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蒋破天

    为了能够离开,也是为了安抚难民们,十二将身上所剩的七十多两灵纹银全部拿了出来。

    结果谁知大伙为了按人头分还是家户分差点打了起来,期间十二提议这些灵纹银交由她来分配,然而难民们更加不肯了,他们觉得十二肯定是后悔将这些钱给了他们,现在想拿回去。

    看着他们那仿佛看仇人的眼神,十二笑了,笑的很凄凉,她突然懂得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云霄哥哥他们一样。

    十二走了。

    看着突然消失的十二,众难民才反应过来,那个被他们挥来指去肆意谩骂的女娃,是一位仙人,醒悟后的众人心中直冒冷汗,但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想忘了这回事一般,继续为分钱的事吵得不可开交。

    十二离开庄嘉府城之后,便朝着前线出发,一路上十二经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见识过之前自己从未见识过的人,十二的修为也从破妄期中晋升到了破妄后期。

    三天之后十二距离最前线也不过只剩下八万里的距离,就在那个时候十二遇上了三个凡仙境的天魔。

    就在十二以为自己要身死道消之际,泥土之中突然冒出许多竹笋,那三个天魔直接被突然冒出来的竹笋刺成了马蜂窝,突然的反转让十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头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十二抬头看去,发现天上飞着的正是自己熟悉的蒋四正,而他身边那位清冷女子便是赤霞天太上竹正青。

    十二被竹正青一并带往丰铁城,见蒋四正受伤了,十二自然就担任起了照顾他的事情,蒋四正本想拒绝,但看十二师妹这么高的性质也就没忍心说出口。

    与其说是照顾,不如说是整天跟在他身后当跟屁虫,看着蒋四正帮着竹正青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看着蒋四正熟练的处理各种杂事,游刃有余的游走在各色各样的人之中,不管什么难题在蒋四正的手中都变得极其的简单。

    如果是蒋师兄的话,或许那群难民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吧,十二在心中默默想到。

    虽然十二已经离开了那里五六天了,但她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群难民,她时刻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害了那群难民?

    十二这细微的表情,被细心的蒋四正看在了眼里,晚上蒋四正用看星星的名义将十二约了出来,最开始十二还不肯说,毕竟这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蒋四正是何许人,经过蒋四正旁敲侧击的问话,不一会儿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

    在蒋四正的开导之下十二也想开了,天救自救者,连他们自己都放弃了,别人在怎么努力的救他们也没无济于事。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家人,十二说很羡慕蒋四正有个圆满的家庭。

    在那种氛围之下,蒋四正自然就说出了收十二做妹妹的想法。

    就这样北山十二变成了蒋四正的义妹。

    “真可惜,我还想收十二做孙女的。”咸鱼对着蒋四正打趣道。

    “别,您都是我祖师叔,您还想怎样?”蒋四正哭笑不得的说道。

    云霄摸着下巴说道“那这么说,以后我这个哥哥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了?”

    “吾妹即你妹。”

    “那以后我岂不是也要叫你哥?”

    “你愿意也行。”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十二妹妹恭喜你啦,以后你也是有哥哥的人啦。”而济灵则在开心的恭喜十二。

    看着眼前的四人,十二心中感到暖暖的,她想起了蒋四正那天晚上对自己的话。

    “我们不就是你的家人吗?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的话,那么我们就结拜为兄妹吧,刚好我家老爷子想要一个孙女,如果你愿意的话,他一定很开心。”

    “当然,我更开心,所以你愿意吗?”

    十二笑了,笑的异常好看“嗯。”

    娘亲十二又有家了。

    云霄认为即便是奎星星君蒋破天真的看在自己孙子的面上,答应将十二收为干孙女,也顶多只会摆一个小型家宴做做样子,毕竟想将十二纳为家人的人是蒋四正而不是蒋破天,再加上蒋破天对十二并不熟悉,所以云霄还一度担心十二不会被蒋破天重视。

    可当云霄一行人回到奎星之上以后才见识到什么叫排场,没想到蒋破天为了收十二做干孙女,广发邀请函邀请留守在赤霞天上的重量级人物,还将整个奎星都动员了起来把奎星弄的张灯结彩,为此还自掏腰包给每位奎星弟子都额外发放了一份灵丹,让奎星弟子们乐不可支,让其他星上弟子好生羡慕,纷纷在想自家星君为啥不去收个干孙女?

