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4章 他是路人甲

    “一个道士?”祝挺轩,姜万城和花罡焱顺着赵岩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同时开口。

    “没错,就是这个道士。”赵岩对姜万城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在你店里除掉的那些妖邪,都出自此人之手!”

    “他姥姥的,老子……”刚刚说道老子两个字,花罡焱就看到赵岩不悦的眼神,随即改口说道:“呃……我去将他捉过来!”

    “你就不能淡定一点?”赵岩轻声呵斥道:“他能够施展出那样的手段,岂是你能够对付的了的?”

    “那……先生准备怎么对付他!”花罡焱问道。

    “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他?”赵岩淡然的回答。

    “那……”

    不仅是花罡焱奇怪,其他人也奇怪,赵岩不是说要将那人揪出来吗?

    “你们看!”赵岩指着道士的方向说道。

    只见此时,刚刚被赵岩震慑住的姜山,刚刚好走到那名道士的身边。

    他和那名道士耳语了一会,道士长身而起,走向宴会厅的后台,进去之前,还朝着宴会厅四周扫视了一遍。

    “他去干什么了?”花罡焱又问。

    赵岩白了他一眼,也不解释,这家伙脑子是石头做的吗?

    哦对,忘记了,这家伙就名字就叫花罡焱(花岗岩)不是吗?

    这边的姜万城却是明白了,对赵岩说道:“先生是不是说,我们不出手,就等着这个道士自己送上门来?”

    “对呀?!”花罡焱又是一惊一乍的。

    赵岩都无奈了。

    “我给你们的玉片都还在身上吧?”赵岩看着三人问道。

    三人点头回应。

    “秦霜三人,做到其他桌子上,不要让他们注意到你们。”

    “连占林,你要一直守护在姜万城的身边,保证他绝对的安全。”

    “是!”连占林回应道。

    姜万城一听这话,心里又是一暖,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心里对赵岩的感激却是又增加了几分。

    赵岩又看向祝庭轩和花罡焱说道:“你们两个只要玉片在手,他伤害不了你们!切记,不要轻举妄动!”

    赵岩安排完他们之后,站起身来说道:“我离开一会,你们各自小心!”

    “先生,你……”姜万城有些担心赵岩。

    毕竟这里是姜家的地方,此地有没有高手,谁也不知道,他怕赵岩有危险。

    赵岩笑着说道:“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真正伤到我,放心!”

    赵岩离开座位,直接向着梁邱鸣走去,姜万城等人都奇怪的看着赵岩。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梁邱鸣还在,赵岩却不见了踪影。

    几人相互看了看对方,都奇怪于赵岩去了哪里。

    最终还是按照赵岩的要求,各就其位。

    ……

    宴会厅的后台,一处紧闭的休息室内,姜帆,一名道士,还有一名白发男子,正在谈论着什么,声音很是细微。

    “梅道长,你这一去,时间可是够久的?”白发男子不悦的说道。

    梅道长却没有因为男子的不悦而产生什么情绪,只是淡然的说道:“没办法,太忙,刚从东边回来,办了几件事,耽误了一些时间!”

    男子听了梅道长的话,更加的不悦了:“你是逍遥了,可是,你帮我们做的事情却是失败了!”

    梅道长依然平静的说道:“我知道,那两种手段被破了,不过也没关系,一个普通人而已,处理起来并没有那么麻烦!”

    “之前可能碰巧他遇到了什么修炼道法的人,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将这件事情彻底解决,你们也不用如此的着急!”

    姜帆一直没有说话,一直看着道士。

    他看到道士一直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状态,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梅道长的心可是真大啊,今日老头子就要宣布将他纳入门墙,过了今日,他将会正式成为姜家的长子长孙。”

    “那样的话,姜家将会对他重点保护,到了那时,你还有机会下手?”

    梅道长听到这里,瞥了姜帆一眼说道:“问句不该问的话,姜少爷,你的母亲是姜权仁明媒正娶的老婆,而姜万城不过是一个情妇的儿子,你们家老爷子是猪油蒙了心了吗?要纳他入门墙?就不怕得罪你母亲的娘家人?”

    “再说了,无论是相貌,才学,心智,还是口才,他哪一点能和你比?将来的他,无论如何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这有是何必呢?”

    道士这么说,难道是因为他本性善良吗?

    当然不是,像他那样施展阴邪之术,自己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如果失败了,他更是会受到反噬,那种有损阴德的事,能不做尽量要不做!

    姜帆和白发男子对视了一眼,没有解释什么,那名白发男子却是更加的不悦了。

    “梅道长,不该你操的心,最好不要多问,只要做好你的事情,该给你的好处自然少不了!”

    梅道长闻言,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好吧,看来,你们是想让他今天就死在这里!”

