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吃不了兜着走

    这婚究竟算是结成了还是没结成,谁也不好说,不过外边还有那么多亲朋等着,新郎也已经醒了,酒菜还是要上的。

    李易和宋扬,作为救醒新郎的人,说不得被安排到了包间里坐着,同桌的还有几个和王玉涛关系不错的同学朋友什么的,有认识宋扬的少不了客气着。

    李易最不习惯的就是这种应酬,只管自己吃自己的,好在今天这事情闹的,大家也没心思喝酒热闹,只等着菜上完了就赶紧撤。

    中途新郎新娘敬酒的流程,当然少不了,王玉涛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昏倒,新娘心里也不踏实,怀疑他是不是真有什么病呢,以至于两人笑容都勉强着,客人又怎么会高兴得了?随便应付一下是那个意思也就算了。

    不过轮到李易和宋扬的时候,王玉涛却是特意倒了一大杯,说什么也要和李易干了。

    “我不会喝酒,不过你得多喝点才对,你来这杯大的,我来一杯小的就行了。”李易笑着把王玉涛那杯还给他,王玉涛愣怔一下却是接过去就一口干了。

    等他们继续下一桌,宋扬却是对李易小声问道:“你干嘛让他喝那么多啊?”

    “我刚才用真气帮他把阴气逼出体外,但仓促之下还有一点残留,而人喝酒之后,血气旺盛,可以抵抗阴气的。”李易也小声回答道。

    “嘿,这小子倒是好福气,他都不晓得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宋扬说道。

    “那也不至于,那一巴掌他死不了,搞不好也就是变成个神经病,或者大bai chi而已。”李易说道,“不过这事儿八成还没完呢,没看那两个鬼老太合体成了一个,再看她打王玉涛那一下的力道,实力可不容小觑。断不至于会因为滞留阳间,元神消耗而不得不去下边报道。”

    “你是说她还会再来报仇?”宋扬问道。

    “这个可说不好。”李易叹了口气,“她能有这么大的怨气,谁知道她有多少仇要报呢。”

    正常的婚宴酒席少说也要吃一两个钟头,可这次却是只过了半个多小时,人就快走完了。不过却是乐坏了李易和宋扬,跑去前台拿了一大堆食品袋,等着后边上的全鸡全鱼大肘子什么的,全都直接打包带走,并且还只他们这一桌的,隔壁房间里人都已经zou guang了,当然也便宜了他俩。

    吃不完兜着走,这没什么丢人的,于是临了李易和宋扬一人提着好几包,走得那叫一个霸气威武。

    “我先把东西带回去,你跟着他看着好了,大白天的我估计那老太太不会再来了,天黑前我再来找你。”李易对宋扬说道。

    “别啊,我又没和鬼打过架,万一老太太又来了怎么办啊?”宋扬苦着脸说道。

    “没事儿,你记得点眼药就行了,再给你几张辟邪符,她要来了你只管往她脸上贴。”李易掏出符纸袋,把里面所有的辟邪符都给宋扬了,约莫有七八张呢。

    可怜的宋扬被丢下了,李易开车回去养老院,直接从后门进去,把一袋袋菜全都弄进厨房里,这一大堆少说也要吃上三四天的,好在这是大冬天,倒也不怕放坏了。

    这会儿正是大中午,方婷和韩颖又去工地了,李易跑去小平房那边,只有老道在屋里。

    “和尚又去前院讲经去了?”李易问道。

    “嗯,中午吃了饭就没回来。”老道抿了口酒,说道,“今天酒席挺丰盛吧?带回来那么多剩菜?怎么不说给我带点酒回来?”

    “不是剩菜,全都是没人动过的。”李易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又道,“你说那老太太为什么会分身两个?还能融汇成一体呢?”

    老道却是听得皱起了眉头,说道:“你可能搞错了,那个附身在孙子身上的老太太,可不是祟灵。我寻思着,这事儿只怕是一魂双生。”

    “什么是一魂双生?”李易眨巴眨巴眼,问道。

    “嗯,就是精神fen lie症。”老道捋捋胡子说道,“你想啊,老太太既然当初能答应把房子直接迁到孙子名下,显然是非常痛爱他的,可他却得了房子不孝顺老太太了,你说老太太得多恨啊?一边痛爱一边痛恨,精神就fen lie了,而随着恨意越来越大,干脆爱的那一半就被踢出了肉身……”

    “哦,明白了……”李易叹了口气,说道,“那两个老太太能打成一团,是因为爱孙子的那一半魂魄想要阻止恨孙子的那一半,不过终究爱还是没有恨的深,所以恨的那一半就把另一半给融合掉了。”

    “应该是这样的……”老道叹息着说道,“完成融合后,这老太太可不简单啊,相当于两个有道行有执念的鬼合成一体了,其威力属于一加一大于二啊……”

    “嗯,没事儿,我给宋扬留了七八张辟邪符呢。”李易说着打了个哈欠。

    “这个可不好说……”老道却是叹了口气,“你好像说那老太太跳楼的时候还系了红腰带?这是要变厉鬼啊。几方面相加,搞不好这个鬼可不简单,单纯用辟邪符可奈何不了她……”

    “呃,这么厉害?”李易眨巴眨巴眼,要知道自己画的辟邪符还有天师印的加成,一般的鬼碰到了就得伤个半死不活的,就算厉害点的鬼,也得被打痛了吓跑掉啊。

    老道一脸郑重的点点头,李易吧咂一下嘴,站起身来去开车,老道也正无聊呢,赶忙叫住李易,让他用聚灵葫芦带上自己。

    开着宝马往回赶,李易一边给宋扬打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却是没人接听了。

    急忙忙赶到丽珠酒店,人却已经都走了。李易焦急了一下,又赶忙打给闫明,让他帮忙查查今天早上八十多岁老太跳楼的案子发生在那个小区。

    查到地址急忙开车过去,却不想在小区门口碰到熟人了。

    “你来这儿干什么?”周小燕一脸警惕的问道。

    “你是来采访老太太跳楼的?”李易却是反问一句。

    “对啊,”周小燕压低了声音又问道,“你也是因为这个来的?难道这儿闹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