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扑襟香雪影珊珊

    辰时未到,锦衣卫的马车已经候在外头,桐拂从榻上被拖起来塞进马车里,一路昏睡。到了地方迷迷糊糊进了那堂中,看着一屋子人,顿时醒了。

    朱高炽已经端坐在那当中,赵曦正盯着一人问话。

    见桐拂入来,有人上前将她领至一旁坐着。不一会儿茶水点心上了一盘,她刚好觉得饿,伸手就取了吃。抬眼看见朱高炽正望着自己,遂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点心,嘴里比划了个多谢。他嘴角挑了挑,复又埋头看那案卷。

    这么坐着,赵曦那里的动静就听得清楚。与赵曦说话的是个船家模样的男子,应是没见过此种阵仗,紧张得一头汗,正断断续续说着彼时情形。

    又听了一会儿,是那夜陈家小姐落水那日,这船家刚巧撑船经过。瞧见了陈家小姐落水,也跳下去捞人,没捞着人又爬上岸来,就看见对岸的一个身影,正是那素纱禅衣身姿曼妙的女子……

    “可曾瞧见她的面目?”朱高炽问道。

    “那一处河道窄,但天色太晚,只看了个大概……她当时,回了一下头……”

    朱高炽闻言沉默少许才转向赵曦道“人可传来了?”

    赵曦忙回道,“已在外头候着,这就传他进来。”

    桐拂边嚼着米糕,边往那门口看去,瞧见来人喉咙里一噎,猛咳起来。

    那人听见动静转头看她,也是一愣,但这么多人瞪着不好招呼,他只得径直走到朱高炽的案前。

    “这位就是京师画院的戴进?”朱高炽将来人打量了一番。

    戴进忙躬身道“正是在下。”

    “据说你有过目不忘之能,且,单凭他人描述,就可将人或鸟兽画得不离十?”

    “不离十是谬传,大致的样子尚可。”戴进道。

    桐拂刚咽了几口茶水下去,平复了咳嗽,心思这戴进竟如此谦逊,不离十都说得差了些,他画出的与听得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赞许地瞅着戴进的背影没多久,她忽然意识到什么,冷汗顿时下来了。

    金幼孜说过,他见过那女子的半幅面庞,和自己几无差别……

    她将身子坐矮了些,想着寻个什么由头尽快离开这里,但瞅着四下里晃眼的麒麟服,一柄柄冷冽长刀,委实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不远处戴进已然在一旁书案坐下,那船家边回想边描述,戴进提笔细细描画。

    桐拂再吃不下东西,紧盯着戴进的一举一动。

    白玉瓷碟里晕着藤黄、胭脂,青毫润着赭石、花青,锋势辗转间勾皴染点,众人只见那纸间渐渐显出绰约身姿……

    云鬓掩处黛眉娟,眸如琉璃寥如星辰,银红落唇如樱,纤裳影姗姗……回首顾盼,玉瘦檀轻亦喜亦恨……

    戴进越画越觉得有什么甚是不妥,这女子虽只露了小半幅面庞,却是十分眼熟。耳边那船家犹在絮絮叨叨,说道那面庞其实清瘦……他将一缕长发将那面颊又遮了少许,心中一动,抬眼瞥向不远处的桐拂。

    眼见着桐拂也正死死盯着自己,他忙将目光垂下,抬手取了手边沾了墨色的青毫。还未下笔,眼前一暗,朱高炽竟已走到他身旁。

    旁人见朱高炽亲自过来看画,纷纷退去一旁。

    朱高炽看了甚久,才道“戴画师果然神笔,此女子栩栩如生竟是欲从画中走出……只是,方才听船家说,月色下见那女子身姿羸弱,戴画师笔下的这女子却略显丰润,不如,将此处改上一改……”

    朱高炽边说边伸手在那画间指点,抬手间碰上一旁水洗,水洗微倾,染了胭脂色的水顿时泼上画面,将那女子的面庞模糊了,他的袖间也立时染了颜色。

    一旁赵曦一声惊呼,又觉得不妥,急忙上前,“脏了殿下衣袖,臣有罪!”

    “无妨,”朱高炽抬手,将赵曦拦在身后,转而对着戴进道“画师不如重新画一张,方才那幅好则好矣,要知增减一分都会是另一个模样,画师可要分外仔细。”

    戴进听那分外二字加重了几分,又见他眸中似有深意,连忙躬身道“多谢殿下指点,在下这就重新画过。”

    眼见着朱高炽将那幅泼脏了的画拿走,桐拂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而心思这位殿下平素举手之间谨慎仔细,今日怎的如此不当心?

    正胡思乱想,有人到了身前,“姑娘请至后堂,殿下要见你。”

    她抬头这才发现朱高炽已不在堂上,急忙起身往那后堂走去。

    后堂空无一人,对着后院的门却大敞着,她出到门外,就看见朱高炽坐在院中石案旁,面前新沏的茶烟正氤氲。

    “来,坐。”他冲她扬手。

    桐拂依言坐了,一眼就看见他手边那幅泼了水的人像。

    “想看就看看。”他道。

    她将画取过,心里就是一赞,这戴进果然是个神仙人物,比起画那山水宫苑,这美人画得更是妙绝,只可惜那面颊上染了胭脂色的颜料……

    她又凑近了几分,虽是染了颜料,但其实轮廓样貌仔细看来,还是看得清楚……

    她看清楚了就是一身冷汗,这简直就是照着自己的样子画的。

    只不过画中人气度神态飘飘欲仙,宛若仙子,却是自己如何都做不出的样子。

    若说之前金幼孜可能看走了眼,那戴进呢?她不信戴进想要害自己,他方才的确是听着船家的话一笔笔画来。那只剩下一种缘由……

    自己还没闹明白的事,如何向眼前的朱高炽解释?他若转手将自己交给了锦衣卫,自己就真的要去见识一下阎罗场了……

    “不是我……”

    “我也不信是你。”朱高炽将她话头打断,“父皇那里提过你的事。我与姑娘在北平相识不长,但也看得出姑娘为人。此案凶手狠辣决绝,姑娘虽用峨眉刺,但其实并非习武之人……”

    桐拂心里跟着他的话盘算,朱高炽这么信自己她没料到。至于他那个冷血且翻脸不认人的爹对朱高炽说了什么,她也无从知晓,当然也不敢问。峨眉刺?她一向只是用来撑个场面,他怎会知道……

    瞧她出神,朱高炽将话停了,又等了一会儿才道“我虽不疑你,但确有人在怀疑你,姑娘若能想法子找到人证,说清楚案发之日你并不在那里,或可洗脱嫌疑。”

    “我不在。”桐拂心里没底气,话出口也是欠了些气力,“我不是一直被关在漏刻殿,后来又关去了锦衣卫。”

    他隔着那袅袅茶雾,将她面上瞧了一回,“姑娘当真以为半夜溜出去,无人知晓?”

    。
'一秒记住【666文学 www.666wx.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