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3章 肉身入紫府

    “什么?绫栎?”赵岩吃惊的看着此时的曲胜男说道。

    绫栎,北辰仙尊和宁瑶仙子共同的徒弟,她的美貌与天赋,在梓澜星域几乎和宁瑶齐名。

    当初赵岩达到仙尊大圆满渡劫的时候,绫栎还只是仙王境界。

    当然,赵岩和宁瑶两人因为渡劫而消失在梓澜星域之时,她并不知晓。

    如今赵岩居然在这里听到了“绫栎”这个名字,他怎么可能不吃惊。

    然而,曲胜男怎么可能是绫栎,长的并不一样呀?

    难道是分魂?也不可能啊?一个分魂怎么可能穿越了无比遥远的宇宙空间来到这里?

    可是,为什么敖鑫要称呼曲胜男为绫栎仙子呢?

    “师父?谁是绫栎呀?”曲胜男一脸疑惑的看着赵岩问道。

    呃……

    敖鑫称呼曲胜男为绫栎,弄的赵岩也跟着认为曲胜男真的是绫栎,这下尴尬了,该怎么解释呢?

    “怎么,你不是绫栎仙子吗?”敖鑫的声音再次问道。

    “你个丑八怪,什么绫栎不绫栎的,我不知道!”

    “你敢欺负我师父,我定不饶你!”

    “黑皮,给我撕了他?”曲胜男傲娇的命令道。

    黑皮?这是什么称呼?一棵强大的参天树妖,竟然用黑皮作为名字?

    “是,主人,您就请好吧?”黑皮好似很是兴奋的回答。

    什么情况?树妖好像对黑皮这个名字还相当的满意。

    黑皮树妖用力一拉,那些已经束缚了翼刓敖鑫的树藤变的越来越紧。

    “老壳子,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任你欺凌吗?吼……”翼刓敖鑫仰天怒吼。

    “砰砰砰……”那些捆绑着翼刓敖鑫的树藤,在他的全力挣扎之下纷纷崩断。

    “本座知道你吸收了不少人的血液和肉体,甚至于还吸收了他们的灵魂,但是,你若是以为这样就能够抵抗得了本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黑皮树妖说完,他身上的那些树枝的末端,竟然纷纷脱离,紧接着,脱离的那些树枝幻化为一枚枚锐利的木质利器,刺向翼刓敖鑫。

    看着无数木质利器向自己袭来,翼刓敖鑫好像有些慌乱,赶忙展开翅膀,飞向高空。

    然而,黑皮树妖高可擎天,无论他怎么飞都无法逃脱被木质利器攻击的命运。

    啾啾啾……

    噗噗噗……

    不知道有多少木质利器扎在了翼刓敖鑫的肉体之上。

    “吼……”被发出惊天怒吼,整个空间都被他的怒吼声震得颤抖不止。

    “厉害呀?”赵岩看到被黑皮树妖发出的那些木质利器惊叹道。

    翼刓的肉体强度,赵岩太清楚不过了,刚刚他用帝器惊天劈砍翼刓的时候,也不过劈出了一尺多长的口子。

    而且那个口子还马上愈合了。

    而此时,黑皮树妖居然能用木质的利器刺破翼刓的肉身,这还不算,赵岩惊喜的发现,黑皮树妖发出的木质利器,竟然可以让翼刓的自愈能力大打折扣。

    “这黑皮到底是什么品类的植物?”任凭赵岩前世为仙尊的境界,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了,却也不认识此树的品种。

    “吼……”翼刓还在经受着木质利器的袭击。

    此刻的翼刓全身扎满了树枝,而且那些树枝深深的扎在他的肉体之上,任凭他如何的挣扎,都无法将那些树枝摆脱。

    “老壳子,我跟拼了!”敖鑫愤怒的大吼。

    紧接着,一种奇怪的能量从翼刓的体内散发出来,接下来的一幕,让赵岩有些不解。

    只见,翼刓的体表,突然出现一种淡蓝色的火焰,那种火焰迅速的将黑皮树妖的树枝给点燃。

    “噼噼啪啪”的声音从翼刓的体表传来。

    不一会,那些木质利器纷纷脱落,化为飞灰,扎满了树枝的翼刓,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赵岩之所以诧异那是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西延仙尊的翼刓巨兽,并美眸这种火焰能量,更不可能拥有火焰技能。

    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老壳子,为了对付你的树枝,几百年来,我不断的研究华夏流传下来的一些术法神通,我已经修炼出了可以克制你的火焰!”敖鑫在燃烧了黑皮的树枝之后,兴奋的大叫。

    “你这是什么火焰?”黑皮也觉得不可思议。

    如今的翼刓不过才相当于筑基期的实力,怎么可能能够操控能够燃烧自己树枝的火焰?

    “这是蓝冰噬薪火!”赵岩开口了。

    “蓝冰噬薪火?那是什么火?”黑皮显然并不知道“蓝冰噬薪火”的来历。

    “呵呵!”赵岩从飓风漩涡之中站起来,惊天握在手中,冷笑着看着高空中的翼刓说道:“你说这‘蓝冰噬薪火’是你修炼出来的?”

