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你是谁?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第二个对决台之上。

    连参加天武大会的那些武者,也都停下了战斗,看向青年道士和云家六人。

    现场没有人发现,主席台上的老天师,还有台下和那名女子对战的张旭阳,他们两人看向青年道士的目光,却是非常的平静。

    “你还打不打?”张旭阳看向自己的对手问道。

    他们两人已经对战了十几分钟,张旭阳虽然一直占据上风,但是却也奈何不了这名女子。

    当然,张旭阳的正一玄雷并没有真正施展,因为,一旦施展正一玄雷,对方不死也残。

    规则之下,不能出现死亡和重残。

    “着什么急,先看完他们的战斗再说!”那女子毫不在意的回应。

    “如果你不打,我可要向秦潮前辈申请胜出了!”张旭阳严肃的说道。

    “你这个人,栾氏奇门,千年难遇,你就不想看一看?”

    “不想!”

    “好,我认输!”那女子直接认输,然后目光再次投向第二个对决台。

    张旭阳听到对方认输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朝着秦潮鞠了一躬,然后直接下台。

    台下的人对于女子的认输也没有什么异议,因为继续下去,那女子肯定也是输。

    不过,他们下来了,其他人并没有打算继续,而是暂停比赛。

    因为第二个对决台上的战斗太过于精彩。

    第七个对决台上,早就没有人上台,朱灵谦已经闲了很久了。

    此刻的他也注视着第二个对决台。

    青年道士和云家的六名强者此时成为了现场绝对的焦点。

    被青年道士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的曲胜男,气的直跺脚,不过,她却没有继续说什么,因为,前方的战斗已经开始。

    云中月六人,将青年道士团团围住,一个个目光阴翳,凶神恶煞。

    而青年道士却一直都是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当云中月六人将他围住的同时,他仅仅只是将右脚抬起,在自己的周围划了一圈。

    紧接着,地面之上,以他为中心隐隐有六条淡紫色的虚线产生,将云中月等人分别隔离在六块区域之内。

    “六甲六仪?!”观众席中又有人脱口而出。

    “何为六甲六仪?”有人好奇的问道。

    那人施施然抬手,莫测高深的说道:“所谓奇门遁甲,分为三奇,八门,一遁和六甲。”

    “好了好了,这些东西我们上网就能查的到,我们只想知道,这个青年施展出你所谓的六甲六仪,有什么作用?”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想知道,看就好了!”那人直接不悦的回应。

    本来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学识,结果被人怼了,他当然不悦。

    别人当然也是无奈,只好看向场中。

    而场中的云家六人已经开始向青年道士发起了攻击。

    六个人,六中不同的攻击方式,分别攻向青年道士的六个方向。

    “嗡……”的一声,以青年道士为中心,一个直径约两米的金色圆环产生于地面,同时,光芒向上,形成一个黄金色的圆筒,将青年道士围在中间。

    “砰砰砰砰……”六人的攻击落在黄金色的圆筒之上,六人纷纷被弹了回来。

    “好厉害!”有人忍不住惊叹。

    “大家只看到了六甲六仪,却没有看到,六甲六仪之外,还分别围绕着八门。”

    “八门?你所指的是,休,生,伤,杜,景,惊,死,开等八门吗?”

    “这样说,也没错,不过,这个青年显然还在八门之中加了第九门,中!”

    “哦?为什么又要加个中呢?”

    那老者捋着胡子说道:“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有很多的奇人异士纷纷出山。”

    “奇门遁甲也因此多被用于行军打仗,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被改良之后的八门金锁大阵。”

    “八门之中的第九门,中门,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其目的,就是以中门掌控八门,使得八门之间的联系更加的紧密,环环相扣,密不透风。”

    “进入阵法的人,很难突破而出。”

    “再加上六甲六仪的禁锢与攻击,这六人,休矣!”老者也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喜悦,反正是摇着头发笑。

    “栾氏奇门如此了得?”有人又问。

    “那是当然,三国众多的奇人异士之中,奇门遁甲的造诣最高者,非诸葛武侯莫属,只可惜,后来的姜维未能真正继承。”

    “不过,据说,跟随诸葛武侯时间最长的幼常马谡深得其意,只可惜,街亭之后,武侯挥泪斩马谡,这条线也失传了。”

    “而栾氏的发迹,则是在五胡乱华之时,当时司马氏兵败偏安于东南,前秦苻坚陈兵于肥水。”

    “当时的东晋积贫积弱,难以抵抗,后有栾氏,得谢氏赏识,得以发迹,多次运用奇门遁甲之术,帮助东晋以弱胜强,打败苻坚。”

    “栾氏便因此而名声大噪,不过,后来,刘裕立宋代晋之后,栾氏也就销声匿迹了!”

