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3章 四隐再聚首(第四更)

    赵家的事情尘埃落定,接下来,赵岩就要直接返回七郎山,父母决定留下来,尤其是老爸赵振茗,想要留下来,在老父老母面前多尽几天孝。

    赵岩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可能一直待在赵家。

    离开的时候,赵珂对自己的哥哥非常的不舍。

    兄妹俩的关系本来就非常好,再加上这次赵岩的惊人表现,使得赵珂对赵岩,从原来的保护心里,变成了依恋。

    不过,最终赵岩亲手制作了一个玉石法器,送给了赵珂,使得赵珂喜不自胜,最后虽然还是不愿意让赵岩离开,不过,也勉强同意了。

    至于关于修炼的事情,赵岩还是决定以后再说,毕竟,学习才是赵珂今年的关键,他不想影响赵珂。

    将来的地球到底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好,能够让赵珂在小的时候,多学习一些东西,总归不会有坏处。

    至于那个被他废了的雷纳德,赵岩则直接交给了向羽,向羽也没有拒绝。

    这已经不是向羽第一次替赵岩关人了,上一次在宛城,赵岩废掉了凉山杨家的杨耀兴,也是向羽带走了。

    直到现在,杨耀兴还在天一会的大牢里关着。

    分别之前,赵岩赠送了向羽一部还不错的修行功法,使得向羽惊喜万分。

    当初费尽心思算计赵岩的最终以失败告终,而今,却用自己的“真心”换来了赵岩如此“丰厚”的回馈,他的心中自是欣喜。

    赵家善后的事情有赵振茳在,还有赵云山的辅助,赵岩自是不必担心。

    临近傍晚的时候,一架直升机来到了赵家,直接将赵岩接走。

    当所有人看清楚直升机是军机的时候,赵家人的内心,再一次被震动,心道,赵家真的要崛起了!

    ……

    东楚地界,解阳县。

    继去年的曲城之后,新年的一开始,解阳县便成了武者们新的集散地。

    小小的解阳县,竟然吸引了无数武道强者前来。

    解阳县老百姓也从中得到了实惠,那些武者出手阔绰,一些小小的摩擦,也没有人和普通人计较。

    短短几日,解阳县百姓尤其是那些小商小贩,真正得到了“旅游业”给他们带来的效益。

    这其中收效最大的,当然是酒店业和餐饮业。

    不过,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重磅消息,使得解阳县的老百姓又过了一次年。

    年初五的时候,解阳县政府与公检法联合声明通报了一件事:解阳县前县长蒋一夫,因贪污受贿,党同伐异,假公济私,……等等多项罪名,被曲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终身监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另外,他手中的蒋氏集团,因在经营过程中存在多项违规违法操作,本来将予以查封,停止一切生产经营活动。

    不过,曲城市政府以及解阳县政府,为了不影响解阳县的正常经济活动,最终决定由曲城市江海集团全面接手蒋氏集团的一切业务。

    这条消息一出,整个解阳县再次陷入了极度兴奋和癫狂的状态。

    年初五这一天,从消息发布之时开始一直到半夜,鞭炮声不断,做鞭炮生意的几个老板,真是妥妥的挣了一笔“意外之财”。

    更有甚者,在年初五当日,百姓们自发的组织起来,给解阳县政府,以及公检法送去了锦旗,以表达他们对政府决定惩处蒋一夫的事情表示拥护。

    而那些来自外地的武者,对此事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个被处理掉的蒋一夫,曾经在解阳县可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那他后来是怎么下台的?”

    “做错事了呗!”

    “嗨,什么做错事,还不是勾心斗角,排除异己那一套,世俗的事情没什么新鲜的!”

    “小心祸从口出,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

    “哦,你都知道什么内幕!”

    “这个蒋一夫的伏法,很可能和曲城那位赵先生有关?”

    “曲城赵先生?您说的是那一位?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那件事发生在金辉煌娱乐会所,当天针对蒋一夫的那场饭局,就设立在金辉煌娱乐会所的大院里。”

    “大冬天里,在院子里摆饭局,那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吗?”

    “当晚会所里有些人都已经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赵先生可是就在现场!”

    “去去去,搞的那么神秘,赵先生是什么人?那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怎么可能有心思在意世俗贪官的事情?”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因为呀,赵先生的父亲,就是曾经被蒋一夫陷害的,解阳县的副县长!”