    看着喜气洋洋的奎星,云霄感觉就连笼罩在头顶的战争阴影都被驱散了不少。

    因沾了蒋四正和十二的光,云霄和济灵也被列为了主要嘉宾的行列,甚至蒋破天还特意的来和他们见了一面聊了一会。

    而咸鱼现在辈分高的吓人,蒋破天就算不给谢姈发请帖也不会不给他发,咸鱼到了宴会会场之后,就左逛逛右看看,专往那些修为高辈分高的人群中去,只要他一去,自然就响起了那句,拜见祖师叔。

    搞的那些高人们苦不堪言,而咸鱼却乐此不疲,双方既然在会场之中打起了游击,而蒋破天则非常识趣的当做什么都没看见,那位祖师叔辈分高不说,而且比他这个泼皮星君还要流氓。

    对于这种大流氓,他这种小无赖之能躲远点。

    咸鱼见这些人都躲着自己也不恼,反而贱贱的拉着监法院院长唐弈谈起天说起地了来,最开始唐弈还坐立不安,毕竟自己可是得罪过这位祖师叔的,可越聊到后面,唐弈却越发的专注了起来,因为咸鱼并不是在跟他瞎扯,而是在一些上古奇闻以及境界难点,甚至有几个困扰了唐弈多年的境界疑点,都被咸鱼三言两语给解开了,此次回去过后,只要闭关几日,唐弈感觉自己破入真仙精定期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时唐弈算是真的对咸鱼心服口服了。

    而在场之人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之人,慢慢的咸鱼身边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在一声声祖师叔的问好声下,各星星君,赤霞天太上等,纷纷都挤到了咸鱼的面前,而咸鱼也来者不拒。

    也托了咸鱼的福,赤霞天太上们都没时间去找济灵,任由她和云霄呆在一起,毕竟济灵现在就在奎星之上,也没什么需要他们担心的,所以还是听祖师叔将一些连史料上都没有的奇闻秘录重要些。

    在一处小院之中,云霄见到了闻名已久的蒋破天。

    云霄看这眼前着精神抖擞容光焕发,长着一脸大胡子,说话爽朗中气十足的中年大叔,云霄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已经是当了爷爷的蒋破天。

    而且从他身上云霄感受到了一种很亲切的气质,一种只有当兵的人才有的铁血律己的气质。

    “星君可是当过兵?”

    云霄此话一出,蒋破天对他高看了一眼,虽然自己当兵的事情没有特意隐瞒过,只要有心去查一查都知道,他蒋破天在四百多年前还真是人间一个小国的镇国元帅,但他看得出来云霄是在看到自己之后,才得出来的这个结论。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蒋破天好奇的问道。

    “恰巧弟子家中,世世代代也是当兵的,所以对于当过兵的人,就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云霄笑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你这份眼力劲都快赶上我正儿了。”蒋破天大笑道。

    “那里,弟子距离蒋师兄还差得远。”

    “那是,毕竟那兔崽子是我的孙子嘛,你也不要灰心,好好努力,说不定百八十年后就赶上我正儿了。”

    云霄总算知道蒋四正那不要脸皮的功夫是从哪里来的了,原来是祖传的。

    “是,弟子尽量。”云霄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只是跟您老人客套一下,没想到您老人还当真拿我开刷了。

    而一旁的济灵看着吃瘪的云霄,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看着一旁的济灵,蒋破天提议道“嘿嘿,济灵姑娘,要不然你也认我做爷爷?整个奎星仍你横着走,不对,是整个赤霞天。”

    毕竟一个注定成圣的孙女,这说出去,他老蒋家都脸上有光。

    “谢谢,蒋爷爷,可是济灵有亲爷爷了。”济灵拒绝道。

    “那还真可惜啊。”蒋破天笑呵呵的说道,毕竟他这话也是玩笑话,只不过济灵的这声爷爷,还真叫的他心花怒放。

    “师父,我爷爷说吉时快到了,叫您先去到大堂之中准备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蒋破天身后传来。

    “你爷爷那迂腐老木头,就喜欢在这些旁枝末节上计较。”蒋破天扭头笑骂道。

    云霄顺眼看去,居然是监法院的周珍珍,而周珍珍见到云霄一愣之后,脸上便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道“云霄师弟,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周师姐的风采也是越发靓丽动人了。”云霄赶紧拍马屁道,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除非你拍到了马腿上。

    毕竟这里不是监法院,周珍珍揍起自己来可是半点顾及都没。

    “你们认识?”蒋破天到是显得有些意外。

    “是啊,十二妹妹的事情,云师弟可是出力不少呢。”周珍珍笑眯眯的说道。

    说着周珍珍朝着济灵也问了好“济灵师姐好。”

    毕竟在赤霞天上所有弟子都要穿对应的道服,除了赤霞道尊和隐星的各位宗门先辈之外,如今还多了一位新晋核心弟子李济灵。

    为此上面还特意发了一份命令下来,甚至上面还画了济灵的画像,唯恐他们这些监法院的弟子会去找何为师姐的麻烦。

    济灵红着小脸回礼道“姐姐好。”

    毕竟她还是不习惯宗门这种根据辈分来称呼对方的方式,她还是喜欢把比自己大的同门们称之为哥哥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