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劫雷

    布置阵法其实并不难,无非是挂几个风铃,埋几枚铜钱,说白了还是得借助地气,制造个屏障让一般的小鬼进不来。

    至于说比较厉害的鬼,一般的阵法挡不住它,厉害的阵法代价太大,李易才不愿意花那个冤枉钱。

    “这活儿只能你自己干,摆好之后我们都没法儿进去了。”老道指挥着李易在什么地方埋铜钱,不过几句话后李易就搞清楚了原理可以自己弄了,那个刁大师的几张秘籍也不是白学的,最起码在感应地气这一块儿李易可相当敏感。

    这个阵法叫做三才七星阵,一共埋进去十枚铜钱,李易不免有些心疼,刁大师留下的铜钱可没几个了,寻思着回头再炼化一点。不过这活儿还得靠老道指点,于是中午又让大厨炒了两个好菜,把昨天晚上剩下的两瓶酒开了,外带冰镇的啤酒大伙又在旧平房那边吃了一顿好的。

    “那个鬼头跑了,不过我怀疑他还会再来。”老道抿一口好酒,说道,“你说他是从前门过来的,可前院那么多人他不管,却直奔方姑娘这边,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没到达目的他不会罢休。”

    “姐,你想起来那家伙是谁了吗?”李易对方婷问道。

    “我就感觉他有点面熟,可真的想不起来他是谁了。”方婷皱着眉头十分苦恼。

    “你原来没得罪过什么人吧?”李易又道。

    “我这脾气你还不知道?得罪的人多了去了!”方婷没好气的说,“不过我得罪谁也不至于把人得罪死了啊,变成鬼也不放过我?不至于吧?”

    “嗯,说的也是,你就是嘴上厉害,其实人不坏。”宋扬点头说道。

    “怎么?嫌我嘴上厉害说话不好听了?”方婷两眼一瞪,筷子拍在了桌面上,差点把三条腿儿的桌子拍翻了。

    “没,那什么,今天天气不错啊……”宋扬刚忙顾左右而言他,却不想话音刚落,外边就是一声炸雷响了。

    热了好久的天气随着一场暴雨迅速凉爽下来,哗哗的雨声让人感觉相当畅快,可老道却忧心忡忡的看了看门外,叹了口气说道:“这下麻烦大了。”

    “怎么个说法?”李易问道。

    “鬼怕阳光,晒得时间稍微长一点就魂飞魄散了,可下雨却不同,大雨点虽然也会对魂体造成影响,但杀伤力还不如飞沙走石的狂风,并且下雨天没太阳,甚至雨水中还包含阴气、灵气,蒙蒙细雨的话反倒能促进魂体吸收阴气、灵气。

    “昨天晚上地狱逃出来的鬼,本来今天中午大太阳一照,几乎都得被晒死了,可这一场雨下来,估计能活下来大半……”

    李易吧咂一下嘴,这还真是个麻烦。

    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个机会?地狱逃犯多,那就意味着抓个通缉犯就能赚到一份功德!

    可有一点却得担心,就是个跑掉的鬼头,肯定死不了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还会再杀回来?总不能让方婷一直在别墅里待着吧?她还得上班呢。

    暴雨下了十几分钟,又变得淅淅沥沥,一直下到天黑。李易没让方婷再去前边上班,反正为了关照“老板的未来女朋友”,吕院长很有眼色的没给方婷安排太重的活儿,就算她随时离岗,那边都有人关照着。

    这一下午的时间李易也没闲着,备好了笔墨纸砚,画了不少符纸,交给方婷和宋扬随身带着。而宋扬和方婷则在老道的指点下学着练气,当然了,就凭他们的凡胎的修炼,没有几年功夫都练不出来一点真气,这会儿也只能算是瞎学着打发时间。

    磨蹭到天黑,李易亲自跑去前院又前院让厨子炒了两个菜,寻思了一下干脆和他约定了以后多准备点菜在冰柜里搁着,需要吃的时候就让他炒,每个月多给他开点工资,由李易自己掏腰包。不过前提条件是不能耽误老人们的正餐。

    回到后院继续吃饭喝酒,雨点子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堪堪熬到晚上十点半,忽然一声大雷好像响在头顶上,吓得李易和宋扬一个激灵,方婷更是尖叫着抱着李易的胳膊,朱大奎也钻进了桌子下边,反倒是老道一脸平淡的继续抿着小酒。

    “别怕,不是打咱们的。”老道老神在在的说道。

    “什么意思?”李易皱眉道。

    “没听出来吗?那边……”老道抬手指指东边,却正是新别墅的方向。

    “韩颖?”李易愕然道。

    “错不了。”老道放下酒杯,抿一把胡子说道,“她这算是渡劫呢。”

    “呃?还真有渡劫啊?”李易眨巴着眼道。

    “当然有啊,”老道说道,“山精鬼怪,到了一定的道行,就会惊动天道,都得渡劫。”

    “那她要成仙了?”宋扬急忙问道。

    “也可能是成魔,哈哈……”老道笑道,“不是这么个说法,成仙成魔哪儿有那么容易啊?一般山精鬼怪一辈子得渡劫好几次呢,只有最后一次九天玄雷是躲不开的,其他前几次得看自身的造化,一心向善,潜心修炼的,雷劈下来就会轻一点,甚至只是走个过场罢了,而那些到处扰乱民生,害人害命的家伙,第一个劫雷就直奔头顶去了。”

    “这丫头不应该被劈死吧?”李易说道。

    “这个不太好说,毕竟她跟着你打过几次架,并且她还一门心思想着报仇,心里戾气很重。”老道说着又抿起了酒。

    “嘶,可怜我的新房子啊,别就这么一下劈塌了。”李易担心不已的跑到窗口,朝外边张望着。

    不过旧平房坐北朝南,侧面没有窗,却是看不到别墅那边的情况。至于说出门看看,那还是免了吧,谁知道下个雷会劈在哪儿?

    停着外边雷声不断,咔咔嚓嚓的就好像在头顶上一般,李易不免心里发毛,要知道这平房可以算是危房了,真要房子塌了可就麻烦了。

    好容易一阵雷声过去了,雨点子也慢慢小了,李易正想出去看看,没想到门口,门却忽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了,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看模样披头散发的样子十分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