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0章 前辈留步

    所谓“玄门八子阵”,指的乃是道家的一种至高的阵法。

    玄,乃是自然之祖,万物之宗。

    玄无处不在,无所不及。

    在这里,玄,又可以解释为变。

    而“八子”,则代表着“玄门八子阵”的最小单位。

    它可以是八个人,也可以是八种能量,亦或是八种兵器,不一而足。

    此刻,四大武道世家和四大隐世家族的天武境强者,正好为八名,足够组成最小的“玄门八子阵”。

    秦潮将玄门八子阵的各种规则,走位,要点讲完之后,不仅是隐世家族的几人对秦潮钦佩不已,就连黄家,林家和越家的几人,也非常的佩服秦潮。

    “秦兄之胸怀,我拍马不及!”黄景行忍不住赞叹道。

    “正是,我杨岚兴纵横华夏几十年,还从未见到过如秦先生这般气魄之人,我杨岚兴心悦诚服!”杨岚兴忍不住向秦潮鞠躬致意。

    杨岚兴这么一说,其他六人,也都自觉的向秦潮行礼致意。

    这也难怪他们会如此隆重。

    通过秦潮的讲解,他们都清楚的认识到,“玄门八子阵”实为道家众多阵法之中,极为重要的一个。

    而秦潮,为了大家共同对付那棵大树,居然如此慷慨的将它拿出来,还为大家讲解各种法门。

    他们自问,如果这件事放在自己的身上,绝对做不到。

    即便是在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也会因为家族都原因,而选择闭口不谈。

    秦潮这一次,是实实在在的用自己的人品和胸怀,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诸位太严重了,如今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成百上千的华夏武者在这秘境之中,我秦家既然一直以华夏世俗守护者自居,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敝帚自珍。”秦潮郑重的说道。

    而此刻,躲在不远处的赵岩看到和听到这一幕,也不得不赞叹道:“秦家果然高义,秦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华夏武道界四大武道世家之首,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倚仗’,而且是别人都学不会的倚仗!”

    与秦家的大公无私相比,黄家的中庸无为,越家的事不关己,都显得特别的渺小。

    四大武道世家之中,只有林家与秦家风雨相随,不离不弃。

    而四大隐世家族的人,就更不必再提了,没有最自私,只有更自私。

    为了一己私利,他们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难怪当初赵岩一见到秦渊,就有一种亲切感,那可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借给自己宝剑“诛邪”的缘故。

    “师父,你说我能够对付这棵大树?是真的吗?”曲胜男看着一步一步靠近秦潮他们的那棵参天巨树问道。

    赵岩看着曲胜男那张老太婆的脸上,带着一丝天真的表情,要多可笑的有多可笑。

    不过,现在的他可笑不出来。

    “当然,目前在这个空间之中,除了你,没有任何人能够收服它。”赵岩拍了拍曲胜男的肩膀回答道。

    “那我现在就出去收服它吗?”

    “不,要等到他们筋疲力竭的时候,我们再出去那样才有价值!”赵岩说着话目光中充满着神采。

    “吼……”那棵参天巨树,突然发出惊天巨吼,震得整个秘境空间都在颤抖。

    只见,此刻的那棵参天巨树正被八名天武境强者围攻。

    四名隐世家族的强者在下围住巨树的四方。

    秦潮则飞行在半空,与巨树正面对抗。

    还有黄景行,越连城和林建昌,悬浮在半空的外围,远距离攻击。

    那巨树操控着自己的无数的树枝,直面八名天武境,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其实,这也不值得好奇,毕竟,这棵巨树可能已经活了几千上万年,而且,它很可能从修仙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以它的岁数来讲,能够应付八名天武境,本就应该。

    而且,它本就应该随随便便就能够将八名天武境打趴下才对。

    然而此时的他,虽然略占上风,但是长此以往,结果也未可知。

    “锃锃锃……”与巨树对抗最激烈的,当然是正面应对的秦潮。

    只见他右手执剑,左手还在不断的打出各种法诀。

    除了剑法的物理攻击之外,秦潮还不断的打出火焰。

    相较于其他人,巨树对付秦潮,损耗费的力量最多。

    无论是秦潮施展的剑法,还是火焰攻击,都对它是完全克制。

    所以,面对秦潮,它也只是疲于应付。

    相反,下方的四名隐世家族的强者,却是在巨树根须和树枝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

    还有半空中进行远距离攻击的武道世家三人,他们打出的攻击,全都被巨树的树枝一一挡开,根本伤不到巨树分毫。

    “秦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巨树可以不断的汲取地下的能量,长时间和我们战斗。”

    “而我们却一直在消耗,继续下去,我们必败阿!”越连城第一个忍不住开口。

    “少说废话,秦兄让我们坚持,我们就坚持。”

