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1章 九阴噬魂阵

    听到赵云山的一声呼喊,赵振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冰冷的地面上,一个头磕下去,大哭着喊着:“爸爸,孩儿不孝啊!”

    这一拜,带着赵振茗十八年来对父母的思念;

    这一拜,带着自己十八年来对双亲的愧疚与不安。

    这一拜,带着十八年来深藏在内心的压抑和委屈;

    这十八年,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十八年;

    这十八年,是一个男人成长的十八年;

    同样的,这十八年,也是父母双亲垂垂老矣的十八年。

    十八年来,赵振茗每每想起这些,内心都如剜心般的疼痛,只是,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表露过,他只能默默的压在心底。

    与此同时,对于赵云山夫妻来讲,这十八年,同样是一种煎熬。

    他们最疼爱的小儿子,从小生活在父母长兄的庇护之下,没有受过任何的风吹雨打。

    突然被家族驱逐,一切都得从头来过,独自面对生活,工作,人情世故各方面的考验。

    他们同样也经受了十八年的思念与担忧的痛楚。

    夏素锦应该是最理解赵振茗痛苦的人,看着痛苦不已的赵振茗,夏素锦也是鼻子一酸,流出眼泪。

    赵珂就更不必说了,早就成了一个泪人。

    只是赵岩没有什么表现,仍然一脸的淡然。

    “老四,起来,起来孩子,没有人会怪你,反而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用,让你蒙受不白之冤!”赵云山也是老泪纵横,心痛不已。

    “不,父亲,是儿子没有将事情处理好,是儿子的不对!”赵振茗提父亲辩解道。

    赵振茳走过来,将赵振茗从地上扶起来说道:“老四,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以后就不要离开了,相信这一次,族长和族老们,不会在反悔了!”

    赵振茗听了这句话,想起了来的路上听到的那些传言,又想起了之前赵岩对赵珂说的那句话,擦干了眼泪,看着老大赵振茳问道:“家族为什么突然让我回归,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听了赵振茗的这个问题,赵云山和赵振茳同时看向站在赵岩身后的赵珂,随后赵振茳说道:“走,我们进去谈吧!”

    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好一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啊,真令人羡慕啊!”这是一个年轻的声音。

    众人寻声看去,小院的大门口,一个长相俊美,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带着四名黑衣男子站在那里。

    不过他那一脸讥讽和让人生厌的表情,任何人都不可能对他产生好看。

    “你不满意?”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岩,冷漠的看着那名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本来并没有在意赵岩,不过,当他听到赵岩的声音,看到赵岩的眼睛时,心里忍不住一突。

    “这个少年是谁?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一名黑衣人附耳过来,对年轻人嘀咕了几句,年轻人的表情逐渐变的轻蔑起来。

    “哈哈哈哈!四叔,没想到这就是你那个传说中的废物儿子?”

    听到这里,赵岩正准备再次向前,谁知道,一只手提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夏素锦朝着赵岩要了摇头,示意不要冲动。

    赵振茗看了一眼赵岩,也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动。

    赵振茳则是一脸不悦的说道:“赵梓悦,你来这里,难道就是说这些没用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请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此人是赵家主脉,也就是家主那一脉的嫡系子弟。

    赵家嫡系和其他任何家族的嫡系一样,在支脉面前一项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尽管这个赵梓悦也并不是嫡系中多么突出的人物。

    其实,赵岩早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能够在赵家大院之中随意的进出,还敢对赵云山父子说出如此不敬的话,除了赵家主脉的人之外,恐怕没有别人了。

    赵云山虽然是支脉子弟,但是他在赵家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尤其一点就是,赵家几乎一半的产业,都在赵云山和赵振茳的管理之下。

    这十八年来,赵家主脉曾经想尽一切办法稀释赵云山对赵家产业的控制权,然而都没有成功。

    而今年族会如此盛大,不知道赵家主脉又在打什么主意。

    “茳叔叔误会了!”赵梓悦强装笑脸的说道:“我来其实是因为你们自己家的事情,芋叔叔在我爷爷面前告了四叔一状,说四叔纵子行凶,伤了他和赵梓琦,这不,我也是奉命前来传话,明日的族会上,将宣布对四叔和他这个废物儿子的处理决定,希望你们有个思想准备!”

    “滚!”赵岩已经忍耐不住了。

    这家伙实在是傲慢,同样也很无礼,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家族长和族老们,居然连传唤都不传唤他一下,就要给他定罪,这是何等的目中无人。

    “你说什么?”赵梓悦一张冷笑的脸瞬间变了形。

    “在不滚,我要你变的和赵振芋父子一样!”赵岩冰冷的说道。

    “你……”赵梓悦还想说说什么,结果被身后的黑衣男子拦住。

    他又在赵梓悦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赵梓悦的表情再次变得轻蔑起来。

    “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赵梓悦瞪了赵岩和在场的人一眼,转身离去。

    赵梓悦走后,赵振茗看向父亲赵云山问道:“爸爸,我妈妈呢?”

