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父与子

    “以我看他也不像是鬼附身。”老道捋着胡子说道,“他身上只能看到一个魂魄,并且阴气也不重。”

    “那他是怎么记得李二愣那么多事情?”李易挠头道。

    “鬼的记忆主要靠三魂之一的人魂来承载,”老道说道,“所以,有可能是李二愣的魂魄散了,只有一个人魂附身到他身上了,所以他自主意识还在,唯独多了一段记忆出来。”

    “嗯,那这事儿怎么处理?”李易问道。

    “这事儿对咱们来说比较麻烦,你最好还是找下边帮忙好了。”老道说道,“首先得查查李二愣的鬼魂还在不在,看看是不是他丢了人魂。如果确定是李二愣的人魂,就让下边帮他取走就行了。”

    李易点点头,也不迟疑的掏出鬼差令,寻思了一下这事儿还是找白院长好了。

    呼叫了一下没有得到立马回应,估计白院长正忙着呢,只能等着了。

    李易揣起鬼差令,就见吕院长带着一个中年人下了电梯。

    李易是特意跑去带了老道过来看过了,然后在电梯里说话呢,毕竟养老院有鬼的情况可不能曝光了。

    见到来人李易推开了办公室的们,里边还和花老太坐在沙发上的小伙就站起来了,冲着中年人叫道:“爸,你来了?”

    “唉,儿子你是怎么了?”中年人惶惶然的说着。

    毕竟小伙还年轻,出了这事儿当然得找家长啊,吕院长问了小伙的姓名和家里电话,就通知家长来接人了,当然也说了具体情况,哪儿管他们信不信的。

    “爸,我真是李二愣,这真是我老伴啊。”小伙指着花老太说道。

    中年人看看那个六七十岁的的儿媳妇,吧咂吧咂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转身对吕院长说道:“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给五院打过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人。”

    五院是市里的精神病院,显然中年人认为儿子是疯了。

    “这位先生,我认为你儿子不是精神病,而是癔症。”李易说道。

    “癔症?”中年人愣愣。

    “嗯,癔症也属于精神障碍的一种,不过属于是偶发性、暂时性的,也就是说过一段时间他自己就会好了,不用住院治疗的。”李易说道,“反倒是住进精神病院,使用药物之类,反而会延长病程,不易于康复。”

    “呃……你是?”中年人问道。

    “我是养老院的老板,也是高级护理师。”李易给自己戴个高帽子。

    “哦,哦……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呢?”中年人问道。

    “嗯,暂时让他住在这里好了,”李易沉吟了一下说道,“或许让他和花阿姨多说说话,他自己就慢慢清醒过来了……”

    “就这样吗?”中年人显然是不放心的。

    “没关系,你要不放心的话,可以在这儿陪着他。”李易说道。

    “嗯,好吧,太麻烦你们了。”中年人点点头,毕竟他也没别的主意。真要送精神病院了,治好治不好先不说,传出去儿子住过精神病院,那名声也不好啊。

    李易正准备安排吕院长给父子俩安排个房间暂住两天,却听到门外又是一阵脚步声,两男两女冲进了办公室里。

    “妈,是哪个混蛋想占你便宜呢?”一个中年人冲进来就嚷着。

    “是谁装神弄鬼想当我爸呢?”另一个中年人嚷道。

    “老大,老二,别咋呼……”花老太训斥着两个儿子。

    可这又怎么压的住两个人的怒火?听说有小年轻宣称是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任谁也不能吃这个亏啊。

    “是你?”老大一下子冲到了李易跟前,抬手就要抓李易的领口。

    “别动手!”李易后退一步,躲开了,“有话好好说……”

    “说你个头!”老二更干脆,冲上来一拳就往李易脸上打。

    好歹也练过罡步,外带真气护身,李易又岂能被他打中了?身形微微一晃,就躲开了他的拳头,探手再一抓、一扭,就把他的胳膊扭到了背后。

    “还想打人啊?老子跟你拼了!”老大冲上来就要抱住了李易的后腰,使劲往后拽着,李易一只手控制着老二,另一只手向后一摆,胳膊肘撞在老大的肩膀上,可怜老大一个凡人哪儿禁得住李易略带了一点真气的撞击?顿时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能好好说话了吗?”李易没好气的骂道。

    “你给我等着,麻痹的骗子,看老子弄不死你!”老大嚷道。

    “谁是骗子了?我是养老院的老板!”李易嚷道。

    “你是养老院的老板?你就可以随便坑骗老人,想当我爸了?”老二骂道。

    “你们搞错了!”吕院长终于插上了话,说道,“他是我们老板,他才是来找花阿姨的……”

    两兄弟顿时傻眼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搞错了呵……”

    李易这才丢开老二的胳膊,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的人了,看着也像是有身份的,怎么能这么冲动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抱歉,这真怪我们,回头我再好好道歉。”老大也揉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说着,转头又冲着小伙走过去,嚷道,“就是你要当我爸?今天就让你长点教训,免得再出来骗人!”

    他刚冲上两步,小伙的老爸却挡在了小伙前边。

    “你干嘛?”老大两眼一瞪,老二也跟了上去。

    “他是我儿子!”中年人说道。

    “呵,上阵父子兵啊?”老二一捋袖子嚷道,“那就让你们看看打虎亲兄弟好了!”

    “大龙,二牛,给我住手!”小伙却忽然嚷道。

    兄弟俩一听,不禁一愣,这小名儿只有父母知道,关键是那小伙说话的口吻和他们父亲真的太像了!

    “妈,你怎么把我们小名儿都给别人说啊。”老二苦着脸对老太太抱怨。

    “我可没说,他可能真是你们爸。”花老太委屈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别被骗子忽悠了。”老大说道。

    “那也比你强。”小伙接口道,“你二十那年,去粤东打工,人在火车上就听人家说喝健力宝中奖了,三千块的奖金,可兑奖得去粤东,人家半路有急事儿下车,就想把奖给卖了,你小子把路费盘缠一共二百五十多块,全给人家了……”

    老大一听这话,一脸羞愧,接着又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