    “你没看到,秦兄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巨树吗?”黄景行呵斥道。

    “黄兄说的对,我们只需要牵制住它,就让秦兄一个人解决它就好了!”林建昌也说道。

    而下方的四人,却是苦不堪言。

    此刻的他们,已经被巨树的树枝抽打的体无完肤,狼狈不堪。

    也就在此时,一直都对秦潮的安排有些不满的景艳秋有些不愿意了。

    一向爱美的他,此刻不仅仅一身褴褛。连他的脸上,都被巨树抽出了几道血印。

    “杨岚兴,你做的好事。”景艳秋口上责备着,手上却也不敢停下来。

    “又怎么了?”同样狼狈的杨岚兴不解的问道。

    杨岚兴同样是衣衫褴褛,满脸的血痕,他可没有时间和景艳秋纠缠。

    “你看,你看,你看我的脸!你怎么就能够同意这样的安排,为什么不让他们待在地下,我们去远程攻击?”景艳秋非常不满的质问。

    “噗……”

    “啊……”

    景艳秋刚刚质问完,只听半空中一声惨叫,越连城被直接抽出上百米远,直接坠落在地上,那状态,不知道比景艳秋他们惨多少倍。

    “噗呲”一口鲜血喷出,越连城直接瘫在地上,好似失去了战斗力。

    而这个时候的杨岚兴也瞥了景艳秋一眼,发现景艳秋不再说话,而且此刻的战斗,比之前还要认真。

    其实,他们中谁也没有真正动用全力。

    这种“集体”战斗,能省一些力气,就省一些力气。

    因为,谁也不知道最后真正见到宝贝的时候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就相互对抗的双方,只不过是临时组建的“团队”,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信任

    不过,正面对抗的秦潮,好像真的是竭尽全力的在战斗。

    如今,玄门八子阵八子少了一子,巨树腾出了一部分力量去对抗秦潮。

    此时秦潮所面临的困难更加了一分。

    “噗……”

    “啊……”

    半空中又一个身影被抽飞,是黄景行。

    其实相对于下方的几人,半空中的几人,危险程度更高。

    虽然天武境可以飞翔,但是,他们的飞翔也是需要力量支撑的。

    就这一点上来讲他们就已经除在劣势了。

    更何况,飞在半空,脚下没有根据,一旦被攻击,他们所受到的伤害,要远远大于地上的四人。

    “秦兄,我看事不可为,咱们要不,放弃吧?”林建昌提议道。

    也难怪他会这般提议。

    半空的四人已经被抽飞了两个,此刻,上方对抗的力量直接减半,他和秦潮身上的压力也就加倍。

    本来就疲于应付的他,此刻已经有些招架不住。

    即便他的实力相比越连城和黄景行要强一些,但是却也强不了不了多少。

    他可不像秦潮那么变态,一个人抵得上他们几个人联手。

    秦潮听了林建昌的话,也有些想放弃的想法。

    毕竟,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可能对抗的了这棵参天巨树。

    然而,正待他想要说话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了。

    “哎……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听上去很像是在责备秦潮等人。

    然而,正在战斗的几人,根本没有心思去寻着声音去看说话的人。

    “师父,你为什么说他们过分呢?他们不是要对付树妖吗?”又一个一个老妪的声音传来。

    这让正在战斗的几人,心里有些嘀咕。

    怎么还有那么大年纪的人前来秘境?

    因为以他们的判断,那个老妪的声音应该有七八十岁,然而这个七八十岁的老妪,竟然还称呼老者为师父如此,那名老者该有多老?

    “你看看不明白了不是?”

    “这里从来就是人家的地方,他们侵犯了这里,人家为了守护家园才出来吓唬他们,而他们倒好,直接八人联手,意图杀掉人家。”

    “你说,他们过不过分?”老者向老妪解释道。

    “嗯,您这样一说,他们的确很过分。”

    这两人当然就是赵岩和曲胜男。

    他们这一唱一和的,那是为了故意说给秦潮他们听的,要让他们知道,这里毕竟是人家的领地。

    同时,也是想等一会救下他们之后,他们能够夹着尾巴,老实做人。

    “你个死老头,活的不耐烦了是吧,就不怕本座先把你收拾了!”景艳秋早就被他们那种云淡风轻的语气给气坏了。

    他们在这里辛苦的战斗,赵岩却在一旁说风凉话,谁能不气。

    “嘿嘿,丫头,你听到了吧,我们来救他们,他们却不知好歹,我看呢,咱们还是走吧?”

    赵岩此话一出,让战斗的几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救他们,凭什么?就凭他老的都走不动道了?

    然而这个时候,却传来了秦潮的声音:“前辈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