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文化人

    随着白杨村饭庄要开张的消息在村网站上公布,不少朋友都表示祝贺,并愿意到时光临一番。

    接下来的两天,洛川每天电话不断。

    这日,洛川的老朋友,京都四少之一的秦游打电话过来:“洛兄,你们村饭庄开张,可是大事,你就在网上发消息,请柬也不给我一张?”

    洛川打哈哈:“大伙不是忙嘛?

    这点小事,犯不上劳师动众。”

    “那我可不管,我和若兮肯定要去的。

    你做好接待,再带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聊了几句,洛川半躺在椅子上,脚指头挑着拖鞋,正感叹自己面子大,张秀来了。

    因为白杨村豆制品加工厂的产品要做销售,对于销售网点,张秀觉得并不理想,没办法在县城铺开。

    她那边的人都是普普通通赶鸭子上架当上领导层的打工者,还有本地的村民,对于推广,都没有经验,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我想着在外学习的时候,已经掌握了销售渠道,可是认识的人都不顶用。”

    张秀很委屈:“就算东西再好,卖不出去,换不成钱怎么办?”

    洛川挠着头琢磨阵:“倒有个办法!”

    运动达人矿泉水在谢韵的操作下,是主营生产,销售分发给有代理权的经销商,让谢韵帮忙联系,顺带让经销商卖些豆制品加工厂的产品应该很容易。

    给谢韵通了电话,谢韵没有二话,不过得让张秀考虑产量、定价等方面,具体面谈。

    张秀很是欣喜,一旦事情定下来,她不用再操心销售的事情。

    “有没有追求?”

    洛川批评道:“凡事靠自己最好,谢韵可以前期带你,以后还得你们自己进一步发展。”

    张秀不服气的给他个白眼:“走吧,我们现在就去见见这位谢总。”

    “你不会自己去?”

    “我不会开车,你当司机!”

    洛川摇头:“你不会雇别人开车吗?”

    “和别人没交情,得花钱!”

    张秀理直气壮。

    洛川无言以对:“行,我这就换衣服”。

    却听村广播里郭自洁叫他去村委会一趟,有领导来了,他必须到场。

    “什么领导?

    我这么忙的人,日理万机,还非要惊动我?”

    洛川丝毫不脸红。

    “你忙吗?”

    张秀深表怀疑,上车等着他:“快点,见过领导再送我进城”。

    来人是县长陶渊和几个县级别的干部,以及一些记者。

    这几人以前来过白杨村,如今再到这里,前后变化简直让他们惊为天人。

    “这洛川上任不到半年吧?

    他这是要闹哪样?

    整个村子翻天覆地呀!县长,要不要竖个榜样?”

    陶渊知道洛川的手段奥妙无穷,却不好大面积推广:“算了,这位洛村长是低调的人。”

    心中暗叫:动不动就要清算县官场的人物,我可不想多招惹他,办完事赶紧走人。

    “你们啊?”

    洛川开车到村委会,很是纳闷儿:“你们怎么突然有兴趣到我这儿来?

    不是忙着申报县级市吗?”

    陶渊正色:“县委一致决定,鉴于白杨村的特殊情况,现任命你是白杨村学校的名誉村长!”

    “啥?”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洛川干村长还凑合,可是扯到文化教育方面,他自己就是个扯后腿的货,怎么能当“校长”呢?

    其实这相当于陶渊的招安。

    前段时间,县里给这白杨村学校派来的校长崔维星,惹出了老大的事,陶渊知道后吓了一大跳,生怕洛川发难。

    合计来合计去,索性不给他们派校长得了,就让洛川当名誉校长吧。

    反正是名誉的,不在乎你会不会干,懂不懂怎么教学,再从学校的教师中提拔一个副校长,正式主持工作,啥都解决了。

    洛川还在懵怔状态,这冲击力比他当村长更震撼心灵。

    这是昭示他一跃上升到“文化人”层面的节奏。

    陶渊笑道:“洛村长,我们今天就是这个事。

    何主任,颁发任命书吧!电视台的朋友准备录像、拍照。”

    让电视台的人来,是为了宣传他陶渊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形式不可避免。

    何主任名叫何崖,是新上任的教委主任,三十多岁年纪,也是崔维星的老同学。

    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之初就想大干一番,赶上崔维星求到他头上。

    别的不说,他知道崔维星工作能力是有的,所以让崔维星来白杨村当校长,结果,崔维星直接给他上任之初造成了一大污点,还背了个处分。

    对于陶渊决定让洛川当“名誉校长”,何崖是很不情愿的。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洛川暴露了崔维星的卑劣行径,他这教委主任将是没有任何污点的职业生涯,根本不会有识人不清的过错。

    暗地里,他也打听过洛川,知道这就是典型的学渣,根本就是玷污“校长”的名头。

    带着几分讥诮,何崖拿过一份任命书递给洛川:“洛校长,以后我们就是教育界的同仁了!”

    在场的人都惊讶,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何崖是用英文说的,很多人都没听明白。

    摄像机、照相机都对准了洛川。

    何崖存心让洛川闹笑话,他这句话是专门查了怎么说的,就是让洛川听不懂,下不来台。

    可是,别的洛川不行,英语他最近用心学了,马上用英文回答:“谢谢,我一定再接再厉,为社会、为国家培养有用的人才!”

    陶渊不敢置信,他是听懂了的,洛川竟然能说出这样一段英文,让他刮目相看。

    快门声不断响起。

    何崖却愣了,他是教委主任,但不是专业的英文出身,就会那一句,没听懂啊。

    洛川扬扬手中的任命书,继续飙英文:“一不小心成校长了,这也太有意思了。

    陶县长,我有工资没?

    待遇咋样?

    是不是还有带薪休假?”

    何崖拼命搜刮着自己的英文水平,很老练的样子,猜测洛川定是在夸他知人善用,很大方的挥手,吐出一个:“thank  you!”

    陶渊皱眉看他一眼,用汉语对洛川说道:“名誉校长,没有教学任务,不参与正常的教学秩序,每个月给你两千块钱最低工资。

    学校有其他事你可以处理,没事,你就当好你的村长。”

    洛川也不真计较工资的事:“好的,明白了,就是顶个名字,做个样子,不干实事,这我擅长。”

    那何崖囧的汗水湿了衣襟,这两人说的是待遇的事,那自己刚才的搭腔……这可是有记者拍照录像呢,脸往哪儿放?

    暗叫倒霉:“不是说,这村长就是个半文盲吗?”

    眼睛里闪过冷厉的记恨,这该死的家伙,又让我丢人。

    至于学校干实事的副校长,陶渊问洛川:“你应该和老师们都接触过,你看谁合适?”

    洛川推荐村里的老教师洛仪。

    陶渊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我们再去学校一趟。

    有事,你忙,你的村官陪着我们就行!”

    “改天聊!”

    洛川交代郭自洁把任命书收好,一摇三晃的上了车:“张秀,怎么样?

    上学的时候你学习比我好,但我当校长了。

    从此,文化人哪!”

    “老天爷眼瞎了!”

    张秀评价,又得意:“你还不是我的司机?”

    心中念叨:“这该死的洛川,竟然能说英语,太打击人了,我才是学霸。

    不行,也得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