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朱大奎的执念

    找肖建军的事儿当然还得让闫明出马,电话打过去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然后就是等着他调查。

    挂了电话李易掏出好烟盒来,看看蹲在大树下边的朱大奎,说道:“来一根?”

    “我还有。”朱大奎说着掏出一盒小苏,却是宋扬平时孝敬的。

    李易撇撇嘴,自己这生活水准不如鬼的。

    两口红塔山过后,李易才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儿真不怪你。”

    “我真不知道会这样啊,”朱大奎满腔委屈的说道,“我只是想替他们报仇,只是想杀了那个混蛋,让他没办法再害人,我真没想到会这样,会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罪……”

    “当英雄会被人骂,会被人笑话,说你蠢说你坏说你不该杀人不该不顾忌别人想法的多了去了,真要在乎这些的话,世上怎么可能还有英雄啊。”李易说道,“再说了,当年如果你没有杀了那家伙的话,他岂不是还会继续为非作歹,继续伤害别人?指不定还会有多少像她那样的女人被污辱呢。”

    “嗯……”朱大奎点点头说道,“当年厂里好多姑娘都被他害过,不过从来没人站出来闹过,顶多就是被他爸安抚着调个好岗位就完事儿了,这才让他越来越猖狂的……”

    “对嘛,总之你是做了好事儿,没必要理会她那莫名其妙的指责,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疯子呢。”李易笑道。

    朱大奎这才又露出了憨厚的笑:“老大,别人说啥我不管,反正我就听你的,你说我没错我就没错了。”

    李易笑着点点头,这家伙是李易收的第一个小弟啊,平时虽然出力不大,但好在人老实、正义,还不怕死,让他干啥从来不带拒绝的。这样的小弟当然得罩着,哪儿能让那个不懂好歹的疯女人给搅合了心智,变成个废人……嗯,废鬼啊。

    朱大奎的心事被开解了,可他却并不记恨那女人,抽两口烟又求起李易来:“老大,虽然她不该埋怨我,可她也是真可怜啊,你看能不能帮帮她?”

    “嗯,她之所以疯了,主要还是因为那个肖建军闹的,我这不是让闫明找人呢吗?等到找到了,就把他弄来,说不定就能把她的疯病治好了。”李易说道。

    “那个肖建军,真不是个玩意儿,马达,亏我当初还当他是个好人,拿他当朋友呢。”朱大奎恨恨的说道。

    正说着呢,却听电话响了,一看却是闫明打来的。

    “肖建军死了。”闫明电话里说道。

    “什么?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李易皱着眉头问道。

    “二十多年了。”闫明沉着声音说道,“就是朱大奎被判刑后没多久,肖建军就死在了咱们找到鬼新娘的地方,当年那儿还是一条土路,说是下夜班回家的路上被人用刀捅死的,现在案子还没破呢。嗯,肖建军的老家就在那个村子……”

    “啧……”李易有点头大,这下可没办法解决了。

    案子发生在二十年前,肖建军的魂魄指不定都已经投胎了。就算他是横死的,阳寿未尽不能下地府,只怕这么长时间也都魂飞魄散了,这还上哪儿找他去开解夏秀芳啊?

    夏秀芳……

    不对,夏秀芳也是二十多年前疯的,她一直留在肖建军的村子里,执念创造的鬼新娘还出现在肖建军死了的地方,那会不会肖建军就是她杀的?

    因为肖建军要和她分手,本来就受了很大ci ji的她,愤怒之下杀了肖建军,然后ci ji彻底过头就疯了?

    李易越想好越有这个可能,心里一股子火在不停的蹿着,有心冲进去好好审问审问那个疯女人,可想想她是个疯子,真要逼问只怕也问不出什么啊。

    “现在怎么办?”闫明在电话里又问道。

    “嗯,你先回来吧。”李易说着挂了电话,揣起手机对朱大奎又道,“肖建军死了。”

    “啊?”朱大奎愣了一下,“我还说等会儿他来了,我得化成实体揍他一顿呢……他怎么死的?”

    “就在发现鬼新娘的路边上,死了有二十多年来,就是你那个案子结束后没多久的事情。”李易说道。

    “呃……”朱大奎愣来一下,蹙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怎么了?”李易又问道。

    “我想到个可能……”朱大奎沉吟着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没了结,那就是棉纺厂厂长,当年他儿子那么嚣张,其实都是他惯出来的,每次惹事儿都是他走关系摆平的,包括后来我挨枪子,就是因为他折腾着,才坚决把我给杀了……”

    “说正事儿。”李易说道。

    “嗯……”朱大奎急忙点头,“所以我死了之后,一直想把他也给弄死了,我就经常跟着他,发现那段时间他经常跑去北郊那边,就是肖建军他们村。不过他骑着摩托,我那时候刚死也没啥本事,根本就追不上他,一直也没高明清楚他到底去干啥了,不过没多久,他就突然不再去了……”

    “你是说,你怀疑是厂长杀了肖建军吗?”李易蹙着眉头说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我怀疑有这个可能。”朱大奎说道。

    “嗯,先让闫明查查,看那家伙还活着吗。”李易说着就掏手机,朱大奎却又拦住了。

    “我知道肖建军在哪儿。”朱大奎说道。

    “在哪儿?”李易说着,却学着朱大奎扭头,一眼就看到了前院的主楼。

    “你说他就在养老院里?”李易瞪大了眼睛说道。

    朱大奎郑重的点了点头。

    李易吧咂吧咂嘴,怪不得朱大奎当初会在这附近溜达,怪不得会主动给自己当小弟,原来是有目的的,就是想通过自己进来这里。

    然后又想起了老道的话,当初说鬼都有执念的时候,老道特意看了一眼朱大奎,显然是拿老家伙已经发现朱大奎也心存执念,他的执念就是要杀人报仇。

    谁说这家伙憨了?当初自己就说他有演技,果然一点都不假!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