    “这样吧,你们想办法去弄几根他的头发,我只能用南洋的手段对付他,希望那个人对南洋的手段不熟悉吧?”梅道长说道。

    “要他的毛发?”姜帆有些为难了。

    他知道今天姜万城带了不少人过来,而且都不是善茬,要想得到他的毛发,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少主不必发愁,他的毛发我几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白发男子说道。

    “真的?”姜帆惊喜的问道。

    “是,我这就去取!”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房间里只剩下姜帆和梅道长两个人。

    话不投机,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就在那不停的饮茶。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房间的隔壁,赵岩正在听墙根儿。

    “少主?”那名白发男子对姜帆的称呼,让赵岩甚是好奇。

    少主两个字,可是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够拥有的,除非是什么大的门派,或者是什么庞大的势力才能够拥有这个称谓。

    再不济,也得是一个像天一会这样的地下组织。

    像姜家这样的家族,只能称为少爷。

    “会不会有那样一种可能?”赵岩想道这里,好像有些明白姜家老爷子为什要将姜万城纳入门墙了。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那名白发男子回来,将一个木制锦盒交给梅道长,然后阴狠的说道:“全在这里了,这一次,一定要让他死!”

    “放心,这一次,他想活都难!”梅道长说完,将锦盒打开,一缕微微发黄的头发,出现在锦盒之中。

    “两位请回,我这就做法!”梅道长将头发收起来之后说道。

    “李叔,要不,你在这里看着,外面我不能离开太久!”姜帆对白发男子说道。

    “少主放心,这里一切有我!”白发男子郑重的回应道。

    姜帆得到回应,转身离开。

    这时候,从隔壁的房间里,走出一名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走的很快,在超越姜帆的一瞬间,他的手中却多了一缕头发。

    这一切,姜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青年走到通道的拐弯处,诡异的一笑,随即转身,原路返回。

    最终,重新回到道士和白发男子所在的房间隔壁。

    十几分钟之后,这名青年又出现在另外一个房间之外。

    这个房间之内有两名男子,一名看上去有八十岁,鹤发童颜,精神奕奕,很是慈祥,他便是姜家老爷子,姜赴兴。

    另一名大概五六十岁,头发乌黑,浓眉大眼,极具上位者的气度,不过在姜赴兴面前,还是保持着一副非常恭敬的态度,这就是姜万城的老爹,姜权仁了。

    “阿仁呢,万城到了没有?”姜赴兴关切的问道。

    “听姜山说,已经到了!”姜权仁低着头,恭敬的回答。

    “你没见他?”姜赴兴有些不悦的问道。

    “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不待见我,见到了除了吵架,没有任何共同语言……”

    “住口!”姜赴兴马上何止:“说到底,是你这个做爹的没做到位!”

    “当然,我们姜家也有责任!”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是你姜权仁的亲骨肉,是我的长孙!”

    “今天族会,就将那件事宣布了吧!”

    姜权仁一听,脸色大变:“爹,这样做,那边会不会……”

    “再提这件事,你就给我滚出去,我没你这么窝囊的儿子!”姜赴兴大怒,气的直喘粗气,本来就红润的脸色,现在更加的红了。

    “爹,您消消气,一切都听您的,都听您的还不行吗?”姜权仁看着姜赴兴太过激动,马上屈服了。

    “看来,这姜权仁还真是个孝子!”

    “听着父子俩的对话,好像也有那方面的怀疑?”

    青年不仅对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连立面的情景都看的非常的清晰。

    当然了,他就是赵岩呢?

    之前他走向梁邱鸣,就是从梁邱鸣那里,又要了一副纳米面具。

    这纳米面具当真实用。

    “爹!爹!你怎么了爹?”突然,房间里传来姜权仁的呼叫声。

    赵岩施展破妄之瞳看进去,只见姜赴兴急火攻心,血栓堵住了血管。

    也不多想,赵岩抬脚踹向房门。

    “嘭”的一声,房门直接碎裂。

    “你……”

    “别废话,救人要紧!”赵岩直接打断了姜权仁的话。

    姜权仁马上闭嘴,现在的他,当然没有心思多想。

    只见赵岩一道灵气打入姜赴兴的身体,随后,在姜赴兴的胸口几处穴位上点了几下。

    又在四肢和后背一番操作。

    最后,朝着后背就是一掌。

    “噗!”姜赴兴一口黑血喷出,面色才逐渐恢复。

    这段操作太神奇,一旁看着的姜权仁都看傻了。

    直到姜赴兴悠悠的醒来,姜权仁才醒过来。

    “这位先生是……”姜权仁这才开始询问。

    “哦,我是路人甲!”赵岩随意的说着,他又看向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姜赴兴说道:“老先生,年龄大了,不要太激动!”

    赵岩说完,也不在意姜权仁奇怪的目光,直接离开。

    那被踢碎的大门,当然留给姜家自己了。

    “阿仁,这个人是谁?”姜赴兴知道赵岩走了才真正清醒过来。

    姜权仁依然呆呆的看着门口说道:“他说,他是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