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七上八下

    “哦,阿姨你好,我是路过的,看这家房子盖的真不错,就下来仔细看看。”李易随口说道,“阿姨,这是你家吗?”

    “你问这个干嘛?没事儿赶紧走吧。”妇女却是一脸的警惕,根本不接茬。

    “好,呵呵……”李易说着转身往车旁走着,嘴里却是小声嘀咕道,“房子盖的是不错,可这风水怕是要出事儿的,搞不好就会和隔壁一样,没一个长命的……”

    “你说什么呢?”妇女一听却是又嚷道。

    “哦,没什么,不好意思啊,我这是毛病,看到风水有问题的都忍不住想跟本家说说……”李易笑着说道,“不过既然人家不在家,那就算了……”

    “站住!”妇女却嚷了一声,犹豫一下,这才凑近了小声问道,“你会看风水?”

    “会一点。”李易一脸谦虚。

    “你能看出来隔壁这家的情况?”妇女又问道。

    “这还不简单?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家应该已经绝户了。”李易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人家还有个侄子呢。”妇女一脸精明的试探着。

    “呵呵,侄子再亲,那也是外人。”李易笑眯眯的说道。

    “那你给我说说,这家的风水又怎么了?”妇女问道。

    李易却是好呵呵一笑,道:“阿姨,这种事情只能给本家说两句……”

    “我就是本家啊。”妇女嚷道。

    “呵呵,我又不是这村的人,连大门都进不去,你这么说我也不也不敢信。”李易笑着道。

    果然,那妇女二话不说就去开大门。

    进了大门李易一看就忍不住感叹,这房子外边好看,里面却是很一般,虽然也摆满了高档家电,可装修风格却是很没品,和普通农村差不多。

    糟蹋了这么好的房子。

    李易心里感叹一句,被妇女请坐在沙发上,又泡了一杯大叶子劣质茶。

    “不好意思啊,一开始我不说这是我家,是因为最近真有点麻烦事儿啊……”妇女也坐下了说道。

    “哦?什么麻烦事儿?”李易皱着眉头问道。

    “还不是隔壁那个?”妇女说道,“老头是被车撞死的,撞死那个司机好像喝了酒,撞死人了没坐牢,现在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记者把这事儿给捅出去了,搞得最近全都是记者跑来采访。你说这事儿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没得打扰我们,搞得我整天在家都不敢在屋里坐着,这大冬天的坐在大门外,谁来敲门我得先问问是不是记者再说……”

    李易不禁叹息,当记者的还真是勤奋,一出热点立马就会有一堆记者各种挖掘。

    不过这样也正好,可以借此忽悠着。

    “哦,这样啊……”李易装模作样的掐掐手指头,说道,“不太妙啊……这样,你带我再仔细看看你家室内的布局,我再帮你仔细推算推算……”

    “好,好……”妇女说着,赶忙带着李易各个房间看一圈,一边上楼梯一边又问道,“对了,你看个风水要多少钱?”

    李易呵呵一笑,道:“我不是专业指望这个吃饭的,就是今天路过这边,看了一眼,多句嘴而已,给钱不给钱都无所谓,你要是感觉我说的准,随便给个红包就行了,三十二十不嫌少,三百五百我也不嫌多,呵呵……”

    妇女一听这话放心了,一边客气一边寻思着,等会儿最多封他五十块钱得了,谁知道他算的准不准呢?就算他算的准,咱说不准他也没辙……

    李易很快就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两层半的小楼,最后站在楼顶阳台上,李易又看着隔壁荒废的院子,开始胡扯:“你们两家的风水其实是连着的,这个叫做七上八下局,你家辈分小,原本是七上,他家辈分儿大,就是八下,所以他家过得是一天不如一天,而你家却是越来越红火。要是我没算错,他家最后一个人死的时候,还给你家添了财气的。”

    妇女一听这话顿时惊掉了下巴,连连点头的说道:“嗯嗯,是有这么回事儿……”

    “问题也就出在了这里。”李易又叹口气说道,“原本他家人死绝了,这个风水局也就破了,最好不过是他家最后一个死的,你家帮着发丧一下,花点钱财,聚点阴德,那你家就会一直兴旺下去。可你家却拿了他家的好处,这就是孽债,他家的霉运可就全都转移到你家来了……”

    “啊?”妇女顿时害怕了,要知道二叔家这几年的情况真的是吓人啊,先是死了儿子,又死老伴的,几年下来一家子死的一个都不剩了,这么邪性的霉运要是落在自己家身上可怎么办?

    “大兄弟,这事儿怎么办啊?你得救救我们啊……”妇女嚷道。

    李易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说道:“这个局已经成了,想要解救可没那么容易啊……”

    “大兄弟你多费心,只要办成了,我给你封个大红包都行。”妇女咬牙说道。

    “呵呵,我都说了我干这行不是为了赚钱,就是结个善缘罢了。”李易说道,“嗯,让我好好想想……”

    李易装模作样的寻思了半天,然后长叹一声说道:“这事儿要想解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把房子扒了……”

    “什么?”妇女却是一下子急了,“我家这房子刚盖好半年都不到呢,怎么能扒了?”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李易却是不急不慌的说道,“你这两个宅子是一体的,所以风水上相生相克。如今你这边已经变成厉八下的局面,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扒了这边的房子,住到隔壁去,这样就能破了这个局面了。”

    “那也不行,我这么好的房子不住,去住隔壁那烂平房啊?”妇女嚷道。

    “唉,你要不同意这个方法,还有另外一种破法,你就更不会同意了。”李易说道。

    “还有什么办法?”妇女问道。

    “那就是你们从隔壁拿了多少好处,全都退给人家。那家即便绝户了,你也可以以他们的名义捐款做慈善了,这样他们的霉运就不会转移到你家了。”李易又说道。

    “全都退回去?那,那也不行!”妇女彻底急了,新盖的房子连工带料才二十万,她都不答应的,如今让她把八十万全都吐出来,她更不可能答应了。

    “啧,你要是不答应,那我也没别的办法了。”李易一摊手说道。

    “真没别的办法了?你究竟会不会算啊?”妇女已经没了半点好脸色了?

    “呵呵,也许我算的真不准呢。”李易笑道,“要不你还是再请请别的高人好了。不过我也得先告诫你一句啊,我看这风水格局已经成了,估计最近就会有事情发生,你们一家尽量多小心……”

    “嘿,你这是咒我们呢?”妇女瞪眼了,嚷道,“走走走,年纪轻轻当什么不好,当个骗子,还真欺负我们农村人迷信呢?”

    “唉,我真是一片好心啊。”李易转身下楼,到了一楼客厅里,眼见茶几上有纸笔,就拿起来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说道,“真要有事儿,可以给我打个电话……”

    说完李易径直出门,一句都不提要红包的事情,却是妇女都感觉满心疑惑了……

    坐进车里老头就急着问:“怎么样?”

    “行了,顶多过年前,他就得把钱吐出来了。”李易笑着说道。

    “你这么肯定啊?”老头有些不信。

    李易呵呵一笑,开车就走,却是根本不解释自己在参观房间的时候,偷偷干了点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