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没办法,吃吧

    李易抬手去抓,可一团烟雾怎么能抓得住?

    好像自己捉鬼这么长时间,碰到鬼要么是呼叫老金,要么就直接吃了,再或者就是让老道或者朱大奎出马,还从来没有亲手活捉住一个呢。

    可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他跑了,这家伙实力不弱,更不在乎人命,真要跑了还不知道还会害死多少人呢!

    李易当即跳起来,探着脖子张着嘴,朝着黑雾吸了一口,可怜刚从肉身里跑出来的黑烟被李易吸住了尾巴,紧跟着他就感觉整个魂体都不受控制了,就好像被吸尘器吸住了的碎纸片一样,一股脑的钻进了李易的嘴里。

    一时间李易感觉肚子里一阵凉,就好像大冬天骑摩托车不带头盔喝到了凉风一样。不过终究比起上一次吃龙脉之灵和恶鬼的感觉轻太多了,『揉』一下肚子根本就不用管它。

    “唉,你说你老实听话,下去顶多受点惩罚罢了,非要闹个魂飞魄散,彻底完蛋。”李易摇头晃脑的嘀咕一番,还是用鬼差令呼叫了一下老金。

    再看地上的唐大师,却是脸『色』苍白的昏『迷』着,李易给他『摸』『摸』脉搏,却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气血两虚,回去补补应该就没事儿了。

    放下唐大师的手腕,老金就出现在了旁边,一看李易忍不住又咂舌道:“你又吃掉了?”

    “我不吃他就跑了。”李易嚷道,“我都说了给你弄个你那种锁链,你都舍不得给我,跑到鬼不听话,我就只能对他下死手了。”

    “不是我不给你,是你的职位不够啊。”老金说道,“你现在的功德有多少了?再努力努力,凑够一千点就够资格当游路神了,到时候你不用我这锁链,自有别的法宝给你用的。”

    李易的功德也好久没查过了,最近这几件案子倒是没用功德换平安的情况出现,却没想到收入不少,开支很小,赫然功德余额已经累计到了四百六十点了。

    一千点啊,还差五百四呢,李易吧咂一下嘴,暂时也不指望了。只把唐大师的情况说了一通,道:“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剩下的你自己查吧。”

    “行了,以后这种情况不用我专门跑一趟,你用鬼差令给我留个言就行了。”老金挥挥手转身就走。

    李易寻思着好像还有什么没问呢,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也就作罢,大声吆喝闫明过来帮忙,把昏『迷』不行的家伙搀扶到车上。李易掏掏口袋,从他手机里翻出来了家里人的电话。

    闫明打过去直说在路边看到他昏『迷』着,家里人说他有点精神病,犯病后就失踪半个月了。

    约好让他家人去附近的医院接他,闫明开车李易却寻思着,精神病人好多都是魂魄不全,缺少一个两个的,这种情况鬼最喜欢,附身很方便啊。

    这么说的话,这次地狱逃出来的家伙里得有多少躲到了精神病院?毕竟孤魂野鬼在外边跑的,基本全都被老金他们抓回去了,只有附身在活人身上的家伙才不容易被发现,或者有些聪明的就跑去精神病院避风头呢?

    或者改天过去看看?

    不过再想想风险和收益的比例,李易决定还是算了,回头把这个分析给老金说一下得了。

    将昏『迷』的家伙送到医院,闫明出示了警官证才让医院答应没交钱就先收诊,他胸口的烧伤不算太严重,粗略检查只是身体有些虚弱而已。

    李易却没兴趣继续耗着,反正他又死不了,只是被鬼气侵袭,魂魄不在本位,躺上一天差不多就会自己好了。

    闫明又开车送李易回去,走到养老院门口了李易才想起来,罪魁祸首已经嗝屁了,可这事儿还没完呢,那个开纸扎车的胖女人还在附近晃悠。

    李易又让闫明开车在这条路上转了两圈,不过却没那那辆纸扎的桑塔纳,想来应该是躲起来了。

    “她的执念很深,不超度的话她是不会自己下去的。”李易说道。

    “那她是不是还会害人?那怎么办?”闫明问道。

    “鬼一般都会躲在她熟悉的地方,或者尸体旁边。”李易说道,“明天咱们去她家里看看。”

    “那行,”闫明叹了口气道,“这一天天的,跟着你都忙活的什么啊……关键是这个案子怎么结?那个姓张的是主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靠,终于想起来忘了什么了……”李易掏出鬼差令,给老金留个言,让他帮忙查一下张老板的寿元还剩多长时间。那家伙用唐大师的符纸害死了人,怎么着也得扣得他嗝屁了才行啊。

    “你这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闫明说道。

    “行了,”李易揣起鬼差令说道,“这件事情关于符纸这条线你别管了,其余的该怎么查怎么查,该怎么结案怎么结案,就算那个考场受点冤屈什么的也别理会它。至于张老板那边肯定少不了他的惩罚,下边肯定会给他记一笔的。”

    闫明虽然不认同这个说法,不过想想自己还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关于符纸害死人这种事情,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的。

    李易下车回去养老院,闫明开车回家。

    闫明平时住在市局家属院里,虽然当了队长毕竟年轻还没成家,队里分房子他都让给了手下,自己一个人住了一间单身宿舍,反正老爷们一个也没那么多讲究,吃饭都是去食堂,自己也不开火,所以到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都没吃晚饭——可惜了在植物园点了一桌子菜还没上呢就失火了……

    看看现在才十一点,食堂肯定关门了,街上应该还有夜市摊,反正距离也不算太远,闫明就揣上钱包步行过去,准备弄点烤串什么的凑合一下得了。

    夜市摊这会儿也没多少人了,有几家老板都开始收摊了,倒是经常吃的那一家还在营业着。闫明要了十串羊肉,一份涮肚,再加一瓶啤酒,就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下了。

    现代人的习惯,一旦闲着就『摸』出手机玩儿,闫明低着脑袋看手机了,旁边那桌上两个三十来岁的家伙才重新开始说话,声音不大,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可作为警察,闫明对于一些字眼非常敏感,诸如:bao ye、快餐、地盘、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