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冥国银行

    “你能看见我?”钱行长望着李易,说道。

    李易倒是想和他打个招呼,不过屋子里这么多人呢,自己总不能对着空气说话,于是只能背对着众人,朝站在床头的钱行长微微点了下头。

    “嘿,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本事。”钱行长兴奋的说道,“刚才我还寻思着死的太突然,有些事情没来得及交代,这下好了。”

    李易有些头大,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行,最起码现在没法儿答应啊。

    好在院子里传来了救护车的警报,一众人开始忙活着帮忙把钱行长的身体抬上救护车——其实钱行长还有一些微弱的心跳,不过李易却知道,就算拉到医院也救不活了……

    “你们等着,我爸要是死了,这事儿没完!”大儿子放了句狠话,兄妹三人外带家眷纷纷跟着去了医院。

    “小易你放心,他们要敢闹事儿,我收拾他们!”钱行长的鬼魂却没走,追在李易身边絮叨着。

    “你怎么收拾?”李易问道。

    “我……”钱行长张口结舌,是啊,他现在只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鬼,他怎么收拾?就算是活着的时候,他也拿那三个儿女没有半点办法,死了还说什么啊……

    “你和谁说话呢?”方婷刚好回来到门口,张口问道。

    “没人,那什么,要不你等会儿就去一趟钱行长说的那个公司,看看先把钱弄回来吧。”李易转移话题。

    “哦,说的对,要趁着那公司还不知道钱行长快死了,不用看他的面子,会多收咱手续费的。”方婷立马说道。

    钱行长听得鼻子都气歪了,不过却也无可奈何——他何止快死了,准确的说是已经死了!

    “我这就去,要不要先把你送到楼上?”方婷说道。

    “那倒不用,我给账号发你手机上。”李易说着,一边给方婷发微信,一边又道,“这个账号里大概有八百八十多万……”

    “什么?”方婷大吃一惊。

    “别激动,这钱并不是全都给我的,我只能拿三成,剩下的回头我还得给人还回去。”李易说道。

    “究竟怎么回事儿?”方婷皱眉道。

    “具体怎么个情况,回头再给你细说,你就按我说的办好了。”李易说道。

    方婷一脸狐疑,要不是从小一块儿长到大,她知道李易的人品,只怕都要怀疑这钱究竟什么来路了。

    “小子,转了半天,这钱原来是你的?”

    方婷一离开,钱行长就嚷道。

    “被你发现了,其实我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百万富翁。”李易笑道。

    “切,一百万也叫富翁?”钱行长嗤之以鼻,“现在市区随便一套房子,不得一二百万?你知道我那老房子这次拆迁,得赔多少钱吗?”

    李易顿时没了脾气,是啊,只要在市区有房子的,都是百万富翁,至不济也是百万负翁,算起来自己这点钱真算不得什么。

    “赔多少钱也和你无关了。”李易没好气的说道。

    这下轮到钱行长没了脾气,气愤的叹息着:“你说说,我怎么就养了这么接玩意儿?”

    “我也奇怪呢,要说你当过官,子女不得巴望着你,借你的人脉混社会呢,怎么反倒能把你挤兑成这样?”李易说道。

    钱行长沉默了一下,说道:“估计还真得怪我……当年我在位子上的时候,还真没给他们安排过什么,那时候性子太硬,生怕给他们走后门安排了工作,欠下人情将来不好还啊,你也知道,多少人想走门路找我贷款的,我前任行长就是卖人情放贷收不回来才下去的……他们三个后来都没拿到好工作,他妈为此也和我闹了离婚……”

    李易也叹了口气,按理说钱行长的做法值得敬仰,但敬仰过后少不了还得再说一句“傻逼”。

    “那你后悔吗?”李易问道。

    “说不后悔是假的,但如果再来一次让我选择,我还会这么做!”

    钱行长的腰杆忽然挺直了,龙钟老态一扫而空,脸上的老年斑也消失不见,稀疏的白发变得茂密乌黑,倏忽间变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威严。

    “呵呵,恭喜恭喜,老钱,欢迎下来当官!”

    说话间一片白雾出现在房间角落,白雾中走出了白院长。

    “咦,白院长?”钱行长招呼道。

    “不是白院长,我现在是白无常。”白院长笑道,“不过我这回来可不是勾你的魂的,而是恭迎你下去当官的。”

    “当官?”钱行长有点傻眼。

    “对啊,”白院长笑道,“你这一辈子兢兢业业,大公无私,坐在银行行长的位子上,却没有贪恋过一毛钱,你的品行受到了城隍的肯定,特意安排你到下边担任冥国银行大河支行的行长。”

    “啊?”钱行长再次傻眼,“地狱里还真有银行?”

    “不仅有银行,并且银行的职能广泛着呢,除去银行的作用,还兼顾着邮局的功能,比如阳间亲人烧个纸,烧个衣服,都要通过冥国银行再转到亡者手里,具体的回头你上任后就知道。”白院长说道,“好了,咱们走吧?”

    “不行,我还有事儿没办呢。”钱行长却说道。

    白院长有些无奈了——死者有执念,不愿意下去,这可是她的工作。

    “其实我这事儿也简单,小易,”钱行长转头对着李易,说道,“是这么回事儿,早些年我遇到一个风水先生,在我老家给我寻了一块儿坟地,说是等我死后葬在那里,就会荫及子孙,保他们富贵。不过这事儿我一直没和他们说……”

    可怜天下父母心,明明子女那么不孝顺,可老头还是想着保佑他们,老头当年不给他们开后门,可不是因为他无情。

    “嗯,你是想让我帮你传个话?”

    “对,老家的坟地我已经买好了,地方就在村子北边的山坡上,那三棵核桃树西边二十米,有一块儿大石头上刻了个三角形,把石头搬开,挖个坑把骨灰盒一埋就行……”钱行长说了老家的地址,就是本省下边的一个山区小县,那地方出了名的是穷。

    “放心,我一定把话带到。”李易说道。

    “嗯,告诉他们一定要按我说的办,实在他们要是不想办的话,能不能你替我跑一趟,把我的骨灰送回去?”钱行长一脸的期待。

    李易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儿怎么能有外人帮忙?不过眼看着自己要是不答应,老头的执念没办法解决,只怕不会下去当官——好歹也是冥国银行的行长,指不定将来自己还需要他帮忙。

    于是李易立下了保证:“行,我肯定想办法帮你达成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