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解围

    被那群紫玉蜂追着,易天将手中玉瓶内的一滴紫云蜜直接弹入幻阵之中,后面尾随的大部分紫玉蜂都被这紫云蜜的香味所吸引接二连三地往幻阵中钻了进去。

    稍迟面前的景象突然一变,只见那些进入幻阵中的紫玉蜂开始无规则的乱窜起来。但大部分还是循着紫云蜜香味的方向直接飞去,随后猛的扑倒那滴蜂蜜所滴落的地方。

    不一会就出现了个黑压压的蜂球,这些紫玉蜂聚在一起拼命的吸吮起地面来。

    突然一丝亮光划破幻想直接将正中的那束驱虫香点燃了。那鬼哭松制成的棒香烧着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可紫玉蜂闻到后却好似像如临大敌。猛地从地上飞了出来接着朝着后面疾退而去。

    这些紫云峰倒是被驱散了,可以天此时脸上丝毫没有放松之色。那蜂王带着数只兵蜂紧紧跟在后面,好似自己储物袋里那玉瓶中那最后的一滴紫云蜜还是对它们有致命的吸引力。

    看了看实力对比易天心中便有了决断,单论一对一自己都未必是那蜂王的对手,更别说是还有好多帮手在一边呢。

    索性自己的遁速也不慢,飞过一段路程后发现它们似乎还紧紧跟在后面,只是又有几只掉队了。

    算了下时间青恋云和翠茯苓应该得手了,易天渐渐提升飞行高度和速度后一转眼就将背后的追赶着的蜂群直接甩开了。

    随后拿出传讯玉符来激活后与那两人联系,可传讯符发出后将尽有小半个时辰也未见有回应。

    在空中稍作停留后觉得事有蹊跷,心中倒是有些担忧了。毕竟青恋云是太清阁嫡传弟子,要是折在了这里只怕自己将来入了宗门后也没好果子吃。

    想罢一咬牙直接掉头绕了圈朝着清溪涧蜂巢的位置径直飞去。飞至山谷外围后易天在空中目光一扫见到在那蜂巢外围有两个身影正是青恋云和翠茯苓,只是这时二人好似被蜂群缠住了脱不得身。

    易天见罢掏出数枚灵种来放在手里迅速的将灵力灌注了进去。然后十指连弹,那种子直接朝着二女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青恋云大吃一惊,原本她进入蜂巢取出了三瓶百花蜜。可出来后发现翠茯苓竟然抵挡不住,被团团围住之下渐渐显得力不从心了。

    而后青恋云果断出手将翠茯苓救了出来,可从外面回归的蜂群越来越多。最后还有那蜂王强势回归直接让两人只有招架之力无法在伺机反击了。

    那数枚灵种落下后直接埋入泥土后瞬间就钻出一条条嫩芽细枝来织成了道两丈大小的密集藤网挡在了两女的都四周。而后数道金色的火球从天而降直接落在树藤之上将其点燃后形成一道火网将紫玉蜂都隔开来了。

    易天急忙传讯道:“你们两个速速准备突围,十息后我会在上空开个口子。”

    也不顾的她们如何回应伸手一指那藤脉,只见下方的枝条开始疯狂的生长起来将护住两人的藤网球直接朝着空中顶了上去。

    少卿双手结印对着那火藤球道了声“开”,在上方的枝条迅速抽走后露出三尺大小的缺口来。

    一青一黄两道身影便从中径直飞出至高空后朝着自己这边急急赶来。易天见到青恋云面脸肃色但神情之间还算是正常。

    至于翠茯苓则是神情萎靡只要留心看下不难发现他的手臂之上好似被紫玉蜂蜇了好几个包。

    只听青恋云厉声喝道:“先离开此处再说,”随后带着翠茯苓朝着远处疾飞而去。易天也不多话谁叫自己实力弱没话语权呢,施展遁术在一边紧紧跟着。

    飞出一千多里后三人才找了块山野空地落下云头。稍后易天也不啰嗦直接在附近开始警戒了起来,至于她们的情况也都是懒得管了。

    不一会只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声回头看看正是从翠茯苓口中发出的。她的手臂之上明显已经是肿成了馒头一般,青恋云正用支细长的发簪将那些被紫玉蜂蜇过的地方一一挑破。

    那伤口之中流出的都是带有微微绿色的液体,一看就是带着极强的腐蚀性。青恋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得给她服下一枚解毒丹药,皱着眉头继续手上的活。而翠茯苓则是疼的哇哇直叫,额头之上隐隐透出一层晶莹的冷汗来。

    此时易天看了看信步走上前去道:“你再这么搞下去,这怕她不死这双手也要残废了。而且明显光凭丹药之力无法彻底解除这些蜂酸毒”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么?”青恋云还是一副肃色冷冰冰地问道。

    易天一愣思量了下后才到:“有是有只怕这位翠道友会觉得看不过眼。”

    翠茯苓却是挣扎的道:“有什么办法快点使出来,姑奶奶的手快痒死了。”

    青恋云一看大惊失色道:“茯苓不要运功抵抗,这些蜂酸毒性奇特会沿着你的真气运行逆流而上腐蚀你的经脉,要是到了五脏六腑恐怕连师傅都无法救你了。”

    “那我还可以遁出元婴重新夺舍重修,”翠茯苓嘴巴一嘟没好气地说道。

    “我觉得悬,”易天适时的插口道:“这蜂酸毒好似可以腐蚀元婴,你最好不要做此打算,要不大罗神仙也难救你。”

    “你别说风凉话,有什么办法快拿出来,”青恋云也是不耐烦道:“救活我师妹,我青恋云就算欠你个人情。”

    不待她说完易天撇撇嘴道:“人情就算了,救完人再说吧。”说完迈步走了上去至翠茯苓身边停下,伸手一拍腰间的御兽囊一道绿芒随即飞出落在自己的手掌之上。

    待光芒褪去现出一只丑陋的蛤蟆来,朝着众人‘呱呱’的叫了几声。

    青恋云肩膀脸上变得极其难看,光看看这蛤蟆的样子就觉得一阵恶心,它嘴角还留着口水朝着三人咧开嘴笑了起来。

    翠茯苓更是尖叫了起来,整个人也随之一跳往身后退去嘴里还叫道:“我不要这东西帮我疗伤,太恶心了”。

    云梦蟾蜍似乎听得懂人言,顿时脸上笑容一肃转身朝着主人再次‘呱呱’叫了两声像是受尽了委屈准备调头回去了。

    易天见罢哪容得她放肆,脸色一板朝着青恋云道:“制住她,要不毒性很快就会游走至全身的。”

    话刚说完只见翠茯苓两只手上的毒气已经走到双肩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