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玉容明灭素秋屏

    自铁匠坊回来,桐拂并没有回到锦衣卫,却被送入不远处东城栉比的庐舍之间。

    同为官廨,此处却不比皇城以北太平门内,那里皆是三法司官舍,坊间称御赐廊。都御史、大理寺官及刑部官员皆住在那一带。高门深户、一派赫赫巍巍。

    而东城这里,皆是大内百司庶府盘桓之处,除了锦衣卫,尚有八个亲军卫的军士庐舍绵延不绝。

    这里从前她来得不多,总觉得街巷之间始终萦绕着肃杀之气,不过却是很太平的一处,毕竟谁也没胆子跑这里来寻事……

    车马停在一处官舍前,外头立刻有人入来,扶着她下马车。桐拂龇牙咧嘴刚站定,抬头一看,喜道“思暖?!”

    思暖面上也是掩不住的喜色,“之前殿下让我过来陪着,说是旧识。我就觉得可能是你,果然……”

    “殿……殿下让你过来,那他呢?”

    “无妨,你腿脚上的伤好了我就回去。”她凑近了几分,眸色烁烁,“再说,能在外头住上一阵子多自在?旁人可求也求不来……瞧我,光顾着说话,扶你进去。”

    说罢二人已入了院门。

    进了院子走了几步,桐拂脚下一顿,扯着思暖,“是不是……走错了?”

    思暖抬头四顾,“没走错啊,就是这儿。”

    桐拂又看了一圈,大门之内为仪门,仪门内五间正厅,有燕息夹室,退居川堂,以垣墙隔开。后一进寝堂,制如前堂。另有厢房、井灶、隙地……

    “就咱俩,住这么大地方?”

    思暖笑道“当然不止我们俩,一会儿都会过来。”说罢将她扶至正厅坐了,“我去备热水,你身上衣裙还湿着……”转眼已没了影子。

    瞧着厅外暖阳之间花木婆娑,桐拂还是没回过神,这别是个梦。

    眼见着一道身影转过仪门,她一愣,果然做梦。

    金幼孜面色很冷,走到她跟前,“逞什么能?看把你能干的。”说罢蹲下身子去瞧她脚腕上的白纱布。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她奇道。看样子这地方也不是预先备下的,若非方才自己因公受伤,也不会被送到这里。

    他没答话,盯着她身上的大氅,起身一手给扯下来,将自己身上的给她围上,“我就在岸上。”

    “唔,你也去瞧热闹了……”

    “瞧热闹?”他搭在案上的手背有些泛白,“这么大的案子,你去掺和什么?去了不会装傻么?直接就跳下去了?”

    “什么叫掺和?”她觉得一口气涌上来,“十七到现在踪影全无,还有之前的那些人,冤魂尚在河道间彷徨不散。我能不能帮上忙不晓得,但袖手旁观站在岸边看热闹我做不到。金大人觉着危险,赶紧地转身出门,慢走不送。”

    他一愣,“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她利索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再不看他。

    “小拂,你从漏刻殿到锦衣卫,再到这军卫官舍,看似不再被拘着,其实处境更危险了,你可知道?”他一脸忧心忡忡,“这里头外头有多少人盯着你?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你的一举一动都会上达天听。”

    她转过脑袋,“那就奇了,金大人是怎么进来的?怎么没叫人捉去?”

    “我……”他一时语塞。

    “这位大人是……”思暖自后头出来,看见金幼孜就是一愣。

    他瞧她衣饰是王府制式,心下了然,正要开口,桐拂已道“这人我不认识,他迷了道,进来问路的。”

    思暖差点笑出声,如今那外头看着没人,但这会儿怕是连一只蚊蝇都飞不入。此人既能好端端站在这儿,自然是被默许了的。

    她转身看见案上朱高炽的大氅,再瞧瞧桐拂身上的氅衣,立刻心领神会,笑吟吟道“这位大人不妨少坐,我领着姑娘进去沐浴换身衣裳再出来,免得着凉了。”

    金幼孜忙道“她脚上的伤……”

    思暖扑哧笑出声,“若连这个我都照料不好,殿下也不会派我过来,大人多虑了。”说罢礼了礼,上前扶了桐拂就往后头走去。

    金幼孜赧赧道“那麻烦姑娘了……”

    桐拂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厅里坐了两个人。一头坐着金幼孜,另一个是廖卿。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廖卿看见她出来,起身将手边的一个匣子捧了就欲交给她,被金幼孜接了过去,“方才我就说了,这匣子交给我也是一样的,我定是会转交给她。”

    廖卿冲着金幼孜恭敬施礼之后再不理他,直接转向桐拂,“早先他们去漏刻殿取姑娘的东西,将这个匣子落下了。本欲送去锦衣卫,又听闻姑娘受伤搬来了此处,故而冒昧送来此处。”

    桐拂自然识得那匣子,里头是九子铃,这么贵重的东西早想还给兮容,又不知她在何处。

    “劳烦廖大人跑一趟,多谢。”

    廖卿欲言又止,“还有一事……”一边用眼瞥那金幼孜。

    金幼孜假装看不见,在一旁自顾自斟茶,“唔,茶不错……”

    廖卿只得上前一步,凑近了几分,“桐姑娘若有机缘再次见到宣夜书,可否替我求得一本?摘录一些也可……”

    身后金幼孜手中的茶盏叮的一声脆响,桐拂抬眼去看,他原先满脸的不耐,此刻竟是诧异,随后变成凝重。

    “行……”桐拂忙敷衍道,“若有缘,我试试……”

    廖卿道谢离去,她再看向金幼孜,他正直直盯着自己,好似已经看了很久。

    “我脸上有什么?”她莫名。

    “你在哪儿看的宣夜书?”

    桐拂叹了一声,“我若说了,你不会……”

    “总明观?”他的声音听着飘飘渺渺,倒似是从远处传来。

    听清了这三个字,她顿时呆住,仔细瞧他面上神情不似玩笑,“你怎会知道?”

    “真的是你……”他却喃喃自语,眸色凌乱。

    “你在?”桐拂有些坐不住,那个身影,虽眼熟但却并不像是他……

    “小拂姑娘,”思暖捧着膳盘自外面进来,“天色不早,该用晚膳了。大人不如一起……”

    “他不在这儿吃,他住得远,要赶路。”桐拂自取了筷箸,拉着思暖一起坐下。

    金幼孜已敛了神色,施施然亦自取了筷箸,“方才忘记告诉你,我的官舍与这儿就隔着两条街,估计你喊一声我就能听见……”

    话音未落,外头有人入来,在仪门处扬声道“明日辰时,请桐姑娘至锦衣卫案册堂。”

    金幼孜瞧思暖起身出去应承,他用筷箸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那种地方,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明白么?”

    。
'一秒记住【666文学 www.666wx.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