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拍死苍蝇

    泱泱中华十几亿人口,其中难免出现几个渣滓,从小扭曲畸形的自卑让他们不承认自己的祖宗,跪舔欧美的随后再说,跪舔小鬼子的却是最可恶!

    李易不是愤青,更没当过键盘侠,自认心中还有一杆秤,至少不会一棍子把一个民族全打死。但对于小鬼子却从来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好感可言。

    不是记仇,当年小鬼子侵略中华,做出过多少恶毒事情,那都是历史了,你不能说现在的日岛也没好人对不对?话虽这么说,但对于一个恶人,或者一个xie e的民族,要想被人谅解,可你至少得承认错误,你得让人看到你的悔改。而小鬼子们直到今天依旧在否认历史,粉饰罪行,无非是把军装换成了西服,继续着掠夺的勾当。

    那些所谓的精日分子双眼糊了狗屎一样,竟然连这么低劣的谎言谎行都看不穿,屁颠屁颠的就相信了?其实这种汉奸,就算小鬼子不撒谎,明摆着说我就侵略你了但我就是不认错,只怕那些家伙依旧还是跪舔,还要高呼皇军威武!

    对于这种玩意儿,李易只有一个建议,开除国籍,扔进海里,让他们游到日岛去!

    说话间老板端上来拉面,李易却没了胃口,那边三个家伙依旧在高谈阔论着,特别是那个姓曹的,满脸兴奋的说着日岛什么什么都好,再拿国内一比全是垃圾。

    而那个湾湾腔的女人满脸赞许的目光,身子软的简直就要融化了一样。

    另外一个男人则听着没什么动静,李易之所以没有直接上去打人,其实就是想看看这家伙下一步的反应。

    他们三个坐一桌的,有矛盾先让他们内部斗争,如果真打起来了,李易也好有个上前拉偏架的借口——当然是拉着两个精日使劲揍!

    可老板接连送上来三碗面,那几个声音越来越大,老板先是看不惯了,张口说道:“你们几个小点声儿!别耽误别的客人!”

    “嗨!”满脸青春痘的家伙竟然起身给老板鞠了个躬,标准的九十度,标准的鬼子范儿。

    一下子老板就没脾气了,这就是日岛人的狡猾,表面上恭敬,趁你不备就玩儿偷袭,别让他逮到机会,不然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恶狗发疯。

    “聊别的就不说你们了,这种话题敢在公开场合说?不知道网上发帖的家伙都被抓起来了?”老板嘟囔着进了里间。

    那个姓曹的眼珠子转着,然后低声说道:“你们谁知道工商局的电话,我要举报他!所有仇视我们日岛的人,都得受到惩罚!”

    那个女人耸耸肩膀示意她不知道,那个话少的男人却哈哈大笑,然后低声说道:“曹二狗,没想到你果然忠诚可靠!我作为本市精日组的组长欢迎你加入!”

    “什么意思?”曹二狗愣了一下,说道。

    “你只是一个wai wei人员,只是个游离分子,但我告诉你你找到组织了,杏子xiao jie推荐了你,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追求她才那么伪装的,不过现在看来你没有作假,你就是真的!”那家伙压抑着兴奋如此说着,那个湾湾腔的女人更是满脸欣喜。

    李易却是皱起了眉头,他们虽然声音不大,奈何房间也不大,关键是李易道行精进,耳朵也比普通人灵了一些,把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

    这帮家伙竟然还有组织了?

    这还得了?难不成他们还要秘密结社,准备颠覆华夏?

    当然了,就凭他们这一小撮人起不到什么狗屁作用,顶天就是一群苍蝇,嗡嗡叫着让人膈应。

    但就算是苍蝇也得拍死了才行!

    李易寻思着是给他们来一张血光符呢,还是给他们招点官非?或者直接弄一张招邪符,让他们见见鬼?

    掏出了塑料袋干脆一种抽一张出来,手掐法印对着那三个家伙分别比划了一下,却见李易桌面上的三张符纸分别暗淡下去了,红色的朱砂字迹变成了黑色的,显然符纸全都发挥了作用。

    “呵呵,你要再不出手,我就上去每人泼他们一脸牛肉拉面了。”方婷笑着说道。

    “我是想等他们吃完出门了,我上去揍他们一顿。”韩颖说道。

    李易呵呵一笑,道:“对付这种玩意儿犯不着直接出面,收拾他们是为了解气,不能给自己惹了麻烦。”

    那三个家伙说完了正题,终于解散,倒是没有偷偷打电话举报,就喊老板结账,甚至为了几块钱的零头还要磨叽半天。李易却是知道黄老板不是抠门的人,今天却是偏偏一块钱都不抹零,坚持要他们全部结清——废话,对这种看不顺眼的家伙,不宰他们一把就算不错了,还想优惠?门儿都没有!”

    眼看着三个家伙出门上车,黄老板不满的说道:“这帮孙子,要不是我这儿的监控有图像没声音,我非把视频发到网上,我也好让他们进进派出所。”

    “其实你现在就可以这么办,他们可是喝了酒开车走的。”李易笑着说。

    正在考驾照期间的李易同学对交规可是倒背如流呢,就凭他们喝的那么多啤酒,说不定都够的上醉驾了,司机拘留半个月,两个乘客也得被罚款呢。

    老黄一拍脑门,说道:“对啊,我这就报警去!”

    且不管老黄查监控看车牌,再报警去了,李易三人也气消了大半,吃起了拉面。

    吃完结账走人,先回养老院后院,拿了一些上次采购用剩下的香烛火表,以及一套八卦仙衣,和一柄廉价桃木剑,这玩意儿没什么威力,根本没法儿和李易原来断掉的那根比。

    不过这法事无非就是做作样子而已,重新回到工地,布置了个法坛,李易开始忙活起来,还别说走起罡步像模像样的一帮工人看了就心安,再让那个胆大的挖掘机司机一铲子把棺材碎片和骨头渣子全都挖出来,远远的找个地方重新挖坑埋进去,这事儿就算处理完毕。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解决了,李易还暗自不屑山神的把戏实在太差劲了,可谁知道第二天一早李易就听到了个消息——文物局被盗,别的东西没丢,只有那柄武士刀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