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禽兽

    电话打过去,闫明却在出警暂时过不来,没奈何李易拉着周小燕就在附近重新开了一家宾馆,要了一个大套间。

    分子模型摆在小客厅,李易惬意的抽起了烟。周小燕却是看不过眼,一副要把那模型当场摔碎了的模样,嚷道:“你弄这个玩意儿究竟要干什么!”

    “说了就是喜欢。”李易哪儿会跟她说实话啊。

    “有毛病!”周小燕说道,“你在这儿老实坐着,我去写报道,不许进去打扰我!”

    李易巴不得她赶快走开呢,摆摆手让周小燕进了里间,堪堪抽完一根烟,却是听着里面敲笔记本键盘的声音很欢乐,看来周小燕暂时不会出来了。

    李易这才开始研究起分子模型来。

    药神的造型就是这种模型一样的方法搭建出了个人形模样,一根根火柴头组装起来一样,所以李易一看到这个分子模型就想到了药神,猜测这玩意儿就是药神的法身!

    不管是什么神,总要有个法身存在才行,而很多厉害的神仙,法身更是不计其数。

    当然了,真身并不一定就在法身上依附着,但不可否认每个法身都能和真身联系上的。李易拿来这个分子模型,就是想着能不能用它把药神的真身坑出来,然后一举成擒,以绝后患呢。

    李易屏息静气,用心感应着模型上的各种气息,仔细寻找下果然发现了一根线从模型上延伸出去了,那线就像钓鱼线一样是透明的,当然也并不是实体存在的,如果不仔细感应都根本发现不了它。

    那么这条线的另一头连着什么就不言而喻了,显然这玩意儿的确是药神的法身!

    李易有心顺着线找过去,说不定就能找到药神的真身了,可问题是李易的反应范围并不远,十来米的范围已经是墙外了,那线早就感应不倒了……

    不过这不是问题,回头找到老道,他肯定有什么法术咒语什么的,能够通过法身将那玩意儿的真身给召唤来的。到时候哪儿还怕你分身多?直接把真身抓住了,分身又何足为虑呢。

    李易收起感应,重新点了根烟美滋滋的抽着,抓药神的事情基本可以搞定了,下一步要考虑的则是如何拿到花袄大妈的报酬——银行的黄金怎么才能取出来呢?

    正想着呢,却听到内间里“咕咚”一声动静,仔细再听,却没了周小燕的打字声,取而代之的却是卫生间里哗哗的淋浴声响着。

    李易心说这丫头心真大,竟然跑去洗澡了?就不怕自己破门而入吗?

    紧跟着李易站起来了,二话不说就往门口冲。

    不是李易精虫上脑了,而是李易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周小燕一旦脱了衣服,那她身上的辟邪符也就被脱掉了!

    内间的门反锁着,李易拧了一把没拧开,直接就上脚踹。

    好歹也是有近百十年道行呢,真气凝聚到脚底板,一脚下去房门粉碎,李易立马跟着就冲进去了。

    房间里果然没有周小燕,床上倒是扔着脱下来的衣服,包括最上边的小内内。

    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之类的屁话,李易直奔卫生间。

    这套间装修的很豪华,毛玻璃隔断出的卫生间地方挺大,摆着个圆形大浴缸,外边还有淋浴什么的。此刻周小燕就爬在淋浴头下边,哗哗的热水淋着,她却一动不动的。

    匆忙关了水龙头,李易搬着她的肩膀让她平躺,却是顾不得欣赏娇躯,只管检查着她的生命体征。

    呼吸微弱,心跳紊乱,俨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李易急忙掏出一张辟邪符按在周小燕的胸口上,接着给她按摩穴位。

    于是问题来了——早上李易给杨台长按摩胸口的时候,就被周小燕误会自己是在吃她妈的豆腐呢,这下岂不是更加……

    还别说,这丫头穿着衣服的时候看着不大,这一摸还真有肉呢。

    李易一边担心一便忍不住心猿意马,可是怕啥来啥,这边刚按了几下,周小燕竟然就醒了,然后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抽上来了,也亏她刚醒来力气不大,速度不够快,李易反应过来急忙向后一躲,堪堪她的指尖擦着李易的脸庞扫过。

    李易就感觉到脸颊上有些火辣辣的,扭头对着镜子看了一下,果然破皮了!

    “啧,这还不如不躲呢!”李易气得嚷道,“我说你能不能先搞清楚情况再说?我是再救你呢!”

    “禽兽……”周小燕却是捂着胸口坐起来了,又急忙缩起膝盖,挡住另一处所在,逼着眼睛大叫道,“你还看,出去啊……”

    李易那个气啊,可人却是没走,看一眼因为周小燕起身而掉在地上湿了水的辟邪符,没奈何的又重新掏出一张递给她,说道:“你不想死的话,这张别再弄掉了!”

    周小燕愣了一下,然后却是抬手把符纸接过去了。

    李易这才目不斜视的出了浴室,到了外边又忍不住回头看一眼,透过毛玻璃看到的人影更是撩拨人啊,何况li da shi已经禁欲少说半年多了……

    好在李易也是有百年道行的人,凭借着强大的毅力还是坚持住了,一扭头又去了外间坐下,双目一闭深吸一口气,很快就排除了杂念,开始探查周边。

    “别找了,睁开眼吧,我就在这儿呢。”

    李易一个激灵,被声音惊醒,睁眼一看却并没有看到那个药神的踪影,不过眼前茶几上摆放着的分子模型,却是在微微发着灰白色的毫光。

    “正愁怎么找到你呢,你却自己现身了。”李易冷笑一声,手却cha jin口袋里,摸住了阴阳令。

    “呵呵,不用紧张,我没打算要你性命。”分子模型说道。

    “就凭你?呵呵……”李易冷笑一声,上次是没在意被它抢了个空子,才让自己心脏病突发,差点挂了。但现在自己贴身带的辟邪符至少有两位数呢,再加上有了防备,还怕他做法害人好吗?

    “不必争论,我是真没有害你的心。”分子模型又说道,“不然我也不会只排个分身过去了。”

    李易一愣,原来躲在这个分子结构里和自己对话竟然还只是它的一个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