    “嗯?赵先生还有个爹?这怎么可能……”

    也许,在有些人的脑子里,赵北辰其人,本来就应该来自天外,不应该有父母。

    不过,他们的想象力还真是好的出奇呀?

    在这家酒店的包厢里,好几名武者在这里饶有兴趣的继续谈论着解阳县发生的事。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包厢的隔壁,有几名实力比他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的武者,正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其中一名面色雪白,目光妖异的男子,伸出手,做兰花状梳了一下自己额头都“秀发”,咧嘴一笑,血红的双唇开启,露出两排碎玉般的皓齿。

    “各位,我们的这位赵先生,还真的让人意外和惊喜,不是吗?”

    “谁能想到,轰动华夏的宗师赵北辰,竟然是一个小小副县长的儿子。”

    “更可笑的是,这个副县长还是被封城赵家驱逐了十八年的人!”

    此人一看气质,就知道,他来自景家。

    景家到底修炼的是怎么样一种功法,无人得知。

    不过,武道界都人都知道,景家男子个个俊美,更是妖艳,有时候,这些景家的男子,美的都让女人羡慕嫉妒恨。

    而眼前的这位,就是景家当今的二号人物,景艳秋。

    都已经年过五十了,依然容貌秀丽,他的一笑一颦,让在座的几名男子都有些把持不住。

    “景艳秋,你能不能给老子矜持一点,说话就说话,不要那么骚行不行?”说话的是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

    他是凉山杨家人,修炼的功法和之前的中州杨家几乎完全一样,所以,现场也就他像一个正常人。

    而另一边的一名面色惨白,几乎没有血色的男子,则是来自古家,古家修炼的是一种极其阴毒的功法。

    长时间的不见天日,使得他们的样貌大变,如果是白天出门,他们肯定会用白布蒙头,他们惧怕太阳。

    最后一位则是来你狄家,与景艳秋和古家男子相比,他还算正常一些,不过,此人看上去异常的粗犷,甚至气息不稳。

    这是因为他借助妖兽之血淬体的缘故,和当初的姜赴荣很是相似。

    “哈哈哈哈!”景艳秋发出几声尖利的笑声,随后说道:“怎么,杨兄动心了?那可不行,我可不喜欢男人,如果你们杨家还某未出阁的女子,我倒是非常的感兴趣,尤其是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哈哈哈哈!”

    “骚货,也不怕得了脏病!”杨岚兴鄙视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这次的聚会,并不是看你们斗嘴的!”

    “那个赵北辰屠杀了我们几家两百多人,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邱家在关键时刻背叛了我们,这个以后再说。”

    “据可靠消息,这一次的秘境之旅,那个赵北辰也会出现,我们要抓住这次机会,最好能够将他生擒。”

    “到时候大家都有好处。”

    古家男子用沙哑的声音制止杨岚兴和景艳秋的斗嘴,同时说出他们此行的目的。

    “那个赵北辰可是有军方背景的,而且,他和曲家关系匪浅,你们可不要忘记了,当初的曲家老大,可是带着军队灭火几家隐世家族的!”杨岚兴出言提醒道。

    隐世家族并不仅仅只有“杨狄古景邱。”除了这五家之外,还有一些实力稍弱于他们五家的隐世家族。

    当初有几个隐世家族的二世祖出世,在世俗界为非作歹,后来这些家族不仅不认错,不交人,甚至还以武道家族的背景对警察进行威胁。

    最终,这几个家族都在曲迎辉的炮火之下灰飞烟灭。

    “怎么?杨兄怕了?”狄拓基看着杨岚兴问道。

    “我不是怕,你们都知道,我们几家的一举一动,都在官方的监控之下。”

    “你们以为,上一次我们的人死在了七郎山是意外吗?”

    “我敢肯定,那个赵北辰肯定是算计好了,在我们的人进入七郎山之后他才出现。”

    “而且,是在我们的人出头的时候,进行雷霆一击?”

    “还有,不要以为凭借赵北辰一人,就可以灭了两百多人,目前来讲,华夏武道界,还没某如此强大的人!”

    很显然,这个杨岚兴,并不了解当日的情况。

    当然,也不会有人了解,他们那些知道的人的全都死了。

    “你的意思是军方派人了?”狄拓基好奇的问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这件事的确违反了当初的协议。”杨岚兴回答。

    “我不这么认为!”古鎏涟看着三人说道:“你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事?”三人同时问道。

    “这件事,你们景家应该很清楚。”古鎏涟看着景艳秋说道。

    “你是说,赵北辰的身世?”景艳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自觉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