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吃你没商量

    它竟然不怕鬼差令了?

    关键是那舌头竟然能伸出来那么长,李易吓得闪身往侧后方向躲,那舌头堪堪擦着李易的脸划过,一股阴冷而腥臭的味道让他差点吐了。

    鬼头收回舌头,哈哈大笑着快如闪电的又飞到李易前边,再次伸出舌头来。

    “还没完了?”

    李易也用另一只手里的清风扇,对着地上一扇,鬼头没被吹飞,自己却迅速后退着。

    这是李易新研究出来的绝招,主要作用是为了逃跑。不过他却是忘了,自己是在地上坐着的,这么一退,屁股磨着地面,很快裤子就破了。

    停下身子跳起来,摸着屁股已经曝光了,那叫一个火辣辣的痛啊,估计照照镜子的话,和猴子也差不多。

    顾不得那么多,李易揣起鬼差令,又掏出一张神打符,急忙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力气大了,底气也壮了许多,眼看鬼头倏忽间又飞到自己两米外,张嘴吐出舌头来。

    李易拎着扇子当菜刀,对着那舌头就切削过去,扇子没碰到鬼舌头,却发出一道风刃嗖的一下削到舌头上,可怜那家伙顿时一声惨叫,舌头掉到了地上。

    “你,好,找死,混蛋……”鬼头口齿不清,话不成句。

    “呵呵,这一招挺厉害啊。”李易说着,又把扇子当菜刀,横着一扫,一道风刃再次飞了出去。

    鬼头急忙一闪,躲过了风刃,可李易又一下已经打过来了。

    一时间只见鬼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飘忽不定的晃悠。

    李易一口气打出十几道风刃,却感觉小肚子里空落落的,貌似没真气了,果然再一下打出去,却是没了风刃,只吹了一股小风,估计连蜡烛都吹不灭那种。

    “哈哈哈,傻逼了吧?没法力了吧?”鬼头嚷着,飘飘悠悠的凑到李易面前,“就凭你也想和我斗?上次要不是我刚从下边回来,真气不足的话,你能打得败我?现在我已经吸够了阳气,今天你死定了!”

    “嗨,我说咱们是不是有点误会?”李易谄笑一下,说道,“你吸阳气专找这些家伙啊?我是来抓他们的,算起来咱们算是一边的呢……”

    “错!谁和你一边?这些都是我的徒子徒孙,我吸他们阳气是因为他们的气场和我相近,这才能让我最大限度的恢复法力!”鬼头嚷着,“要不是你打扰,老子这会儿都已经吸干了他们的阳气,已经能够重新凝聚真身了!”

    “不对,那什么,你说他们是你的徒子徒孙?那你和方婷以后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跑出地府就直接找她去了?”李易颇感疑惑的说道。

    “那是因为当年要不是因为她,我也不会被警察抓住,最后死在牢房里了!”鬼头激动的大声嚷道。

    李易顿时恍然了,怪不得方婷说看他有点眼熟呢,原来这家伙就是当年被方婷坑了的那个傻逼人贩子啊,也不怪方婷记不住,毕竟那都是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哦……那什么……”

    李易刚再次开口,鬼头却怒了,嚷道:“废话那么多,受死吧!”

    李易赶紧嚷道:“别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让我问完了,也好死个瞑目。”

    “好,你问吧!”鬼头傲然道。

    “我就好奇你是怎么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李易问道,“不是,我就是想着我下去了估计也得进地狱,问清楚了说不定也有机会逃出来呢?”

    “哈哈,别做梦了,我出来是坐了个顺风车,你可没那么好的运气!”鬼头大笑道。

    顺风车?地府也有嘀嘀打车了?

    李易还没寻思出什么意思呢,鬼头已经又开始吐舌头了。

    刚才李易砍掉的那一节舌头至少也有一米长,可这家伙竟然又一口气吐出来一半米多,然后脑袋一甩,舌头就像鞭子一样朝李易抽了过来。

    李易等的就是这一下,刚才也是故意示弱,目的就是让他大意起来慢慢打,终于等到舌头抽过来了,李易二话不说伸手就抓,一把抓住了鬼舌头。

    被揪住了舌头的鬼头屋里哇啦的说着什么,可李易根本就没兴趣听他,抬起左手又抓住了鬼头的脑袋,抬手就往自己嘴边塞。

    经过几次对付魂体,对付鬼的经验,李易早已经发现了自己能吃鬼这个秘密。并且吃了鬼还能提升道行法力!

    吸星在自己跟前都不算啥,咱这个简直就是吸魂啊!

    只要是自己抓住鬼往嘴边一塞,那鬼立马就会变成黑烟直接被吸进肚子里!

    李易双手抱住鬼头,往嘴边一送,一股浓重的鬼气就进了肚腹,不过这次却不是凉凉的感觉,而是冰冷,简直就像是吞进去一块儿冰疙瘩,还不是不会化的那种。

    “你小子行啊!”说话间却是一团迷雾出现在旁边,老金探头出来嚷道:“这可是地狱掏出来的恶鬼,有刚刚吸了不说阳气,算起来这道行少说也有百十年,却被你一口就这么吃了?”

    “我说你啥时候能来得准时一点?我都怀疑你是早就到了,故意不现身了。”李易没好气的一边说,一边揉着肚子,话说当初抓两百多年道行的黄鼠狼精,也没他这么厉害。

    “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我露面的时机太早了?”老金厚着脸皮说道,“那我下次再晚点好了。”

    “算了,别扯着没用的了,你回去交差吧。”李易说道。

    “不急,呵呵……”老金说着,走进了房间里,看了看那些或躺或坐的丐帮弟子们,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葫芦,拔开盖子往地上倒了两下,倏忽间房间地板上就弥漫起了白烟,就好像舞台上的干冰烟雾一般。

    “还好你来的及时,还没闹出人命,要是等到后半夜估计这一屋子都得变成干尸。”老金说道,“行了,等着阳气被他们吸尽了,就都醒过来了。”

    “金大爷,你这又是什么宝贝?”李易看得眼热,腆着脸问道。

    “别管什么玩意儿,反正你还没资格用呢。”老金笑道。

    李易吧咂一下嘴,眼看着老金钻进迷雾里,房间里的白烟也很快消散着,这才给闫明打了个电话,让他搬救兵过来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