    听了赵岩的置疑,翼刓巨大的眼睛看着赵岩,并没有回答,不过他的眼神中好像透露着心虚。

    “‘蓝冰噬薪火’,是一种产生于极寒之域的火焰,它并不像其他火焰一样热烈,因为,他的燃烧释放的并不是热量,而是冰冷,越是强大的‘蓝冰噬薪火’,它的温度也就越低。”

    “你们看看之前的那些树枝,他们并不是变成了飞灰,而是冰屑!”

    听了赵岩的话,黑皮和曲胜男都看向落在地面上的那些白色的屑状物。

    “真的?”

    “可不就是真的吗?”赵岩再次看向翼刓,玩味的说道:“交出‘蓝冰噬薪火’,我可以放过你的灵魂!”

    “哈哈哈哈!”敖鑫的大笑着说道:“赵北辰,我的确是失算了,没想到你是和先祖来你同一个空间的存在。”

    “不过,即便如此,以你如今的实力,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大言不惭了!”

    “是不是大言不惭,你试试就知道了!”赵岩说着,手执惊天,重重的向地下的“血炼大阵”。

    只听得“轰隆隆”的震天巨响,大地都好像要裂开一般,赵岩的体内释放出强大无匹的灵气。

    那种灵气就好像火焰一般,将之前那些小动物的鲜血布置出的“血炼大阵”上的鲜血瞬间蒸发。

    仅仅几息的时间,血炼大阵化为乌有。

    赵岩抬头看着惊呆了的翼刓,纵身而起朝着翼刓的头部冲去。

    “师父……”曲胜男担忧的喊道。

    曲胜男从翼刓和树妖的对抗中,早就看出了翼刓的强大,因为他知道树妖的强大。

    因此,他看到赵岩冲向翼刓,肯定会担心

    “主人不用担心,您的这位师傅,不会有事的!”黑皮树妖安慰道。

    “黑皮,我师父……他是谁?”曲胜男突然提问。

    “他……很可能是我前一位主人要找的那个人!”黑皮回答。

    “前一位主人,她……叫绫栎吗?”曲胜男很是不自然的问道。

    “轰……”高空中的一笔强力对抗,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曲胜男脚下一点,快速的向上攀登。

    当她在黑皮树妖身上,来到和赵岩和翼刓持平的位置,看到双方激战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赵岩真正的实力,远比她相像中的强大。

    “师父如此强大,曾经一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吧!”

    “嗯,是!”黑皮再次回答

    此时对战的双方好像都不再有所保留。

    赵岩抓着惊叫在虚空中不断的劈砍,翼刓身上也不断的被劈伤,紧接着再恢复。

    而由于赵岩的身法太灵动与飘逸,即便翼刓再强大,也无法捕捉到赵岩的身影。

    “吼……赵北辰,你给我死!”敖鑫此时已经恼羞成怒,扬起脖颈,口中居然还是吞噬空气。

    强大的吸力将周围的空气通通吸进他的体内。

    而此时赵岩的身体好像也有些不受控制一般,在翼刓的吸力之下,正朝着翼刓的大嘴飞去

    “黑皮,快救师父!”曲胜男再次惊恐的大喊!

    黑皮来不及回应,直接用行动回答。

    两根粗壮的树枝向着翼刓的方向迅速蔓延。

    然而,黑皮树妖虽然强大,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局限,那就是他毕竟是木头。

    比其他的或许他可以,比速度他真的不行。

    赵岩眼看就要被吸进翼刓的口中,曲胜男一看树妖无法解救赵岩,于是打算亲自前去。

    结果,被树妖的树枝提前束缚住。

    “黑皮你做什么?”曲胜男焦急的大叫道。

    “主人,你不要过去,你过去只会成为你师父的累赘!”树妖算街道。

    “什么?”曲胜男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赵岩。

    只见赵岩在进入翼刓口中的一刹那,给了她一个自信的微笑。

    “师父是故意的?”曲胜男有了一丝明悟。

    “不错,你师傅肯定是想到了那一点!”树妖故作高深的说道。

    “那一点?”

    “翼刓肉体强横,但是,任何强大的肉身,他的体内都是软肋。”

    “既然翼刓是靠着吸收血液和肉体来来强大己身,那么他体内的吸收系统,就必定薄弱,你师傅是想从内部解决他!”树妖平静的回答。

    “吼……”果不其然,翼刓已经开始痛苦的吼叫了。

    其实,树妖对赵岩的行为只猜对了一半。

    赵岩的确是想要从内部解决翼刓,但是,他并不是要针对翼刓的吸收系统。

    此刻的赵岩,并没有出现在翼刓的胃里,而是直接出现在翼刓的泥丸之中。

    泥丸,也就是紫府所在。

    是生命体灵魂的居所。

    此刻,在翼刓的紫府之中,敖鑫的灵魂体,正惊恐的注视着对面的赵岩。

    “你居然可以肉身入紫府?”敖鑫不可思议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