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各有算盘

    李易被搅拌机的轰鸣吵醒,睁眼看看却见旁边坐着韩颖,带了美瞳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李易想要坐起来,却因为严重脱力浑身发软,最要命的是胸口痛,仰起脖子一看,自己上身打着赤膊,胸口涂满了黑乎乎的膏药,受伤的右脚更是用被褥垫得高高的,绑带缠了一层又一层,几乎都已经没有了知觉。

    “别动,老道说,你要静养。”韩颖说道。

    “哦……”李易嗓子发干,说不出囫囵话来。

    韩颖拎了一瓶矿泉水打开,塞到李易嘴边。一口灌了半瓶,李易才感觉解渴了。

    “他们人呢?”李易问道。

    “昨天晚上给你治伤,开车跑了半夜才配齐药,给你处理过伤口后,他们几个又喝了半夜庆功酒,这会儿都还睡着呢。”韩颖说道。

    “心真大……”李易苦笑着说。

    “行了,你自己躺着吧,婷姐去上班了,说等会儿给你带早餐。”韩颖说着就起身去了隔壁房间。

    李易瞪着天花板,心里暗暗决定以后坚决不再用双份神打符了。用的时候是挺嚣张,但这事后太难受了。可当时实在没办法,不用双份神打符,根本就没有打赢齐格志的可能。

    一想到这一点李易又恨得牙根痒痒,要不是那个范先生,自己何至于和齐格志打打杀杀?看那家伙的表现,说不定真的是把话说清他就会放了魏六的。

    对了,他后来扔给自己的瓶子里就装着魏六呢,也不知道昨天他们有没有吧他放出来,别闷死里面了……

    正胡乱寻思着呢,方婷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个包子,一茶缸豆浆。

    “醒了?昨天那架势还以为你要死呢!”方婷不满的将包子豆浆递给李易,嘟囔道。

    “我哪儿那么容易就死了?”李易笑道。

    “以后别再干这种活儿了,吓死个人了。”方婷说道。

    “嗯,钱少的活儿坚决不接了。”李易说道。

    这次的活儿真没赚多少钱,卖掉的珠宝什么的才赚了三万,剩下的加一块儿也才十万了不起了。不过其中那块五鬼牌算是法器,价值不能以寻常物品计算,关键是因为五鬼牌还招来个韩颖,这么算的话倒也赚的不少。

    “那什么,魏六呢?”李易转口问道。

    “昨天晚上就被白院长接走了。”方婷说道。

    “啊?”李易愣了一下,赶忙掏出自己的鬼差令,感应了一下功德,却是四十五点。这次帮魏六报仇赚了十五点?倒也不错了。

    “行了,你休息吧,我也回去睡一会儿去,困死我了……”方婷打着哈欠去了前边。

    李易听着施工声,哪儿能睡得着?翻着手机熬时间,临近中午的时候,范先生打来了电话。

    李易嘴角一咧,按下接听。

    “李大师,中午好,呵呵……”范先生笑呵呵的说。

    “老子在养伤,你说好不好?”李易气冲冲的说道。

    “呦,受伤了?是不是你去找齐大师了?伤得不严重吧?”范先生满腔关心的道,“唉,我都跟你说了,齐大师不好惹,你看看这……”

    “马达,他不好惹,老子就好惹了?”李易嚷道,“我受伤,他也没占便宜,估计这会儿比我伤得还厉害呢!”

    “呃……”范先生有点傻眼,猜不透李易说的是真的,还是给自己划拉面子呢。

    “哼,等老子修养两天,到时候再找他去,这次是大意了,不然看老子弄不死他个老东西!”李易嚷道。

    “老……呵呵,那什么,李大师你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只管开口。”范先生说着挂了电话,嘴角一咧,对旁边的光头佬说道:“听出来没有?这小子竟然没找到正主,哈哈……”

    “他是把齐大师那个老徒弟当成齐大师了?”光头佬笑道,“嘴上说的厉害,估计是连那个老徒弟都没打赢,就受伤逃跑了。”

    “齐大师不伤人命,不然估计他已经死了。”范先生说道,“不过等这家伙伤好了,少不了还会再去找齐大师的麻烦,一而再,再而三的估计是人都会烦,到时候就算不一巴掌拍死他,也得废了他的道行,到时候不但他得老实,咱们也就有理由组织圈子里所有人联手,把那个齐大师轰出省城了……”

    范先生的算盘打得精明,李易又何尝没有计算器?

    吃过午饭问了酒醒了的老道,他的伤势不轻,不过老道花了好几千配的药也是相当厉害的,他拍胸脯保证最多一星期就能让李易胸口的烧伤恢复如初,并且不留伤疤什么的。至于右脚虽然一星期内好不了,不过也能恢复得不用住拐杖就能步行。

    所以李易根据齐格志留下的联系方式打了个电话,约定一星期后一块儿去找范先生。

    于是李易进入养伤模式,酒不能喝了,甚至老道都不许他喝浓茶,每天躺在躺椅上打发时间,倒是抽空多练习了几次真气运转,倒是第二天就把脱力的后遗症给消除了。

    第三天后院的新房就封顶了,两层半的小楼根本不算什么大活儿,只等楼顶混凝土凝结瓷实了就可以拆了架子,开始刷墙,估计最多再有一星期就能基本完工了。

    至于内部装修那就没准了,精装一下一两个月也很正常。不过林易只准备刷个墙,布布电线就算了,关键是后院这破平房住着太难受了,早点搬进去才是正经。

    “老金不是说等七月十五他们放假,让我请他们吃饭吗?刚好到时候新房子就可以住人了,咱们干脆趁机办个乔迁宴好了。”李易说道。

    “你倒是会省钱,”方婷说道,“干脆到时候我让食堂老曹准备两桌好了,他做饭还行,据说当年还当过大厨,自己做的话能再省下不少钱呢。”

    “服了你们两口子了!”宋扬一手掩面的说道,“你说拼命赚的钱不花,图什么啊?”

    “我们哪儿能跟你比?你可是拆二代,花不完的钱啊。”李易鄙夷的说道,“谈好了吗?是赔房子还是赔钱啊?”

    马路对面已经开始拆迁动员了,宋扬这两天那叫一个人逢喜事精神爽,每天到处蹦跶着搞串联呢,钉子户是不能当的,但不妨碍拖延一下,晚一点签字就能多要一点好处什么的。

    “哪儿有那么快谈下来?元旦之前能签字就不错了。”宋扬乐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