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过年加班

    李易也奇怪呢,为什么那家人不给自己打电话?

    按道理他家现在虽然不至于家破人亡,也得鸡飞狗跳的过不成日子了,再加上自己说的那些话,他们不可能不信自己的,早就应该打电话让自己去帮他们解决问题了。

    这可眼看着离过年就剩三天了,自己答应过老头要帮他搞定这件事情的,怎么能兑现不了呢?那岂不是严重损害咱堂堂游神的名声吗?

    “放心吧,明天我就办你这件事情。”李易安抚了老头,又开车回去福利院那边送年货,路上却是拨通了钱无用的电话。

    “李大师,新年好。”钱无用接通了就说道。

    “嗯,老钱,有个事儿想请你帮个忙,有空吗。”李易说道。

    “有空!”钱无用立马说道,“李大师您找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呵呵。”

    “嗯,那行,明天上午你开车去一趟大东郊……”李易把大概情况给钱无用说了一下,又道,“这件事情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到时候弄回来多少全都捐给福利院的,不过也不能让你白忙活,拿一部分给你当劳务费好了。”

    “李大师,你这是看不起我了?您都不拿钱,我怎么能要呢,就算你要给,我也得一块儿再捐出去啊。”钱无用说道。

    “呵呵,其实那福利院也是我开的。”李易说道。

    “呃……那就更应该捐给福利院了!”钱无用嚷道,“明天一早我就过去,保证把这活儿给你干的漂漂亮亮的!”

    李易挂了电话,却是一点都不担心钱无用干不好这活儿的。

    之所以找他,而不让宋扬去干这个活儿,关键就在于宋扬还是太年轻了,最近为了装老成,还留了胡子都不行,远不如钱无用那一副成功的现代玄学大师的包装更唬人啊。

    再说了,这事儿本来就简单,自己都已经铺垫好了,只要再跳出来一个大师忽悠一下,就不信那家还真会要钱不要命。

    回到福利院,李易卸下买回来的年货,叮嘱了护工要把烟花什么的放好,千万别让孩子们不小心全给点了,那可就麻烦了。

    然后李易就跑去后山上,看了看装修进度,却是已经进入了收尾工作,按照工头的说法,最迟明天就能交工了。

    这次装修,李易又买了全套的家电,一块儿让装修公司给安装好了,却是又花了不少钱,前段时间拼任务赚的钱,又花掉了一小半。

    不过看看装修效果,李易却是感觉挺值的,好歹颇有家的感觉,等到自己和方婷搬进来,才是正经一家人了啊。

    李易美滋滋的想着今后的幸福生活,电话又响了。

    “老大,这儿有个活儿,你过来看一下吧。”宋扬说道。

    “过年呢,有活儿也不干了。”李易说道——这段时间要老实点,万一办完事儿,城隍爷还不让给咱报销,那就亏大了。

    “大活儿!”宋扬说道,“搞定了,最少拿十万。”

    “十万啊……”李易看看装修工人们,有点犹豫着。

    “我跟你说,这活儿我看挺容易的。”宋扬说道,“就是有一家一直在国外做生意的,这不过年回来了,可家里却是不干净了,每天晚上总能听到奇怪的响动,刚住几天,一家子挨个生病,他家老爷子就托人找大师呢,然后就找到我这儿了……”

    “那你自己去看看不就得了?就算真不干净,估计也就是房子长时间没人住,进去孤魂野鬼什么的了,你那几张辟邪符贴贴不就行了?”李易懒洋洋的说道。

    “我去了啊,”宋扬说道,“昨天我就过去看了,一口气给他家楼上楼下贴了好几张辟邪符,可你猜怎么着?有一多半都没颜色了!”

    李易蹙蹙眉头,宋扬哪儿的辟邪符都是自己画的,说好了他拿去用,赚钱了给自己分一份儿的。别的不说,那些辟邪符的效果是有保障的,普通的鬼遇到就得吓跑,挨着就得受重创,可宋扬却说其中有好几张都耗尽了灵力,朱砂符字都没了颜色?

    “靠,你还说容易?能接连毁掉几张辟邪符的,能是一般的小鬼吗?”李易说道。

    “嘿嘿,对我来说有点难度,对你来说还不简单啊?”宋扬咧嘴笑道,“来吧,这活儿就得你干了,人家可是在外国做生意的,老爷子有钱,还舍得花啊。”

    李易寻思了一下,为了装修款也得跑一趟啊。

    于是李易又下山,开上f蛋跑去了七星阁。

    到了七星阁,那个小姑娘却是不在了,李易一问,宋扬却是不好意思的指指隔壁,说道:“我把那个小饭馆盘下来,改成便利店了。”

    “呵,你这是又让她干起老本行了?”李易笑道。

    “我也想了,咱这一行不适合她,可也总得给她找个事儿干啊。”宋扬有点心虚的笑着。

    李易心照不宣的笑着点点头,看来天天在一块儿,这小子已经得手了。嗯,关键是老道给他开的药效果不错,当初芭比娃娃事件的后遗症已经彻底治好了……

    好歹这小子也算安分下来,李易又是替他高兴,又是暗自幽怨,话说自己和方婷的事情还是没进展呢,那次之后,她也顶多让自己拉拉手,还得关好了办公室的房门偷偷的。

    李易暗自发狠着,怎么着过年期间也得把这事儿给办成了……

    f蛋丢在七星阁,李易坐着宋扬的破别克,一块儿去那个事主家里,却是宋扬已经和人家约好了,不然去了可没人的——这几天折腾的他们都不敢在家住了。

    这个小区有点老了,全都是连体小别墅,两层半的小楼,环境倒是挺好。

    开门的是个中年人,脸色却是不太好,李易一看就知道这是阴气侵袭,以至于阳气不足,染了感冒。

    “宋先生,里面请……”对方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这可就不是感冒的问题了,只怕是因为宋扬昨天贴的符纸没搞定,所以有点不信任,以至于怠慢起来了。

    “柯先生,这位是李大师,我的同门师弟。你也知道,我最擅长的是算卦、风水这一块儿,我这师弟却是自幼修炼,最擅长术法这一块儿,所以今天特意把他请来,保证你家的问题立马解决!”

    “嗯,请吧。”那位柯先生依旧冷冷淡淡的,胳膊一抬,让开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