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山神庙

    仔细分辨了一下脚印,甚至还发现了几点血迹,根据方向来看似乎对方并没有下山,李易干脆沿着痕迹向山上爬去。

    山包不高,十几分钟李易就爬到了山顶上,打眼一看光秃秃的全是石头,只有石头缝里长着一些松树,歪歪扭扭的不成材料。

    不过站在山顶上却能看到山后边不远处有个村庄,李易知道那个村子叫做古庄村,村里只有几十口人。现在这边还没开发,所以和那些城中村不一样,并没有什么出租房,要么是两层小楼要么就是平房,和普通农村没什么两样。

    而前边不远又发现了几点血迹,似乎正是朝着村子方向过去了,并且李易还发现村子边上有一团黑气笼罩着,虽然不是很浓,但明显不是烟雾。

    煞气?

    李易皱皱眉头干脆抬脚就走,顺着另一侧山坡下了山,径直沿着农田小径向村子走过去。

    村子距离山脚下拢共也就几百米距离,李易仔细瞧瞧返现黑烟似乎是从村头一个小房子里传出来的,走近了却发现那是个比正常房子矮一些的小庙。

    现在农村里有土地庙的地方不多了,除非是一些以庙宇著名的风景区附近,还会保持着建小庙的传统。

    但看到庙宇李易并没有感到欣慰,反倒隐隐担心起来。

    话说他可是吃过土地爷的,乃至这次又得罪了山神,免不了担心神仙也讲究关系网,万一找自己麻烦怎么办?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庙上边有煞气缭绕,管他是因为庙里无主,所以被妖怪占了,还是庙里的神仙堕落成妖了,自己都应该看一看,能管就得管一管!

    多管闲事儿不是李易的风格,但谁让多管闲事儿可以赚功德呢……

    李易走到小庙门口,抬头一看却并不是一开始自己猜想的土地庙,门上挂的牌匾写着“山神庙”。

    庙门虚掩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李易谨慎的掏出了清风扇,轻轻一推房门,吱呀一声木门打开了一扇。

    阳光照进门里边,本来不大的小庙里立马光线明亮,可以清楚的看到迎门就是一个神像,长着一张黑脸,胡子却是红色的,骑着老胡,举着铁锤,却正是前天做梦的时候见过的那位。

    “呵,没想到啊,原来在这儿呢?”李易笑呵呵的把另一扇门也推开了,庙里光线更亮了,李易也看清了庙内的全貌。

    神像比人稍微大一点,旁边还站着两个侍从模样的小神像,其中一个相貌凶狠,呲牙咧嘴如同夜叉,而拎一个则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和古代书童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个神像却是残了,身上的彩漆剥落,还断了一条胳膊。

    李易寻思这个应该就是郑明超了。

    不过郑明超已经被自己吃了,魂飞魄散,根本就不可能再散发出煞气,那么煞气的来源在哪里呢?

    李易又把目光望向山神,可左看右看,山神身上不但没煞气,并且也没有一点灵气啊,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泥塑而已。

    这不应该啊,前两天山神还能闯进自己的梦境里发狠话呢。莫非是他的真身并不在庙里?那么外边弥漫的煞气又是从哪儿来的?

    李易再转移目光,望向旁边另一个神像,那个夜叉似的神像依旧没有煞气。

    李易纠结了,难道说自己看错了?要知道煞气和黑烟看上去很像,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有风也吹不散它,但是今天晴空万里,黑烟不散的确很像煞气……

    李易准备出去再看看那点黑烟,却忽然鼻子抽了一下,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停住脚步再仔细扫了一圈,发现看到了墙角处堆着的一些干草的形状有点奇怪。

    李易走过去用脚尖扫了一下干草堆,却见下边露出一张人脸,竟然还见过面!

    这不是那个在饭店里见过的精日分子吗?还说他是市里精日组的负责人来着?

    此刻的精日组长一脸血污,倒在草上一动不动,可以看出来他的一条胳膊断了,用衬衣撕成的布条绑着伤口,不过显然包扎不到位,以至于失血过多,脸色煞白,显然人都已经死了好久了。

    “罪过啊,罪过……”李易叹息着,昨天他们三个临走的时候,李易可是每人“赏”了他们一张符纸的,依稀记得给这家伙的就是血光符。

    可自己画符纸的时候可没用太多法力,血光符最多只能引来一顿菜刀罢了,应该不至于将人害死啊……

    再看看那家伙断掉的胳膊,李易又掏出手机看了看闫明发给自己的监控视频,李易再次叹息,这家伙倒也是死有余辜——他正是昨天晚上再在文物局楼下被同伴一刀砍掉胳膊的家伙。

    当时李易都没看懂他们的为什么要窝里斗,却想到他还是死了……

    “你在干什么的家伙?滚开!”

    李易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暴喝,扭头一看却正是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

    “呵,怪不得这儿有煞气,原来就是你啊。”李易却是一点都都不带害怕的了,只管手腕一抖,把清风扇扣在自己胸口。

    “你是什么人的干活!不要动我的尸体,马上给我磕头认错,滚出这里,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那家伙张牙舞爪的嚷着。

    “咦,人死了,舌头还打结了?会不会好好说话?信不信我再弄死你一回!”李易对这精日严重无语,活人的话碍于阳间法律,自己不能直接对他怎么着,但一个死鬼,正好轮到自己管啊,哪儿还会有半点客气的?

    “巴嘎!”那家伙却冒出一句鬼子话,然后抬脚就朝李易冲过来了。

    “还巴嘎?真当子是个日本鬼了?”李易冷笑一声,手腕一抖,清风扇直接吹出一股风刃,就把那家伙砍成了两段。

    那家伙却是跑着跑着发现自己没腿了,原本就不高的个头,直接掉到了地上,那架势就连武大郎都比他高。

    小鬼愣了一下,然后立马脑袋就往地上磕,说话也不大舌头了:“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看看,什么狗屁精日?说白了就是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