一天,回家就看到小妻子忙忙碌碌的为他洗手做羹汤……温馨得让他觉得心头悸动、眼眶发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