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这事儿我管了!

    “闭嘴!隐身!”李易低声呵斥,方婷还在厨房呢,你突然冒出来,吓到她了怎么办?

    对于自己能见鬼,并且还收了个鬼小弟的事情,李易可不想大肆宣扬,更不想让方婷知道有个鬼和她在一个房间,别的不说只看中午周律师吃饭时候的忐忑,就知道这事儿能让人受多大的罪了。

    朱大奎无奈的又隐身了,不过嘴里依旧嘟囔着“这事儿得管”,不过除了李易没人听得见,而李易却只当没听见。

    周律师看看李易的脸色,呐呐的说道:“李大师,这事儿您得管啊……我倒是不在乎官司输赢,可那女孩死的实在太可怜了。本来车撞了及时送医院问题不大,可她逃逸了。事发的路段刚建成,过往车辆也不多,路人报了警,可偏赶上附近那家医院的救护车出诊了,最后从另一家医院调来的时候,人已经失血过多死了……”

    李易没说话。

    不是李易冷血,实在是心里没底儿,就好像一个山区老农进城,兜里即便有钱吃碗面也要先问价,一方面是不熟悉,再就是没底气,生怕闹了笑话。

    周律师说着,掏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递给李易说道:“女孩刚刚十六,正在读高中,趁着暑假去孤儿院做义工,骑着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出事儿的……”

    一听这话李易顿时握着拳头砸在了轮椅扶手上,别人死活他可以不在乎,但他最敬重的就是那些愿意为孤儿们送点温暖的好心人!

    “这么好的姑娘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这事儿我管了!”李易说道。

    “多谢李大师了,”周律师欣喜的说道,“只要你帮我把这个女鬼弄开,不泄密的话,我一定想办法把这场官司打赢了!”

    “只这样还不行,咱们得把他背后的家伙抓出来!”李易沉声说道,“对方既然能使出鬼间谍的手段,只怕捉了这个女鬼,说不定还要使出别的什么招数来。所以要一下连锅端的把她幕后主使找出来!”

    要想做到这一点其实也简单,根据朱大奎的说法,鬼可没办法打电话,所以这个女鬼要想把消息传回去,肯定是要亲自跑一趟的。

    于是方婷洗完了碗,李易就招呼一声,跟着周律师去了他的事务所。为此林易还特意找了一把遮阳伞,让周律师撑着,遮挡着朱大奎进了车里——没办法,捉鬼的事情只能让朱大奎出马。

    周律师的事务所就开在法院旁边,李易推着轮椅跟进周律师的办公室里喝茶,反正不管他走到哪儿都得跟着。周律师处理了几份文件,就到了下班时间,本来越好的客户一块儿吃饭也推了,点了外卖在办公室里熬时间,可那女鬼根本就没动静,一直熬到晚上十点半了,方婷打电话催着李易回家——一个伤员你还想夜不归宿啊?

    李易寻思着要不让朱大奎留在这个看着好了,女鬼如果离开就跟着盯梢看看,反正他会化成实体告诉周律师,再让他打电话通知自己就行了,可就在这时候女鬼忽然转身朝窗户走了过去。

    因为李易和周律师都抽烟,所以空调开着,窗户也是开着的,只见女鬼爬上窗台,跟着就跳了下去。

    李易赶忙推着轮椅过去,趴着窗户单腿站起来往下看,却见女鬼已经从这四楼落到了地上,轻飘飘的样子和人跳下三阶台阶没啥区别。

    “大奎,跟上!”李易叫了一声,朱大奎也跟着往下跳去,不过这家伙的姿态可没那么潇洒,摔到地上摔了个大马趴,好在他是鬼再摔也不至于再死一回,爬起来就急匆匆去追女鬼。

    周律师则推着李易的轮椅去坐电梯,到了楼下哪儿还有两个鬼的踪迹?转了一大圈才看到朱大奎在写字楼后边的一条小巷子口招手。

    李易指示了方向,周律师推着轮椅过去,李易却忽然问道:“你打架怎么样啊?”

    “打架?”周律师一愣。

    “对啊,等会和女鬼接头的肯定是个人啊,女鬼可以让朱大奎对付,接头的人怎么办?”李易说道。

    “这个……要不我打电话报警?”周律师文质彬彬带着眼镜,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打架的材料。

    “你傻啊?报警怎么说?”李易说道。

    关于见鬼的事情李易早就交代过,让他千万别出去乱说,不然别人不信还是小事儿,搞不好还要把他送精神病院。

    “那要不我找人来帮忙?”周律师心里越发没底儿了。

    “来不及了,实在不行咱俩一块儿上。”

    周律师差点哭了,话说自己虽然不至于是手无缚鸡之力,但也素来以文明人自居,最爱的球类运动是两个半球分为一左一右,除此之外平时连走路都走不够一千步,每每朋友圈里都是垫底儿。至于李易就算年轻有把子力气,可你作在轮椅上,十成战斗力最多能发挥出两成?就算咱俩联手也不沾屁用!

    可后悔没准备也来不及了,轮椅到了巷子口李易正在自言自语:“接头的还没来?咱们傻站在这儿有些显眼啊,进去找个嘎啦躲一下……”

    周律师看不到朱大奎也看不到正傻站在巷子中间的女鬼,只管听从李易的安排推着轮椅往里面走,找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小厢货车后边一藏,李易掏出烟来和周律师一人一根,然后又嘟囔着:“说好两天一盒的,没事儿多问我要了多少了?”

    一边嘟囔一边又掏出一根,点了火就放在旁边的台阶上。

    这边一根烟堪堪抽了一半,一辆suv开进了小巷。

    这年头不论到哪儿停车位都紧张,即便大晚上的写字楼后边也依旧没有空位,suv却慢慢的停在了小巷中间,周律师正愣怔着这位喝多了不成,却见李易把烟头一掐,推着轮椅就出去了,不偏不倚的正撞在suv车头上。

    “碰瓷儿?”

    周律师心里刚冒出一个可能性,接着才反应过来这是那个女鬼的接头人来了,等他慌忙跟出去,却见suv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这人长得有点奇怪,身子明明很壮硕却又有点罗锅,脑袋向前探着,眼神显得很凶恶,大晚上的在小巷子里,再被车灯一照,换个胆子小的能直接被吓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