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血腥

    李易如今差不多三百年的道行,五感都敏感于常人,虽然隔着院墙,却依旧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

    “不会是闫明嗝屁了吧?”李易心里嘀咕一声,看看大门锁着,干脆就开始翻墙。

    两米多高的院墙,对于李易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后退几步再冲刺,一跃就是小两米,脚尖点在墙壁上,双手已经扳住墙头了,手臂一用力,身子就翻了上去。

    平爬在墙头上,李易并不急着跳下去,先看看动静。

    没有狗叫,也没有人声,半个月亮照在院子中,可以看清地上没什么杂物之类的,这才轻轻一跃,落在了空地上。

    很普通的农家乐,整理的倒也干净,当中是一座两层高的小楼,东侧则是几间大平房,西边搭着葡萄酒,下边放着两张餐桌。

    一切都很正常的模样,可血腥味儿却是比院子外边更浓,并且还能分辨出味道传来的方向,并不是在在厨房,而是正中间的小楼里边。

    李易轻手轻脚的往前走去,到了小楼门口再看一眼,却见房门是开着的,房间里面并不是完全没光线,二楼全黑,一楼却有一点很淡的灯光。

    李易抬脚就进了房门,进门是客厅,再里边一点是楼梯,楼梯口两边还有三间卧室的门,光线就是从其中一间里传出来的。

    李易一边走一边警惕,因为血腥味也正是从那间房间里传出来的,并且除了血腥味,还有一阵咀嚼的声音!

    大晚上的,没灯的房间里,一股子血腥味儿,还有吃东西的声音……

    任谁在这情况下,也得头皮发麻啊!

    别看李易是灵官,各种鬼怪见多了,可想想有人满嘴是血的吃东西,也忍不住一个哆嗦——不是害怕,而是膈应啊。

    再不想看见那种场景也不行,李易咬咬牙根继续往前走,却是刚走两步,嘭的一声,却是碰到了客厅里放着的茶几了。

    “嗯?”

    房间里有人出声,接着就听到脚步声。

    李易二话不说召唤出金锏来,准备着吃人狂魔一出来,就和他拼了!

    脚步声走到房间门口,接着又听到吧嗒一声,客厅里的灯光亮了。

    李易眯眯眼睛,却愕然看到站在那门口的却是闫明!

    只见闫明嘴巴还一动一动的,也不知道嚼的是什么,不过至少嘴上没血迹……

    “你丫干嘛呢!”李易气冲冲的把金锏收起来了。

    “嗯?你还说我?来这么慢,等你半天了!”闫明说道。

    “靠,你不开灯也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死了!”李易更没好话。

    “手机没电了不行吗?进来也不说叫一声啊?”闫明说道。

    李易却是懒得和他吵了,一边朝卧室走,一边说道:“怎么这么大血腥味啊?”

    “现场,别进去,看一下好了。”闫明拦住了李易,让开门口让他往里面看。

    却见房间不大,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男的,浑身血淋淋的却是已经死了。而床尾还站着两个男鬼,其中一个正是床上那位。

    “怎么回事儿?”李易皱着眉头说道。

    “来晚了,”闫明叹了口气说道,“下午查到这个地方后,我就跑过来看了一下,定了个客房在楼上,可吃过晚饭后,就发现老板娘果然不正常,然后给你打了电话,没想到你还没过来,就听到楼下有喊叫,等我跑下来,已经这样了……”

    “老板娘不正常?”李易皱着眉头说道。

    “嗯,就是我这个活儿,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吗?我调查了一下,发现他老婆在他死后没多久,就变卖了家产失踪了。”闫明说道,“我先查了一下他老婆的过去,发现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改嫁,前两次都是男人去世了,有个是晚上睡觉闷死的,有个是洗澡淹死的……”

    “呵,这是个专杀老公的连环杀手啊?”李易说道。

    “可她从来没被警方怀疑过。”闫明摇摇头说道,“我就感觉这事儿不简单了,然后又查了两天,终于发现了一点线索,她后来又改名换姓嫁到了这里了……”

    “就是嫁给了我……”那个刚死的男人接口说道,“我不信,我不信她会杀了我……”

    “信不信的你都已经死了!”另一个男人说道。

    “那我也不信是她杀了我,她是爱我的,她真的爱我……”刚死的男人喃喃的说。

    “你发现老板娘有什么不正常的?”李易转头问闫明。

    “很多不正常的地方,”闫明说道,“首先是她走路几乎没声音,看那脚步好像是个练家子似的,反应也非常快,我吃饭的时候故意碰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她一下子就接住了。还有她的眼睛,吃完饭我见她玩手机的时候,忽然眼睛的瞳孔变成了竖的,然后又变回去了,另外她似乎能看到他……”

    闫明指指另一个男鬼,说道,“至少她是能感应到他的存在,经常都是盯着他的方向看一会儿,发现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才转头看别的东西去了……”

    李易蹙蹙眉头说道:“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有点问题……她人呢?”

    “跑了啊,”闫明说道,“我听到楼下他的惨叫,我就急忙往下跑,看到一条影子嗖的冲出去了,然后我先看了看房间里他已经只剩出气儿没进气儿了,我又跑出去追那女人,可已经没影子了……”

    闫明说完了,又顿了一下,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追下来的时候,看到冲出去的那人影,似乎并不像一个人,而是一个浑身长着毛的家伙,似乎还拖着一根尾巴……”

    闫明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外边传来一阵警笛声。

    “你叫人了?”李易问道。

    “这可是死人了啊,我在这儿住着是有登记的,现在不报警,明天不是嫌疑更大吗?”闫明说道。

    “那死的这么蹊跷,你怎么解释啊?”李易又问道。

    “解释什么?我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在楼上睡觉,听到下边有动静就下来看,人已经这样了。究竟什么情况,让他们自己查去好了。”闫明说道,“不过我暂时也脱不了身了,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你带着他俩先走吧……”

    李易无奈苦笑一下,这小子倒是会撂挑子啊……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