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4章 全球异能者大会

    “为什么?你是谁?”云空刑好像听出了青年道士的意思,却有不知他是谁!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名年轻的道士身上。

    老天师,常玄道人,秦渊,季成等主席台上的巨头们,也来到了这里。

    此时,站在场中的曲胜男都吓着了,她看着这么多的巨头集中在云中月和云空刑身边,不自觉的朝后方移动了几步,转身看向西面平台上的赵岩,却发现,赵岩已经不见了。

    “去哪了?”曲胜男不接的说道。

    老天师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年轻的道士,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为云中月之死惋惜,还是在为年轻的道士担心。

    “云天之外,长兴山下,碧落湖边!”青年道士说出了十二个字。

    “嘶……”听到这十二个字之后,有些老家伙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云天外,长兴山,碧落湖。

    这是三个地名,一些年轻的武者可能不知道,但是,一些老人可是都非常清楚,那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知之地。

    也可以说,那里是很多武道强者,在修为无法寸进的时候,都会想到的地方。

    传说,那里长兴山上有一种药草,名曰“芝苌”,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而长兴山下的碧落湖水,可以易筋易骨,改造肉身。

    “难道说,云中月之所以能够涅磐重生,是因为吃了芝苌仙草和饮用了碧落湖水的缘故?”有人想到了这一点。

    此时云空刑的表情,却是有些扭曲。

    其间有对儿子死去的伤心,有对青年道士的愤恨,还有一丝丝的恐惧。

    这时候,年轻人又说话了:“能够找到云天外,踏进长兴山,接近碧落湖,已经是你们的大造化了。”

    “可是,你们竟然大量采集芝苌仙草,盗走大量的碧落湖水,甚至还杀死了山下守护长兴山的村民。”

    “可惜,我族长者不能离山,否则,定将你云家灭族!”青年道士的目光,此时变得非常的凌厉。

    使得云空刑心中忍不住一颤,那种愤恨的目光,顿时全消,剩下的只有恐惧。

    现场的其他人,更是诧异不已,尤其是那些各方巨头,当得知青年道士竟然是长兴山传人的时候,一个个眼中都露出期待和兴奋的目光。

    没有在意其他,青年道士看向曲胜男,一步踏出,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曲胜男的身边。

    “愿意跟我回长兴吗?”青年道士直截了当的发问。

    曲胜男正在发愣,他还在想赵岩为什么突然消失,而此时听到青年道士如此直接的一句话,表情马上就不好看了。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长兴山?”曲胜男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曲胜男从在场那些人炽热和羡慕的目光中,已经猜到了这个青年道士的不凡身份。

    但是,他再不凡,还能比赵岩更加的不凡吗?

    “呵呵,我长兴山乃是真正的人家仙境,在那里,你能够得到更好的修炼环境,尤其是,能够得到家师的亲自指点!”

    听了青年道士的话,周围的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有些振奋了。

    这个青年如此年轻,就已经那么厉害,他的师傅,那肯定是更加强大的存在,而且,肯定比老天师还要强大的存在。

    他们都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曲胜男,希望知道她将如何选择。

    “多谢了,我已经有师父了,不需要别人指点!”曲胜男直接拒绝了。

    “你师父?是谁?”青年道士好奇的问道。

    “是我!”一副仙风道骨的赵岩突然就现在曲胜男的身边,目光炯炯的看着青年道士。

    青年道士为之一愣,随后表情变得非常的凝重。

    老天师和秦渊看到赵岩的到来,表情放松了不少。

    此时此刻,云中月死了,云空刑虽然慑于长兴山的强大不再开口,但是难保青年道士走后,他不发飙。

    如今有赵岩在这里,他们的压力会卸下不少。

    观众席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坐着,全都站起身来,伸着脖子想要一看究竟。

    张旭阳和朱灵谦也来到了这里,不过他们谁也没有搭理谁。

    青年盯着赵岩看了一会,随后双手一抱,低头施礼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仙居何地?”

    众人闻言,心头一阵。

    这个来自长兴山的青年,居然向赵岩行礼,那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对赵岩非常的尊敬,甚至于将赵岩当做和自己的师父同等地位来看待。

    之前这里的所有人,都只当赵岩和曲胜男是哗众取宠,尤其是想起他们的名字,更是嗤之以鼻。

    然而此刻,他们却已经不这么认为了。

    “贫道无妄,身居无妄山,他是贫道小徒破虚!”赵岩有模有样的捋着自己的胡子回答。

    看着此刻赵岩的状态,老天师和秦渊,甚至有些想笑。

    真能装啊!

    “无妄,破虚?”青年道士神色有些怪异的说道:“前辈的名讳还真是不同凡响。”

    “先前是晚辈唐突了,还请见谅,如果前辈不介意的话,晚辈想代替师门长辈,邀请前辈前往长兴山做客,不知可否?”

    什么?邀请他们去长兴山?

    这是要结交的意思?

    青年道士如此重视这个无妄老道?

