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顾客被抓了

    “什么?你说牛老头真的看上花老太了?”

    喝着浓茶,李易听着方婷说八卦。

    “可不是嘛,今天上午做完早操,俩人先后请了假,一个说是去医院检查,一个说是想回家看看,不过俩人都没叫家属来接。”方婷啃着苹果说道。

    “那也不能证明什么吧?”李易说道。

    “可中午胖姐出去采购的时候看到俩人在森林公园门口说话呢。”方婷说道。

    李易吧咂吧咂嘴,黄昏恋的情况他倒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上一回养老院里两个老人看对了眼,最后却硬生生被子女拆散,一个老人被子女转了院,另一个精神受创大病一场,没半年就去了那边。

    所以对于牛老头和花老太的情况,李易也不知道应该祝福还是应该劝阻。

    “呵呵,怎么样?我那是做了好事儿!”老道却在旁边嘚瑟。

    李易没搭理他,方婷没滴牛眼泪也不知道他在插话。

    正寻思着呢,李易的电话响了。

    “成了!”闫明说的极其简洁。

    “好。”李易的回答更简单。

    电话直接挂断了,方婷忍不住问道:“对暗号呢?说的什么?”

    “魏六的那个案子解决了。”李易说道。

    “怎么回事儿就解决了?”方婷一头雾水。

    李易就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昨天晚上魏六跑去吓唬他一番,然后又盯梢着看他怎么办,今天一早他打电话找人,要和那两个真凶见一面。这明显就是准备串供嘛,朱大奎打电话给我说了一下,我就让闫明在审讯间里多装了个针孔摄像头,果然就抓到了那家伙和两个真凶串供的场面,当场就把人控制起来了。”

    “嗯,那这下魏六终于出了口恶气,报了大仇了。”方婷说道,“他们人呢?”

    “太阳还没下山呢,他们还在那个家伙家里没回来。”李易说道。

    又解决一件案子,并且自己根本就没动手,大部分事情都是朱大奎和魏六干的,顶天自己只是居中调节一下关系,让闫明破个冤案,说不定还能立个功。

    这样的生意做起来才舒服,虽然赚的少但结果多赢,以后倒是可以考虑多接几个。

    正说着呢,李易却发现一道人影钻进了小平房,再一看却是朱大奎,身上的布条子烂得更狠了,身上也烂了一片一片的如同烧伤。

    “老大,不好了……”朱大奎声音都透着虚弱,“魏六被人抓住了……”

    “什么?”李易一下子站起身子,道,“别急,慢慢说。”

    朱大奎呼呼喘息两口,方婷也感觉不对,掏出了眼药水,老道则画了一张符纸贴在朱大奎身上,帮他平稳气息,防止魂飞魄散了。

    “我们早上听那家伙打了一通电话,然后他出门了,我们跟不上去就在他家等着。”朱大奎喘息着说道,“一上午没什么事儿,下午他家里人却回来了,有他老婆和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孙女儿。我俩原本没太当回事儿,可那小孙女儿却能看到我俩,咋咋呼呼的叫着叔叔陪她玩儿什么的,就把他老婆给惊动了,早上他就给他老婆打电话说过让她问问找个大师画个符什么的,再加上这孩子的话,他老婆就打电话找人来做法……”

    “你们不会跑啊?”李易啧声说道。

    “跑不了啊,”朱大奎苦着脸道,“他家房子向阳,阳台跑不成,大门也锁着,我俩本来寻思着就算来个大师也不用怕,大不了开门的时候我们趁机跑出去就得了,可来的人竟然不是骗子,没进门就拿了葫芦准备着,房门一开立马就把魏六给收进去了,我也差点被吸进葫芦里,我撒腿就跑他竟然还追我,没办法我拼命顶着大太阳跑到小区门口钻进一辆大卡车底下,几经周转才勉强跑回来了……”

    “你都不会半路找个地方等到太阳下山再回来啊?”老头叹着气说道,“看这伤得,要是再多晒一会儿你就得魂飞魄散了。”

    “我这不是担心魏六嘛,想着赶快回来给老大报个信啊。”朱大奎说道。

    “嗯,那个大师长什么样你知道吗?”李易寻思了一下问道。

    “大概五六十岁的样子,一头白头发梳着个大背头,身材不高稍微有点胖胖的,我记得当时有人喊他齐大师什么的。”朱大奎说道。

    李易掏出手机就拨通了范先生的电话,既然这个齐大师是有真本事的,八成也是圈子里的人吧?

    果然一问,范先生就说道:“齐大师的确是咱们圈子里的人,不过这种事情我不好插手,最多只能帮他们传个话,具体怎么解决还得看你们自己怎么商量。”

    “行,你就跟他说,他捉的那个鬼是我的,问他还给我想提什么条件好了。”李易说道。

    挂了电话那就是等,等了半个小时范先生终于回话:“齐大师说了,这个鬼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虽然没有跑掉的那个厉害,但也算是有点道行的,他准备用他炼制法器的。不过既然是李大师的,他也愿意卖我个面子,你出五百万,他就把那个鬼还给你。”

    “什么?五百万?”李易顿时暴跳如雷,大声嚷道,“他这是打劫呢?那么个破小鬼也敢问我要五百万?”

    “呵呵,李大师别生气,其实让我说这个价格不算鬼啊,二十多年的小鬼可不是很常见的。你要是感觉他开价太贵,你可以还个价嘛,我就是个中间人,你冲我嚷嚷没道理啊。”

    李易一想也没了脾气,这事儿说白了真怨不了谁,许你用小鬼恐吓、监视人家,就不许人家请大师抓鬼了?只是这要价也太黑了啊,自己拢共在魏六身上才赚了多少钱?连带上那些没卖的东西加一块儿估计也超不过十万,你一张嘴就是五百万,老子能答应你才叫见鬼呢!

    “你跟他说,那小鬼是我的客户,不是我养的,我从他身上一共才赚了五万,他要答应的话全给他。”李易说道。

    “呃,李大师,砍价也不是这样砍的啊,五百万直接砍掉一百倍,他肯定不会同意啊……”范大师哭笑着说道。

    李易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这人不喜欢做亏本的买卖,我也不认为顾客就是上帝,但至少生意做完之前我会保证他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