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全体中招

    养老院里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护工们的眼睛,李易下楼一问,很快就查到了中午那杯红酒的确是彭老头和另外那个进了医院的老李头一块儿喝的,不过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另外几个老人也喝了。

    那瓶红酒据说是辛老太的闺女给她送来的,说是去港岛旅游时候带回来的,老太太没喝酒的习惯,却被彭老头哄了出来大家一块儿品尝,中午吃饭时候几个经常一块儿跳广场舞的老人凑到一块儿每人分了好一杯,彭老头拿了一杯给老陈头,老陈头没喝,他们几个却是都喝了。

    如果这瓶酒有毒,那也不应该只有彭老头和老李头昏倒,其他几个老人一点事儿都没有。

    那么这就是说不是酒的问题了?

    可彭老头和老李头究竟是因为什么昏迷的?

    李易一头雾水的寻思半天,或许有一个可能就是红酒真的有毒,另外几位可能喝的少,所以才没发作?或许可以给他们检查一下看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得赶快想办法把他们治好啊,不然再昏迷一个那可就是严重事故。

    李易在活动室里转悠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个平时喜欢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还别说这几位经常锻炼身体素质都不错,一个个精神焕发的围在一块儿聊着天。

    “小李啊,你来的正好,老彭和老李他们怎么样了?”那位辛老太看到李易过来就招呼道。

    “哦,他们的情况都很稳定,医生说没什么危险的。”李易说道。

    “嗨,要我说就不用去医院,肯定是喝……咳咳……”旁边一个老头刚开口,就被同伴踩了脚尖。

    “呵呵,不用瞒了,我知道你们中午一块儿喝了点。”李易笑道。

    “没有,没有,他们喝了,我可没喝,医生早就不让我喝酒了。”另一个老头嚷道。

    “我对酒精过敏,一辈子都不喝酒的。”另一个老头说道。

    “呵呵,没事儿,少喝一点红酒问题不大,不过白酒可不行啊。”李易笑道。

    “那是当然,我都好几年不喝白酒了。”老人们纷纷附和着。

    “能不能喝酒关键还是要看身体允不允许,来,我给你们号下脉,看看你们的身体怎么样。”李易笑着说道。

    刚才他可是跟着老道学了怎么查看别人体内的真气了,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用探查隐身鬼的方法,先入定了,再集中注意,就能感应出来对方体内是否有真气的了。再加上一些经验什么的,就能判断出对方大概的道行之类的。

    当然了,这种方法也就是对付修为比自己低的人才管用,真要碰到高人,你探查的时候人家使个花招,你就判断不出对方的真正实力了。

    李易借着号脉,仔细感应着辛老太体内是否有真气存在,果不其然,很快就发现了辛老太胸口处正有一股真气在缓慢的好活动着,虽然真气很弱,速度也不快,可它确实存在!

    李易心里咯噔一下,莫非真是那瓶红酒有问题啊?

    “小李,怎么样?”辛老太问道。

    “哦,没什么大毛病,总体来说很健康。”李易笑道。

    “呵呵,那就好,我就说咱们天天早上练你那个五禽戏,身体感觉越来越好了,比我们原来天天跳广场舞可要好得多呢。”辛老太笑道。

    “来来,给我也看看。”那个说自己喝酒过敏的老头说道。

    “你不是过敏吗?看了你也不能喝酒。”辛老太嚷道。

    “我不喝酒也可以号脉,看看我身体好不好啊。”老头反驳道。

    李易却是无所谓,谁来看都一样,伸手按住那老头的脉搏,下意识的又去感应他体内是否有真气什么的。

    可这一感应不要紧,这老头身体里竟然也有一丝真气在胸口游荡着!

    不对!这老头明明说他喝酒过敏,中午的时候一滴未沾,怎么他也中招了?

    “怎么样?怎么样?”老头催问道。

    “哦,没事儿,只是胃火大了点,容易口干舌燥对不对?”李易说道,“注意隔上一段时间别吃辛辣上火的食物就好了……”

    “来来,给我也试试……”

    这边一帮人拉着李易号脉,很快活动室了别的老人也都围了过来,李易也不管是谁了,来者不拒的都感应一番,心里却是越来越凉——养老院的老头老太太们,竟然全都一模一样的在胸口有一股子真气留存!

    忙活到晚餐开饭,李易感应了在场至少一半的老人,竟然全都中了招!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造成的?难道真是食物中毒,是后厨造成的原因?

    可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也在食堂吃饭啊,怎么自己就没有一点发现呢?毕竟凭借自己近百年的道行,真要有别的真气进入自己身体的话,体内的真气立马就会主动抵抗,自己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啊!

    李易心事重重的吃着饭,已经从工地回来的方婷和韩颖就坐在对面,李易忽然一丢饭碗,让她们两个也伸出手腕。

    先给方婷号了脉,李易惊喜的发现终于有一个人没中招了,再抬手要摸韩颖,韩颖却是径直把手腕收回去了。

    “我没脉搏。”韩颖小声说道。

    “哦,忘了……”李易尴尬一笑,又道,“你们两个应该都没事儿,看来不是吃饭的问题……那有什么事情,是院里所有人都参与了,你们两个却不在场的呢?”

    正寻思着,却听一阵佛音响起,即便在喧嚣的餐厅里,也颇有一股力压噪声的威力,乃至不少人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变小,乃至住口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李易一边说着,一边却把目光转向餐厅另一角,那边正有几个老人围着和尚一块儿吃饭,其中就包括那个老陈头,他正拿着那个唱佛机。

    李易抬脚就往那边走,旁边却站起来那个辛老太,对着老陈头说道:“老陈,小点声,吵得我们都没办法聊天了。”

    老陈说道:“声音不大啊,要不你们坐远点?”

    “嘿,制造噪音,打扰别人你还有理了?”辛老太嚷道。

    老陈还没说话,辛老太却忽然一捂额头,身子僵硬了一下,直挺挺的就往地上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