    哎呀,后悔呀!

    这里有很多人,都曾经对“无妄”状态下的赵岩嗤之以鼻,甚至嘲笑他狂妄自大。

    而此时,长兴山的弟子,却要邀请他去长兴山做客。

    这也就说明人家真的是不凡,自称无妄和破虚,也未尝不可。

    如果之前他们选择先与之结交的话,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

    可是如今,晚了吗?

    “好,贫道对长兴山也是向往已久,只是,不知长兴山在哪里?”

    听了赵岩的话,青年道士马上取出一块紫色令牌说道:“此牌是进山的信物,无论您在哪里,只需灵识触发,你便会直接传送至长兴山脚下了!”

    什么?就这么简单?

    还是说,那个令牌本身就是一件法宝?

    这也太大方了吧?

    赵岩听了这话,也是一愣,随后直接接过紫金令牌,令牌则瞬间消失在手中。

    赵岩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地球之上还真的有这种修仙的地方。

    周围的人更是大为好奇,而青年道士眼中则是精光一闪,随即点了点头。

    他更加确认,面前的老者,的确是个高人。

    “多谢了,此番事了,必定拜访!”

    “前辈严重了,前辈能来,是长兴山的荣幸。”

    说完这些,青年道士看向云空刑说道:“三日之内,让云清扬去长兴山谢罪,如果不来,想想后果!”

    云空刑闻言浑身一震,不敢回话。

    青年说完这些,又取出一块令牌,瞬间消失!

    “真的是随时随地消失,难道,他已经强大到如此境地?”有人不解的问道。

    “你没听他说吗?只要灵识触发令牌,都可以传送回长兴山!”

    “嗯?灵识是什么东西?”

    ……

    青年的离开,再次引起一场议论。

    而场中云空刑和他的儿子云中月,却已经被人无视了。

    赵岩朝着老天师点了点头,再次飞向自己的位置。

    老天师回过头来,看向云空刑说道:“云家主,请节哀顺变!”

    云空刑并没有因此而发飙,他默默的抱起云中月,飞身而起,下山而去。

    而那几名来自隐世家族的人,也赶忙跟了下去。

    老天师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继续吧!”

    此事说来,真是讽刺,云空刑携大势而来,如今却败势而归。

    许多人都唏嘘不已。

    但同时,他们更为今日能够得知云天外,长兴山真的存在,也是一种收获。

    “长兴山?”朱灵谦看向西面平台上的赵岩,口中喃喃的说道。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曲胜男的身上,随后转身回到自己的第七平台。

    秦潮看向曲胜男,微笑着点了点头,腾空而起重新回到高台之上,面对众人说道:“第二平台晋级者已经决出,他就是,破虚!”

    这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第二平台之上,就只剩下曲胜男一人了。

    “真是狗屎运,不用打就晋级了,我们还要继续!”

    “你厉害?那你也晋级呀,在决赛的时候打败他!”

    “哪有那么容易,你没有听到刚刚那个道士说吗?他比那个道士还厉害呢?”

    “谁知道真的假的,说不定他是故意太高这个破虚呢?”

    “呵呵,人家师父都已经受到长兴山的邀请了,你师父能吗?”

    “切,师父厉害,徒弟不一定就厉害,你们等着,等我晋级了,一定要打败他!”

    曲胜男才不在意他们说什么,她朝着秦潮抱了抱拳,转身飞向赵岩的方向。

    老天师等人看着曲胜男飞去的身影,都赞赏的点了点头。

    “老天师,那个叫无妄的,我们何不请他来此就做?”有人提议道。

    “世外高人,自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我们就不强求了吧!”老天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早就已经明白了赵岩这样做的目的,赵岩坐在西面的山头,比坐在这里,更有用。

    接下来的对决,很快就结束。

    不出意外,第七平台当然是朱灵谦胜出,第五平台的胜出者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是张旭阳。

    让很多人意外的是,第十平台的胜出者,竟然是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叶文。

    连赵岩都觉得不可思议。

    昨天的宴会之上,赵岩并没有发觉这个小姑娘有什么特殊之处。

    而且,她的境界也只是天武境初期而已,没想到,她竟然晋级决赛了。

    回头想想,昨天的那位猥琐男还真是幸运,若是昨天小姑娘忍不住出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师父,你是不是有些小惊喜呀?”曲胜男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好惊喜的?”赵岩不解的问道。

    “你看那小姑娘,容颜秀丽,楚楚动人,我看到了都有强烈的保护欲,难道你没有吗?”

    “再说了,从昨天她的表现来看,她可是你的铁粉呢?”

    “就凭这个,她胜出了,你不开心吗?”曲胜男指着叶文说道。

    “去去去,你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赵岩点着曲胜男的脑门责备道:“结果已经出来了准备决赛了!”

