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事不过三?

    老婆子一边回忆一边重复洗脸的动作,她这都快魂飞魄散了,当然拧不开水龙头的,不过还是重复了一下拧水龙头的动作,然后装着接水一般接水扑了扑脸,又稍微搓了搓,然后直起身子对着镜子,脸色却惶恐了:“我真的死了,镜子里怎么没有我?”

    李易眉头一皱又舒展开了,呵呵一乐说道:“行了,你先来这里面待着,我会帮你查清楚究竟是谁害死你们母女的。”

    李易说着掏出个聚灵葫芦,让老婆子先钻了进去,不然的话以她现在的状态在阳间带着只怕都坚持不了两个小时的。

    “怎么?找到问题了?”闫明赶忙问道。

    “差不多。”李易说着,收起葫芦,又站到了洗脸盆前头,“这两个人死的地方有很多特征都一样,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对比一下幻境,就能找到破绽了……”

    “这是废话,”闫明翻个白眼说道,“母女俩都死在卫生间,淹死在洗脸盆里,水龙头全都开着,别的还能有什么?”

    “还有一样东西你们都没注意到。”李易却是一咧嘴角,伸出手指头敲敲洗脸盆上边的玻璃镜子。

    几乎所有的洗手台上边都会安装一个玻璃镜子,别说女人了,就是男人洗完脸也会照一照。

    “镜子?这东西能有什么问题?”闫明皱眉问道。

    “老道说过,这世上最邪门的东西,莫过于镜子。”李易说道,“有人说这东西能沟通阴阳,这其实是胡扯,它的真正威力是能够扭曲、映射空间和距离!”

    “什么意思?”闫明道。

    “老道说有一种法术叫做镜花水月,就是通过一盆水,或者一面镜子,施法后可以看到任何地方,再厉害点的人,甚至能通过镜子对另外任意一面镜子映射出的地方施法过去!”李易说道。

    “你是怀疑有人在其他地方,通过这面镜子施法,让这边的人中招死掉?”闫明说道。

    “或许不是直接死掉,”李易道,“你们的人检查后不是说人是淹死的吗?或许对方只是让母女俩中招后陷入昏迷,这才淹死在了洗脸盆里。”

    “啧……”闫明道,“那现在怎么办?你能用法术反向观看一下对方是谁,在哪儿施法的吗?”

    “现在对方已经得手,哪儿还会待在原地,还看着这块儿玻璃?”李易说道。

    “呃,这就是说想查都没得查了?”闫明头大。

    “怎么没法儿查?”李易说道,“记住了,别管什么玄门法术之类的,其实所有案子都无非是人情,法术再厉害的玄门高手,作案杀人也都有一个理由。或许是为了钱财,或许就是因为情仇。这案子要想查清楚,还得先研究研究谁有作案动机,找到嫌疑人了再查查他是否会这个法术,或者他是不是花钱请了高人帮他动的手……”

    调查暂时只能到这一步,接下来就得看警察了,闫明叫了个小警察拉他去了xing jing队里,李易则带着聚灵葫芦回去养老院等的消息。

    这么蹊跷的案子,调查起来可没那么容易。第二天一早,闫明先是把负责这两起案子的人员全部集中在一起,汇总了一下案子细节各方面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这事儿实在太巧合了,巧合得让人不得不怀疑。

    于是闫明拍板,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那就再深入调查一下。既然死者以及案发现场都没什么疑点,那就再排查一下人际关系以及作案动机。

    首当其冲的当然还是那些家属以及那家房东,一个个的再次问询一番,不过这次的重点不再是案发当时的具体情况,而是关于死亡母女平日的人际关系之类的。

    “两位死者的人际关系都很简单,首先女儿是去年结婚后就跟着老公来这边打工了,生孩子的时候回老家住过两个月,再来之后就是天天在家带孩子什么的,和邻里之间也没什么恩怨。”女警察小马人高马大,汇报起案情也干脆利落的,“而她母亲只是个平常的家庭妇女,根据调查来看虽然平时脾气有些暴躁,和亲戚邻里偶有小摩擦,但也不至于有人要杀了他们母女俩……”

    闫明皱皱眉头又问道:“对了,那个杨晓晓的丈夫呢?”

    “哦,杨晓晓的丈夫昨天夜里两点多才回来,今天一早见了妻子和丈母娘的遗体,哭得稀里哗啦。”小马说道,“他不相信妻子是突然发病,强烈要求尸检查明真相来着。”

    “我是说他有没有疑点?”闫明说道,“他要求尸检也不能说明什么,关键是问清楚他们两口子平时的感情如何什么的。”

    “老大,你不会怀疑人是他杀的吧?案发的时候他可是在千里之外呢!”小马嚷道。

    “千里之外怎么了?就算是出国了也不能排除嫌疑吧?万一是买凶杀人呢?”闫明一瞪眼,说道。

    “呃,那我再去试探试探他。”小马说道,“不过我问过那家房东,房东说这小两口平时感情还算行,在她这儿住了快一年了,好像就吵过一次架,还是转眼就又和好了。”

    “嗯,那次吵架的事情也问一下。”闫明吩咐道。

    小马继续去调查,闫明则给李易打了个电话,却不想那边占线,闫明接着重播了一下,总算是接通了,李易却开口就说道:“我这儿有线索了……”

    “什么?”闫明一愣,道,“你哪儿有什么线索?”

    “养老院这儿的派出所的老马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这边刚发现了一起案子,也是淹死在了洗脸盆里的,不过这次死的是个男的。”李易说道,“我让他跟你联系了,刚挂了电话你就打过来了。”

    “也是淹死在洗脸盆里了?”闫明有点傻眼了,“死者和杨晓晓母女是什么关系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赶紧带着你的人过来调查吧。”李易没好气的挂了电话,满是无奈的伸个懒腰去开车了——老马是感觉这事儿蹊跷,才先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一下,谁知道就和闫明那边的案子撞到一块儿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个大师肯定得去现场看看啊……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