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活不过今天!

    “像这种货色,直接杀了就是了。”老道说道。

    “你说的简单,这可不是几十年前,杀了人挖个坑埋了也没人管。”李易嚷道,“现在警察可不是吃干饭的,这还是在医院,你以为弄死他就没查得到咱?再说了,就算他该死也不应该我来动手,不然地府要记我一笔账又得浪费多少功德。”

    “那你自己看着办。”老道翘着二郎腿坐到了一边。

    李易左右为难,忽然房间里一团白雾出现,却是老金来了。

    “不用你作难了,这家伙我带走了。”老金笑道。

    “咦,你怎么来的这么是时候?该不是你在监视我呢吧?”李易一脸警惕。

    “不适我监视你,是你的鬼差令发出了警报。”老金说道,“只要你带着鬼差令想要杀人,我们就会收到相应的提醒。本来这家伙已经是恶贯满盈,虽然按照正常情况他还有十年阳寿,只要不碰到鬼差基本上是可以寿终正寝的。可他的罪行被你当场抓住了,那就直接清算了完事儿。”

    “嘿,没想到你们还挺高科技。”李易笑道,“不过你要带他走能不能稍等一会儿?我还有点事情要和他谈谈。”

    老金嘿嘿一笑说道:“你那点小心思我全明白,不过你这样赚钱真的好吗?”

    李易心里一抖说道:“白院长不是说这样没人管吗?”

    “不是没人管,是我们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金说道,“你小子赚了钱,小子日过的那么滋润,可我们辛辛苦苦帮你徇私貌似什么也没得到……”

    李易一拍脑门说道:“我还以为你们当无常的待遇很好,所以倒是忘了给你们烧点纸钱。”

    “纸钱什么的就免了,下边通胀的厉害,还不如你直接给我们上供点酒菜之类的硬通货呢。”老金笑道。

    “没问题,回去我就给你准备一桌大餐,保证酒菜齐全!”李易咧嘴笑道。

    “呵呵,你有心就好,其实我和白院长也不计较。哦,差点忘了还有个更急的案子,我先去把那个恶鬼搞定,再来收拾这个家伙好了……”老金夸张的叫一声,转身又钻进了迷雾中。

    李易明白这是给自己机会呢,赶忙掐刁大师的人中,把他掐得悠悠醒过来

    刁大师略一愣怔,立马就要跳起身来,李易一拐杖砸过去,刁大师又摔倒在地上。

    “老实点!”李易喝道。

    刁大师一摸口袋,却没了铜钱,心中一凉哪儿还有反抗的胆量?只后悔刚才实在太大意了,竟然被这小子反杀了一道。

    “好,算我栽了!”刁大师狠狠的说道。

    “什么叫算你栽了?明明就是你栽了!”李易说道。

    刁大师咬咬牙根,道:“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一百万。”李易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就这?”刁大师瞪着眼。

    “要少了?那……两百……不对,你一共有多少钱?”李易一脸财迷心窍。

    “两百万,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转账!”刁大师说道。

    “感觉有点亏了……”李易说道,“算了,两百万就两百万吧,现在转账。”

    刁大师要回自己的手机,当即上网开始转账。二百万数字大了点,分了好几笔才转完。

    “我可以走了吗?”刁大师说道。

    “当然可以。”李易满脸微笑。

    刁大师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回头问道:“你不怕我回头再找你报仇?”

    “不怕,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李易说道。

    “你……给我下了什么邪法?”刁大师脸色一变。

    “没有,没有,”李易坚决摇头,“我只是看你面相,掐指一算,你已经恶贯满盈,只怕活不过今天。”

    “呵,是吗?那就告辞了。”刁大师一脸不信的表情,一边转身走人,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报仇。这事儿一旦传出去,自己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打败了,还敲诈了,以后还怎么有脸在圈子里混?所以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可问题是自己的铜钱全都给他抢走了,重新炼制需要很长时间。实在不行只能再请个同行帮忙了,请个高手把他弄死,再把自己的铜钱抢回来才是正经。

    可请高手可得大价钱,自己刚丢了二百万实在心疼,得找个别人帮自己付款才行……

    刁大师一边下楼一边就想好了对象,这次的狗屁事情全怪那个冯总,要不是他找自己收拾赵启霖的话,也不至于栽这个跟头。那么这笔钱让他出是再合理不过了……

    刁大师当即就给冯总打电话,张嘴就要五百万——这事儿虽然办砸了,但也绝对不能便宜他,总要赚回点利息才像话。

    冯总一听差点哭了,你丫事儿没办成,还要讹我钱啊?生意哪儿有这么做的?

    于是冯总打了个电话给范先生,当初第一次联系上刁大师的时候,就是通过范先生联系的,出事儿了当然得找中介人啊。

    范先生一听也有点头大,刁大师这么干是毁圈子的名誉啊,可问题是刁大师虽然不算圈子里最拔尖的高手,但也算得上比较厉害了,真要闹腾起来麻烦也不小啊。

    另外关键问题是刁大师竟然在李易面前栽了?并且看这架势是他没把握找李易报仇,所以把气撒在了冯总身上了?这个李易究竟有多厉害啊?

    于是范先生又给刁大师打电话,询问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甚至空口白话的说只要他讲清楚了可以考虑帮他报仇什么的,刁大师当然少不了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很是吹嘘了李易的本领——只有抬高敌人的实力,才能显得自己的实力也不差。

    “这小子本事不小是不假,但做人实在太狂妄了。”刁大师恨恨的说道,“他根本不把同行放在眼里,还嚷着要把所有用邪法害人的同行全打死呢,临走的时候还诅咒我活不过今天!我说范先生,这种人可不能让他留在市里啊,我建议你最好组织几个人把他弄死算了,不然咱们谁的生意都做不……”

    范先生听着听着却发现对面没了声音,“喂喂”了几声也没半点反应,心里正疑惑着呢却听到有人再喊医生,然后手机被人接过去说道:“喂,有人吗?正和你打电话的这个人忽然栽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了,幸好就在医院门口,你赶快通知家属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