    曲胜男朝着赵岩做了一个鬼脸,转身离去。

    ……

    中央平台之上,十个对战平台已经撤掉,此刻,只剩下一个对战平台。

    此时,十名年轻的天武境强者一字排开,站在那里。

    秦潮站在他们的对面,手中拿着一张名单。

    “你们十位,已经晋级,现在我来宣布一下决赛的规则!”

    “决赛分为两部分,首先,五人一组积分赛,胜者三分,平手一分,败者零分。”

    “最终,积分最高的两名,进行决赛!”

    “另外,你们的积分还要进行排名,排名前五的,都能够得到奖励,并且,你们还将获取前往太平洋异能战场参加全球异能者大会的资格!”

    秦潮此言一出,现场再次吵杂起来。

    “全球异能者大会?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不知道?”

    “就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全球异能者大会的事情?”

    “或许是今年才召开的吧?我们听一听秦潮怎么说!”

    秦潮伸开双臂,示意大家安静。

    “诸位,之前没有告诉大家,就是不想这个消息被疯传,造成不好的影响。”

    “其实,全球异能者大会,已经举办了近百年了,只是,我们华夏一直被排除在外。”

    “半个月前,由欧罗巴的一些重要组织,向我们发出邀请,给了我们五个名额。”

    “最终,我们决定以此次天武大会的排名来决定参赛资格。”

    这时候,一名武者从观众席上站起来说道:“秦潮前辈,我能不能问一问,其他国家都有多少名额吗?”

    秦潮看向那名武者回答道:“其他国家的名额都比我们要多。”

    “就是与我们相邻的几个国家,最少的han国都有七个名额!”

    听了秦潮的回答,现场开始传来各种不忿的声音。

    也难怪他们会不满意。

    连弹丸之地的han国都有七个名额,而我堂堂华夏,竟然只有五个名额,太欺负人了。

    秦潮再次举手,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诸位,我理解大家都心情,但是,五个名额,已经是零的突破了。”

    “由于百年前的那场大战,西方世界一直将我华夏武道界排除在外。甚至于说,这个异能者大会,本身就是针对我们华夏的一个活动。”

    “多年来,无论是西方强者,还是东洋强者,都视我们华夏武道界为眼中钉,肉中刺,任意欺凌。”

    “而今,他们居然亲自邀请我们参加,大家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秦潮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懵了。

    西方强者和东洋强者针对华夏武道界他们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又为什么主动邀请呢?

    秦潮微微一笑,随后朗声说道:“其实,这五个名额,并不是给华夏的,而是给一个人的。”

    “那个人是谁?”有人问道。

    “他就是,赵北辰赵先生!”

    “轰……”此言一出,现场一届炸了锅了。

    “赵先生真乃神人呀,一百多年了,西方和东洋人都针对我们华夏。”

    “如今出了个赵先生,西方人居然主动邀请我们参加。”

    “你弄错了,人家只邀请赵先生的人,不是吗?”

    “可是,难得的是,赵先生将这五个名额让给了大家啊!”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们看,主席台上的那个位置,一直留着,和昨天宴会厅里一样。”

    “那是留给赵先生的,任何人都无法取代。”

    “赵先生真是我华夏之福啊!”

    “切!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你什么意思?”

    “我说错了吗?区区五个名额,人家任何一家都比我们人多,你们敢保证人家不会联起手来针对我们?”

    此话一出,现场瞬间沉默了。

    对呀,就是参加了,华夏也就五个人,如果其他国家的人针对华夏武者,结果肯定非常的惨!

    “怕什么?五个人又如何?当年十几个国家的强者围攻我们的前辈,最终还不是让我们赶出去了吗?”秦潮突然严肃起来。

    秦潮看向面前的十名晋级者说道:“你们怕吗?”

    “不怕!”

    “好!”秦潮说完,再次拿起名单说道:“现在,我们分组!”

    “峨眉山静帘,天师府张旭阳,朱家朱灵谦,姬家姬无夜,凌家凌伏,这五人一组,有没有异议!”

    “没有!”

    “无妄山破虚,叶家叶文,迟家迟帅,武当长虚,崔家崔晋,你们五人一组,有没有异议?”

    “没有!”

    “好!你们稍作注意,一个小时后,进行积分战!”

    十人迅速下场,各自休息。

    曲胜男直接来到赵岩的身边,奇怪的看着赵岩,却一言不发。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赵岩好奇的问道。

    “哼,全球异能者大会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曲胜男质问道。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我也是刚刚知道的!”赵岩解释道。

    自从回来之后,他一直都在小世界早就如何解除爱丽丝诅咒的事情,西方人就是想找他也找不到,最后不得不找到天师府。

    “真的?”曲胜男斜着眼睛问道。

    “臭丫头,我有什么理由骗你!”赵岩抬手就准备打。

    “啊……”曲胜男吓得直接抱住头。

    但是,赵岩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

    “给,吃了这个,好好休息一会!”赵岩拿出一枚培元丹交给曲胜男说道。

    “谢谢师父!”曲胜男笑颜如花的说道。
'一秒记住【666文学 www.666wx.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