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我就是神

    “哼,你不想害我,那就对我的朋友下手吗?”李易冷哼道。

    “那只是为了不让她打扰咱们说话罢了,我知道你肯定能救活她的,不然我直接下杀手,你就根本来不及救她了。”分子结构说道。

    “嗯,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那就……只能打死你个王霸蛋了!”李易说着,就把阴阳令抽了出来,抬手就往分子模型上敲。

    砰的一声响过,紧跟着就是药神的惨叫,扯着嗓子嚷道:“别打,误会啊,我来找你是真有事儿,想要请你帮个忙啊……”

    “请人帮忙是这么请的吗?”李易说着又敲了一下,用力一点都不大,毕竟李易可不想直接把分子模型敲坏了,回头还得靠它引来药神的真身呢。

    “啊……”药神又痛叫一声,说道,“停,这只是我的一个分身,你就算打死它也消灭不掉我的,何不等我说完了,你想再打也不迟。”

    李易摸摸下巴,道:“说的有道理,虽然我不打算帮你,不过听听你遇到了什么难题也是挺过瘾的,那你说吧。”

    “嗯,是这样的……”药神顿了一下,才说道,“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诞生的,我只记得第一次有意识是在李总的办公室里,那个女秘书一边给我擦灰,一边小声念叨着,让我保佑她母亲的病赶紧好了。然后我发现我可以跟着她到处走,于是那天我就跟着她回家,看着她母亲心说要让她的病好了,然后我就感觉一下子变得十分虚弱,而她母亲的病竟然真的一下子就好了……”

    李易蹙蹙眉头,它所说的女秘书就是自己见过的那个吧?当时就感觉那女人有点奇怪,没想到分子人竟然是她“创造”出来的。或许分子人在那家公司的谎言收集的信仰下已经开始萌芽,但最终诞生的契机却是因为那个女秘书想救母亲的执念导致的。

    老人们经常说过去那些狐狸、刺猬什么的成精,都要找人讨封,就是打扮cheng ren的模样,找个活人问他:你看我像不像个人啊。如果对方回答像,它就讨到了封号可有成精了,如果对方说不像,就会损耗道行,需要重新xiu lian,甚至有的家伙连续几次讨不到封号,干脆当场气死的。

    这个分子人的药神,缺少的就是一个封号,女秘书向它祈祷,就相当于承认它是个神了。

    “后来我发现,相信公司茶品的人越多,信的越真诚,我的法力就越强,就能治好越多的人而不感到虚弱,我就开始帮他们卖产品,甚至还能够分身跟着几队人一块儿出去做现场活动。可分身越多,需要的法力就越多……”药神说道,“然后我就发现有不少人其实并不是真的相信我,有人是想试试看,我帮他们治好病了,他们却不相信,反而去感谢医院。还有的却是想通过卖药来赚钱……”

    “所以你就杀了他们?”李易皱着眉头说道。

    “也不是全都杀了,比如那天你见的那些专家,他们根本就不信我,但他们能让别人信我,我就暂时留着他们了。我杀的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家伙,吸收他们的元神来帮我恢复法力,去治好那些真正相信我,真正值得我救的人!”药神说道。

    “不信你,你就杀了人家?你真当你是个神啊?”李易压抑着怒火。

    “我当然就是神,是真正的药神!”分子模型大声嚷道,“他们既然来求我,我就有权决定他们谁死谁活着!”

    “你是不知道地府是干什么的吗?”李易喝道,“地府有本生死簿,一个人该活多上时间都是有数的,干好事儿的可以延长寿元,坏事儿干多了,就得提前完蛋!你在这儿胡乱插手,扰乱地府秩序,就是有违天道!”

    “天道?那我的诞生,天道为什么不阻止?天道既然允许我出现,就是认同我的做法!”药神嚷道。

    “呵……”李易又不是三岁的娃娃,哪儿吃他这一套啊,当即说道,“那么你之所以碰到我,就是天道让我灭了你呢!”

    “哼,这么说的话,你就是铁定要与我为敌了?”药神嚷道。

    “呵呵……”李易不屑的笑了,接着又叫道,“慢着,你不是说要请我帮忙呢吗?先说说咱们再开打!”

    “用不着了,你肯定不会帮我,那我就只能下死手了!”药神冷哼一声。

    李易眨巴眨巴眼,却发现药神没动静了,接着就听到房间里面的周小燕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就是一阵砰砰的砸墙声。

    李易急忙进屋,却见周小燕裹着一条浴巾,抱着笔记本使劲往墙头上砸着,一下一下的笔记本早就碎了,还是不停劲儿的继续砸。

    鬼上身?

    不像啊,周小燕惊恐而慌张,明显精神正常,并不是神智被鬼夺走了,反而像是只有双手不听使唤,只会砸墙这一个动作似的重复着。

    顾不得那么多,李易急忙冲到跟前,把阴阳令往周小燕的双臂上轻轻拍了一下,周小燕的动作立马停了,双臂一垂,好像虚脱了似的,破碎的笔记本壳子也扔到地上了。

    “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李易和周小燕同时说话,顿了一下,李易指指床沿让周小燕坐下,然后又说道:“你先说,刚才的经过。”

    “哦……”周小燕定定神,说道,“刚才你出去后,我就想出来穿衣服,不过听到你在外边自言自语的,我就害怕啊,我就在卫生间里待了好一会儿,才想着过来拿手机给闫明打个电话。可刚走到桌子边,就发现你竟然在桌子上蹲着……”

    “什么?我在桌子上蹲着?”李易眨巴眨巴眼。

    “对啊,就是你在桌子上蹲着,还对我说下流的话,还试图往我身上扑,我就抓着你打,抱着你的脑袋往墙上砸……”周小燕一边说一边比划。

    李易冷汗下来了,幸亏刚才哥们把持住了,不然就不止是脸上留下几道血痕了啊……

    “我一边叫着一边砸,接着你却从外间进来,我再一看才发现我砸的竟然是我的电脑……”周小燕一脸困惑的说道。

    “嗯,你是得了癔症了……”李易随便搪塞一下,却是想到了那家伙究竟想让自己帮它什么忙了——周小燕的电脑里一定有它不想公开的东西,它试图弄死周小燕不成,又试图说服自己臣服于他,最终失败后,干脆又对周小燕玩起了幻境这一套来,目的就是想砸了周小燕的电脑啊!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