    “还有这么一段历史?那么,这栾氏又是师承何人呢?”

    “据说是马良的后人,当然,也无据可考,毕竟,夷陵之战时,马良也死了,他的后人也没有懂得奇门遁甲之人。”

    “那也就是说,栾氏奇门,很可能源自诸葛亮啊?”

    那人也不置可否。

    “嘎嘎嘎哒哒哒……”场中突然传来巨响。

    众人惊呼,难以置信。

    只见第二个对决台之上,竟然凭空凸起无数地刺,将云中月六人顶上了半空。

    甚至其中两人已经被抛出了对决台,失去了战斗力。

    “这个道士厉害呀,竟然将奇门遁甲与五行结合,利用天地之力攻击对手。”

    “看来,今日的冠军,好像非他莫属了!”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那个朱灵谦也并不是泛泛之辈。”

    “而且,与之同台的,不是还有一名道士吗?她可还没有真正出过手呢!”

    “对呀,那个长的特别好看的道士,他是谁啊?”

    “只知道他叫破虚,他还有和师傅,连无妄,你说嚣张不嚣张!”

    “嗯,是够嚣张的!”

    此时的场中,云中月落地的一瞬间,戾气突然爆发,浑身的气息不断上升。

    他目光阴狠的盯着青年道士说道:“小子,你好像还没有自报家门呢吧?”

    “不必,你,没有资格知晓!”青年道士平静的回答。

    “哏哏,希望你的实力,能够和你的嘴巴一样强!”云中月说着,双手开始不断的打出法诀。

    逐渐的,云中月那苍老的脸,竟然渐渐变得丰满起来,越来越年轻。

    “不好,这个家伙打算破釜沉舟了!”有人惊叫道。

    而此时的主席台之上,云空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了。

    “能够将我儿逼到这种程度,这个青年道士,还真是不凡!”

    想道这里,云空刑站起身来,朝着场中喊道:“月儿,认输吧!”

    老天师对于云空刑插手比赛,没有任何反应。

    而常玄道人却有些不愿意了。

    “云空刑,你没有资格和权力插手比赛,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云空刑却是不搭理他,而是盯着场中,看着云中月的反应。

    而云中月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积攒着力量。

    与此同时,那青年道士也在不断的打出法诀,他脚下的阵法上,那些淡紫色的虚线,也在不断的加深。

    “你爸爸叫你回去呢?”青年道士施展阵法的同时,不忘调侃云中月。

    而他们身边的另外三个云家人,则是已经吓得连连后退。

    显然,他们知道云中月爆发之后的可怕。

    “今日,我必须打败你!”云中月心狠的挤出一句话。

    “好吧,打败我之后呢?那位道兄,可是比我还早强大,你能打得过吗?”

    “呵呵,云中月,你注定是一个失败者,即便你涅槃重生,可是,重生之后的你,依然是个失败者。”

    “因为,你始终无法踏过自己的那一关!”

    说完这句话,青年道士竟然主动出击,大手一甩,一道白光闪过,直奔云中月的手臂而去。

    云中月或许是心理受到影响,竟然不躲不闪,打算硬抗。

    “月儿,退下!”云空刑大惊道。

    他甚至都要跑过去阻拦了。

    “云家主,适可而止吧!”老天师终于开口了。

    就在这一刻,众人看到,云中月竟然真的抗住了青年道士的这次攻击。

    那道白光,竟然被云中月一拳轰碎。

    云空刑看到这一幕,心理稍稍平息了一些。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睛比之前瞪得更大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

    只见白光过后,那青年道士竟然腾空而起,手中突然出现一把流光长剑,刺向云中月的心脏。

    “不要……”云空刑歇斯底里的大喊。

    “秦潮,拦住他!”老天师也大喊。

    这是要出人命了,没有人想到这是为什么,因为,一切毫无征兆,此时的很多人,大脑一片空白!

    而此时,站在对决台中间高台上的秦潮迅速出手,前去阻拦。

    只听得“噗呲”一声,云中月被一剑穿心。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秦潮阻拦的大手堪堪抓住那把宝剑,但是,宝剑却突然消散于无形。

    “我的儿!”云空刑伤心的大喊,一把抱住云中月。

    “借用赵北辰的一句话,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青年道士此刻才冰冷的说道。

    “为什么?你是谁?”云空刑好像听出了青年道士的意思,却有不知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