    赵云山脸色一沉,随即说道:“在里面,进去吧!”

    一听这话,赵振茗就知道,他的妈妈一定有事情发生。

    这时候,赵珂从身后拽了拽赵岩的衣服,悄声说道:“奶奶可能……不行了!”

    赵岩对于这句话,并没有多少概念,因为,从小到大,他就从来没见过奶奶,并没有太多的感情。

    不过,他看了看赵振茗心急如焚的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是决定,如果能够出手的话,就出手一下。

    ……

    一家人除了身在国外的老三赵蔷红,和一直没有出现的赵振芋之外,都围在卧室之中。

    此刻的床铺上,一个头发花白,满脸老年斑的老妪,气息微弱的躺着。

    在赵岩的眼中,这个老妪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除非强行灌输生命力,否则再没醒来的可能。

    赵哲铭握着妈妈的手,眼泪荣泉涌般的流出,那是悔恨和伤心的泪水。

    十八年未见母亲,再见时,难道就要阴阳两隔了吗?

    身为人子,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此刻的赵振茗就是这个心情。

    夏素锦看向赵岩,她知道,赵岩一定有办法救活老太太。

    赵岩又何尝愿意看着赵振茗伤心。

    但是,自然规律不可逆转,除非让老太太开始修炼,但是如今的状态她怎么修炼?

    “恩?”赵岩突然感受当一股不同寻常气息。

    “儿子?怎么了?”夏素锦敏锐的发现赵岩神情的异样,于是开口问道。

    “等一下!”赵岩说着,将灵气汇聚在双眼之上,在整个屋子里搜索者什么。

    当他将这个房间的布局看了一遍之后,表情瞬间变的冷漠起来。

    赵岩的一番操作,令赵振茳,赵云山还有赵珂诧异莫名。

    他们不知道赵岩在做什么。

    不过,他们看着赵振茗和夏素锦看着赵岩的眼神,是那样的信任,也就没有表示什么。

    最后,赵岩看向赵云山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赵振芋应该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吧?”

    什么?

    赵振茗,夏素锦和赵珂都震惊的看着赵岩,又看向赵云山,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赵振茳和赵云山却是表现出疑惑不解的神情:“你怎么知道?”

    就这么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就做出这样的判断,的确匪夷所思。

    更怪的是,他说的对!

    “这个房间已经被人布下了九阴噬魂阵,而且至少也有二十年之久了。”

    “只不过,因为这九阴噬魂阵的能量极其微弱,短时间内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是若势长期居住在这种环境之下,人的身体会不断被阵法侵蚀,最终,就和老太太一样,看上去就和正常死亡没什么分别!”赵岩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这个九阴噬魂阵是赵振芋布置的?”赵振茳不解的问道。

    赵振芋是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赵振茳当然清楚。

    一家人中,也就赵云山夫妻和赵振茳三人知道此事。

    但是,即便不是亲生的,赵振芋也是被赵云山夫妻抚养成人的,他怎么可能如此的丧心病狂?

    赵云山和赵振茳的脸色都不好看,而赵振茗的脸色最不好看。

    他好像有些明白赵振芋为什么一直都针对自己,那不仅仅是嫉妒,这中间可能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赵岩看向另外的一个房间说道:“其实,这个阵法的主要目标并不是你们,而是之前居住在那个房间里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房间,以前应该是我爸爸居住的!”

    赵振茳和赵云山这才恍然大悟,好像想到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事情,神情大变。

    “我想起来了,二十年前,当时老四还在上大学,有一次老二带过一个人,说是要看看房间的风水,重点就是老四的房间。”

    “只不过,自那以后,老四就没有回来过,而且两年后又发生了那件事,所以老四并没有受到影响!”

    赵云山说着话的时候,表情请都是冰冷的。

    “这个白眼狼,真该死!”赵振茳终于憋不住说出这句话。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这个赵振芋为什么一直针对我爸爸?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赵岩又问。

    这时候,夏素锦打断了赵岩的话说到:“儿子,先看看有没有办法治好你奶奶!”

    众人也是点了点头,赵云山看向赵岩说道:“赵岩,我知道这些年你对我们也有怨气,不过,有些事实在是身不由己,你就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帮你奶奶看看吧!”

    赵云山好像并不怀疑赵岩的能力,因为夏素锦对赵岩非常的信任,对于这个来自夏家的儿媳妇,赵云山还是有些相信的,

    “你们放心,我并不在意你们之间的是是非非,只要我爸妈妹妹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赵岩说完,人已经来到了床前。

    紧接着,赵岩将手放在了老太太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