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催产

    打鬼胎真的不难,鬼都不是李易的对手,更何况还没生出来的鬼胎了。

    难的地方在于鬼胎往往会和宿主性命相连,杀了鬼胎,宿主也很难活下来!

    不过老道跟着李易呢,刚才检查的时候李易早就打开了聚灵葫芦,听老道讲解了鬼胎的情况,以及处理的方法了——想要打了鬼胎还让宿主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鬼胎早产了!

    如果让鬼胎彻底成型的话,它就会吸干宿主的元气,用宿主的命来换他降生。如果直接把他在宿主体内打死的话,他就会拖着宿主给他当垫背的!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趁他还没彻底成型,还没疯狂吸宿主元气的时候让他降生,这样才能保住宿主的命,同时他因为没有吸干宿主元阳,实力也会大打折扣,收拾起来也方便。

    “靳先生,接下来我要做法,你最好回避一下。”李易说道。

    “啊?这个……我能不能看着?”靳先生说道。

    “不能,你看了这个对你没好处的。”李易说道,“老钱,等会儿你留在这儿,给我帮忙。”

    “好嘞。”钱无用点头道,“靳总,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保证老太太安全的。”

    靳先生对钱无用还是比较信服的,无奈点点头离开了卧室。李易则掏出聚灵葫芦,干脆把老道弄了出来,不过却发现钱无用竟然看不到他。

    “老钱,你见过鬼吗?”李易问道。

    “当然见过,”钱无用说道,“不过我的修为不行,得点牛眼泪才行。唉,这玩意儿实在太金贵,我平时都舍不得用。等会儿是不是得用上?”

    钱无用说着,掏出一瓶眼药水来,却是已经见底儿了。

    李易点点头,说道:“现在就用吧。”

    钱无用肉痛的点了一只眼,就收起了眼药瓶,眨巴着眼睛忽然惊叫一声:“鬼啊……”

    “别怕,这是我带来的。”李易赶忙说道,“嗯,你叫他李道长好了……”

    “呃,呃……”钱无用却是心肝乱跳的朝老道作个揖,叫道,“李道长好……”

    “好,好,呵呵……”老道大大咧咧的笑道,“那什么,赶紧准备吧,子时之前必须搞定,不然麻烦就大了……”

    李易就掏出了符纸包,挑拣了几张辟邪符贴在窗口、门口。

    “老钱,等会儿你的任务是,等我把小鬼弄出来后,你照顾好老太太,她要是醒了,你就安抚住让她别动就行了。”李易说道。

    “好,好……”钱无用紧张的说道。

    “老道,开始吧。”李易又朝老道说道。

    “嗯……”老道说道,“你带针了吗?没有针按摩也行,合谷、三阴交,你们两个一块儿按……”

    李易和钱无用就按照老道说的方法帮老太太按摩,这是催产的穴位,却没想到对鬼胎也有效,李易和钱无用刚按摩了两三分钟,老太太忽然哼唧了两声,肚子竟然自己蠕动起来。

    “好了,准备!”老道叫道。

    李易急忙拿出阴阳令,下一刻却见老太太的肚皮上钻出一颗人头!

    鬼胎出生又不是真的生孩子,倒是不用接产那么尴尬,小鬼是直接从肚皮钻出来的。

    不过问题是这个鬼头真不能叫小鬼了,这分明就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还满脸的褶子,连带胡子都花白了。一双眼珠却是小而精明,滴溜溜的转着,眼看到李易和老道,二话不说就想再缩回去……

    李易早就做好准备了,哪儿会由得他再跑了?早已经把阴阳令往他下巴下边一塞,可怜那老鬼一声尖叫,脑袋一伸,紧跟着半拉身子就钻了出来。

    李易当即又将阴阳令一拍,直接就把老头给拍飞了出来。

    可怜那老鬼一声惨叫,接着就往门口跑,可刚到门口就又被辟邪符挡住了,一声尖叫又转身跑向后窗,可那边也有辟邪符啊,少不得急得直转圈,也逃不出房间……

    “成了!”老道咧嘴笑道。

    “这就成了?”李易感觉这事儿貌似实在太简单了。

    “行了,赶紧把他捉住,晃得头晕……”老道笑道。

    李易就拿着阴阳令,对着乱蹿的老头拍了一下,可怜那满脸褶子的老头立马就老实了,瑟瑟发抖的缩在了墙角。

    “说说吧,你是谁,干嘛不下地府,却要害人?”李易对那老头嚷道。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老头嚷道,“我没想害人,我就是不想下地府,我不想重新投胎托生,他们就告诉我这样做,就可以不用下去,也不会魂飞魄散了……”

    “他们?”李易皱皱眉头说道,“谁们啊?”

    “就是几个自称是地府逃犯的家伙……”老头说道。

    李易皱皱眉头,怎么又是地府逃犯?话说这次逃出来的基本都已经被抓回去了,漏网的八成也全都逃出大河市了,例如如今在西京的那个王大人……

    “地府逃犯?他们在哪儿?带头的叫什么?”李易问道。

    “带头的是个光头,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就听别人都叫他队长来着……”老头说道,“我就见过他两回,就在这个小区里见到的……”

    难道是那个光头佬又跑回来了?

    倒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当初公交车坠河事件,李易就疑心他回来了。只是这家伙藏得很深,一直没在自己跟前露面过……

    “他们凭什么教你啊?”李易又问道。

    “光头说他教我怎么不用下地府,还不用担心阳气侵害,不过等我成功了,以后他们用得着我的时候,我也得帮他们干活儿。”老头说道。

    李易蹙着眉头,这是招募人手呢?

    先找一个快要魂飞魄散,又不想下地府的小鬼,然后教他邪法,让他不用死了,代价就是让他给自己卖命!

    要知道一旦鬼胎降生,那就直接带了一条人命,戾气极强,又不用担心阳气侵害,简直比厉鬼还要厉害!而如此做的代价,无非是几句话!

    李易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只此一家,如果对方真要全城到处找小鬼招募的话,后果简直不可想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