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法事表演

    “拆庙其实没那么难,关键你得看庙里供奉的是哪路神仙。”老道说道,“如果是天庭正神,反倒比较好办,神仙不会为难凡人,只要好好供奉一番,拆庙的时候再恭敬一点,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麻烦。而那些供奉着不知名的散仙,就得看他的真身是否还在庙里接受供奉。毕竟很多散仙,都是只有一座小庙供奉的,他没别的地方可去了,你把他唯一的法身拆了,让他永远都失去了香火供奉,他不能不跟你拼命?”

    李易对老道的论调深以为然,所以才特意叫上张戈现场查看了一圈,确定周围没有什么戾气,也没有什么灵气,这才大包大揽的忽悠了一下,至于所谓的法事,其实纯粹就是给活人看的。

    所以次日一大早,李易就换上八卦仙衣,拿上各种法事用具,带着宋扬一起开车跑到了工地里。

    张戈比他们来的还早,一看到李易的车,就带着一帮高管迎了上去。

    “别让这么多人跟着,影响法事效果的。”李易蹙蹙眉头说道,“就留一辆钩机,一个司机就行了。”

    “李大师,那什么,村里人听说今天要拆这个庙,来了好多人围观,我们也不好赶走啊。”张戈一脸为难。

    李易探头看看小庙旁边,果然有好多人在那边站着,不过大多都是上了点年纪的。

    “认识吗?”李易对宋扬说道。

    “认识啊,都是我们村里的。”宋扬说道,“没听说他们不让拆庙啊,怎么今天全跑来了?”

    “他们是想讹钱,还是怎么着?”李易又问张戈说道。

    “不是,赔偿已经全部到位了,包括这个庙,还多赔了他们不少。”张戈说道,“那什么,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

    李易不禁嗤笑一下,这些拆迁暴发户啊,整天闲着没事儿干,就盼着看热闹呢。市里这几年可是发生过两三次因为拆迁拆了庙而出事儿的情况了,他们这是听着不过瘾,非要亲眼看看?

    “走吧,我过去跟他们说说试试再说吧。”李易无奈的抬脚走过去,张戈带着一众跟班也跟上。

    小庙孤零零的站在废墟中,庙前倒是特意清理出一片空场,还摆了一张长条桌,好方便李易摆法台呢。而那一帮村民就站在法台后边,站在废墟的水泥块儿上,高低不齐的排了一大溜,少说也有好几十号人呢。

    “这就是找来的大师?这么年轻,行不行啊?”围观的人嘀咕道。

    “这不是养老院的那个护工吗?”

    “不是,现在好像他把养老院买下来了。”

    “那不是宋扬吗?他跟着干啥呢?”

    “听说这家伙现在学人家算卦呢……”

    “这不是胡闹嘛!走走,跟他们老总说说去,让他们换个正经的大师过来,不然就不让他们拆庙!”

    “就是,这么糊弄咱们,真要白娘娘发火,咱们别看搬走了也过不安宁……”

    一帮人蠢蠢欲动,李易却是已经站到了桌子前边,扭头看看身后众人,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我先说两句!”

    众人又嘀咕几句,这才静下来看着李易。

    “拆庙这种事情可是很玄乎的,一般情况下是不让围观的,不然万一出点什么情况,波及到大家可不好。”李易说道,不等那些家伙嚷嚷,立马又提高音量,大声说道,“不过既然你们想看着,那就看着好了,不过等会儿如果出现什么奇怪的情况,希望大家保持镇定,别胡乱说话,更不能吓得胡乱跑……”

    “不行,你这么年轻怎么能做这个法事,必须换人,不然别想拆庙!”有ren da声嚷道,立马围观者纷纷附和着。

    张戈一脸为难,李易却是淡淡一笑,举起双手大声叫道:“有没有本事不是看年龄的,大家先静一静,看看我的水平行不行!”

    李易说完也不再理会那些家伙继续叫嚷,只管接过宋扬带来的打纸箱,先拿出一块儿八卦毯,使劲一抖展开了,接着抬手就往天上扔,却见那八卦毯轻飘飘的旋转着,缓缓落下却正好盖在那张桌子上,一点不偏,整整齐齐的。

    那些围观者顿时声音小了下去,互相嘀咕着。

    而李易又从箱子里拿出烛台、令旗、桃木剑什么的,很快就吧桌子摆的满满的。别的不说,就看这家伙什齐全,看起来倒不像是在糊弄人。

    “白娘娘在上,弟子有礼了。”李易装模作样的抽出三根檀香,就着烛台点燃了,恭恭敬敬的对着庙门口拜了拜,cha jin了香炉上。

    可三根檀香刚插上,忽然就是一股大风吹了起来,香头的火星明显变大了几分。

    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嗡嗡,显然是在评论这风刮的奇怪呢。

    李易微微一笑,缩在衣袖中的手又换了个法诀,一时间却见现场狂风大作,东南西北的一通乱刮,吹得那叫一个尘土飞扬,连带那些围观的家伙们都有点站不稳了。

    “白娘娘息怒,且听我说一说情况!”李易大声叫道。

    随着李易话音落了,周围的狂风立马就停,那些围观的家伙们全都傻眼了。

    话说这种灵异事情,大家嘴上说的时候恨不得添油加醋,越神奇越过瘾,可真要亲眼所见,却又不敢相信,想要找百般理由去解释一番。可现在眼见为实啊,你总不能说是巧合吧?

    “此处村民感念白娘娘当年恩情,在此建庙供奉,如今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如今时代发展,城市变迁,此处整个村子都要搬迁,白娘娘您这庙宇也没办法继续留下了,无奈只能祷念您舍弃这处香火,另寻别处安身,还请白娘娘恩准……”

    李易不文不白的胡乱编着,其实这纯粹就是做戏给围观者看呢。要不是有这么多围观的村民,李易其实更愿意多展现几手法术,糊弄一下张戈更简单。

    “就凭你这几句话,就想拆我庙宇?哪儿有那么容易!”

    李易正准备宣布法事成了呢,却不想凭空有人说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似乎就在小庙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