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降头

    大半夜黑灯瞎火的,就算再漂亮的建筑也看不出美感,影影绰绰的房檐屋角,反倒平添几分阴森的气息。

    “那次在鬼镇的时候,人家可是灯火通明的,咱这儿怎么没电啊?”李易很是不满的对老道说道。

    “那是人家用法术幻化出了灯光照明,你要是舍得,我可以教你怎么弄。”老道说道,“不过以你的道行,支撑这么大一座寺院的灯光,估计耗干一次也不一定能支持到天明。”

    “不至于吧?我这百年道行都不够几颗灯泡用的?那鬼镇可比这大多了,还全都楼房,他们得用多少法力啊?”李易说道。

    “也不一定全靠人力修为才行。”老道说道,“通过法阵改造,有很多东西都可以用来支撑鬼城里各种消耗的,例如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比较厉害的聚灵法器,甚至成精的妖怪内丹,都是不错的选择。”

    李易眨巴眨巴眼,扭头看向影子和老耄。

    “老大,我是个影子,灭有实体也没有内丹的。”影子急忙说道。

    “老大,我,我的道行太浅,内丹太小,肯定不够用啊……”老耄却是瑟瑟发抖的说道。

    “用我的吧。”韩颖插话道。

    “那怎么行,你……哦,你说这个啊……”李易吓了一跳,待看清了韩颖拿出来的却是那个五鬼牌,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这个对你修炼有帮助的,用在这儿浪费了……”

    “先试试嘛,好容易把大家都叫来了,总不能黑灯瞎火的没办法参观一下啊。”韩颖笑道。

    “嗯,也是……老道,这个法器可以用吧?”李易问道。

    “可以!”老道说道,“把你的五毛硬币再拿几枚,嗯……就在这儿布置个阵法……”

    按照老道的指挥,李易又布置起阵法来,几枚五毛硬币直接砸进石头缝里,再画了符文配合着,最后再将五鬼牌放在几枚铜钱中间的位置上,老道又掐这法诀念了几句咒语,接着就猛然感觉眼前一亮,三教寺里已经灯火通明了。

    “哇,好漂亮啊……”周小燕当先叫道。

    “好大的大殿,比我们寺里还雄伟啊……”影子也跟着嚷道。

    “地方真宽敞……”老耄撒欢的跑了起来。

    “我就想知道,这地方活人进来,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宋扬一本正经的扫视着周围。

    “你又不是没进来过这种地方。”李易风轻云淡的说道。

    “那次我不是没意识吗?”宋扬气道,那可是他丢人的过往。

    “活人进来也没事儿,只要不是长时间在这里住着就行了。”老道笑道,“不过一般人想进也进不来,看都看不到的,呵呵……”

    “怎么样?满意吗?”李易笑道。

    “还行吧,反正比那小平房强一点。”老道笑眯眯的说道,“对了,晚上我们在这儿倒是挺合适,可白天这地方就会被阳光照得消失不见,我们去哪儿呢?”

    “嗯,那普通的鬼白天都怎么过的?”李易问道。

    “那要看情况,一般的鬼都是躲进石头缝,或者破房子中,不过像大胖子的鬼城里,却是有的房屋下边还带地下室的,白天钻进地下室,照样不受影响。”老道说道。

    “啧,早说,我就给葛师傅交代,让他扎个带地下室的了。”李易说道。

    “就算扎个带地下室的,这山顶上全都是石头,也幻化不出来啊。”老道说道,“所以你还得给我们预备一间房子,让我们白天好有地方住啊。”

    “老大,我不用,我不怕阳光。”老耄跑过来嚷道。

    “我也用不着,没光线我才受不了。”影子也嚷道。

    李易看看老道,笑呵呵的说道,“就你一个没地方去啊?你看这样行吗?我弄个聚灵葫芦就扔在山顶上,你白天藏进去不就行了?”

    “我……”老道顿时无语。

    “呵呵,别生气了,这段时间你白天先去半山的房子里躲着好了,等回头施工队修路过来后,我让他们再在这上边盖一间小房子好了,嗯,就说是体育器材室,白天可以让小孩子们上来把这儿当操场,呵呵。”

    老道翻个白眼,不过也没再计较。

    “老大,为什么大殿里没有神像啊?”老耄却是跑进了大殿又跑了出来,嚷道。

    “纸扎个房子都困难,哪儿能连神像也扎出来啊?回头我买点画像烧给他们,你们再摆上就行了。”李易说道,“嗯,偏殿里你们想供谁给我说一下,明天我去佛具店看看。”

    “我要供个哮天犬!”老耄嚷道。

    “滚一边去!”李易骂道,“这是三教寺,中间是道家,归老道,西边是佛家,归影子……”

    “我是东边的儒家吗?也行……”老耄嘟囔道。

    “行个屁,你就是一条狗,还想代表儒家啊?”李易没好气的说道,“东边暂时空着,当做客房好了,以后临时有个什么鬼怪客户的,就让他们在这儿先住着。”

    没个客房还真不行,就说现在,养老院那边的聚灵葫芦里还有个老太婆呢。

    分派完了,李易带着大家一边参观,一边又让老道和影子看看,要是有什么缺少的东西,一并列个清单,他回头去采购。参观完了,李易就带着方婷他们下山,老道、影子和老耄却是直接留在山上了。

    下到半山,李易也懒得再往福利院跑了,干脆就在半山新房子里停下,闫明从他的车上搬下来一箱酒,周小燕却是贡献了几袋子坚果充当下酒菜,几个人又喝了起来。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宋扬说道,“年前那个柯家,就是花盆儿成精的那家,当时他家老爷子就说要请你吃饭答谢一下,我帮你给推了,谁知道过完年他又提了两回了,我知道你懒得应酬这种事情,就一直没答应,他这才说了实话,是还有事儿想请你帮忙的。”

    “给多少钱啊?”李易懒洋洋的剥着夏威夷果,说道。

    “你都不问问什么事儿?就知道问多少钱!”宋扬苦笑道。

    “什么麻烦咱解决不了的?问问多少钱,才知道值不值得出手。”李易大言不惭的说道。

    “这事儿,还真不一定能解决得了。”宋扬却是说道,“听说过南洋邪术吗?”

    “降头?”李易眨巴眨巴眼睛。

    “没错,”宋扬叹了口气,“柯家这些年都在南洋那边做生意,他们认识一个老乡,据说是被当地人下了降头。那些降头师都是有门派的,没人肯帮他解,又找了一些咱们内地的法师,却是每一个人搞的定。柯老爷子就想着让你给看看呢……”

    李易吧咂吧咂嘴,说道:“这事儿还真不好办,不是说咱没降头师厉害,关键是南洋可是出了咱的辖区了啊……”

    “那个中降头的是咱老乡啊,老家就是北郊那一块儿的!”宋扬说道,“你要是有把握的话,就让他回来一趟,人家可是说了,要是能解了,最少酬谢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