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审讯

    ,!

    李易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了,赵国强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指着刘翠花,张着嘴巴却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满嘴的往外冒着血沫子。

    “我靠,你们这是干嘛?连自己人都杀?”李易嚷道。

    “没用的东西,想要说出我们的秘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刘翠花冷笑着说道,然后猛然转头,又盯着李易,“让开,不然你们都别想活了!”

    “嘿,你感觉你能打得过我吗?”李易说道。

    “你不怕?”刘翠花看看依旧在瞪着眼冒血沫的赵国强。

    “死个人而已,这有什么好怕的?”李易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关键是这一地血,把我办公室弄脏了。”方婷却是挂断了120电话,一脸嫌弃的接口道。

    “说的是啊,虽然不怕他变成鬼,可心里难免会膈应啊。”李易赞同道。

    “要不新楼盖好了,我搬那边好了。”方婷说道。

    “我看行,给我也留一间好了,就在你隔壁。”李易说道。

    “哇——”刘翠花却是忍不住了,大叫一声,拎着水果刀冲过来了——太不尊重人了,我可是干刚杀过人啊!

    可她这种角色在李易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威胁,好吧,那把水果刀倒是算一点威胁吧,可再厉害的武器也得看什么人用啊,跟更何况这还只是个水果刀好罢了。

    所以她冲上来,就被李易一脚又踢飞了。

    可她一边爬起来,一边又朝李易冲上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叫:“快跑啊!”

    她弟愣了一下,却是咬牙就往门口绕行,可他刚到门口,又被人一脚给踹回来了,脑袋磕在方婷的办公桌角上,立马就昏死过去了。

    “我来晚了?”闫明一边进门一边说。

    李易已经再次一脚踢晕了刘翠花,叹了口气说道:“你的确来晚了点。”

    “啊?他这是……死了吗?”闫明看到了还捂着脖子的赵国强。

    “快了。”李易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一边掏着符纸包,一边叹息道,“止血符给你用,实在是太浪费……”

    止血符也不算什么太高级的符纸,不过效果那是相当不错,李易掐了法诀,贴在他脖子上,立马那血就不往外淌了。不过这玩意儿毕竟级别不高,只能临时止血,并不能马上愈合伤口,终究最后还是得上医院才行。

    赵国强脖子倒是不流血了,不过却已经失血过多,眼神迷离。

    “这怎么个情况?人贩子而已,不至于杀人吧?”闫明无语的说道。

    “不是我干的,是她。”李易指指昏迷了的刘翠花,说道,“另外,他们也不是简单的人贩子,这家伙会催眠,或者是别的迷心术之类的。”

    “那意思是这事儿你能管啊?”闫明说道。

    “嗯,倒是该我管,可这个家伙说不了话,这两个却是不好忽悠啊。”李易说道。

    “弄醒,我试试。”闫明说道。

    闫明可是警察,审讯经验还是不错的,掐了刘翠花的人中,把她弄醒了,她还想折腾,却发现自己被铐上了。

    “市刑警队的!”闫明快速的亮了一下警官证,板着一张脸说道,“说说吧,你们拐走的孩子都弄哪儿去了?”

    “呸!”刘翠花却是直接对着闫明啐了一口。

    闫明挤着眼睛,掏出纸巾擦了擦,然后猛然一巴掌就抽在刘翠花的脸上了。

    “嘿,我当你多厉害,原来不是唾面自干啊?”李易笑着说道。

    “要不你来试一下?”闫明没好气的说道,接着又是一耳光抽在刘翠花另一侧的脸颊。

    “看不下去了,你们审吧,我出去了。”方婷说着径直走了。

    “我也看不下去了,你自己折腾吧。”李易颠儿颠儿的跟着出去了。

    追在方婷后边,李易一边走一边嘟囔道:“都说不让刑讯逼供了,原来还是这一套啊?”

    “打他们也是活该,不过看不下去罢了。”方婷说道。

    “说的对,这种东西就是该打。”李易说道。

    方婷却是不说话,爬在楼栏杆上,看着院子里正在玩耍的孩子们。

    李易也看看孩子,再听听办公室里的动静,不过却听不到闫明打人了,于是就没话找话的问道:“对了,怎么没见方婷?”

    “她去那边看着工地了。”方婷指指旁边正在建设中的二期工程,“张戈这个施工队比上次那一队效率高多了,再有两天主体建筑就能完工了。”

    “嘿,这倒是够麻利的。”李易笑道。

    “李易,我想着咱们这栋楼盖好了,不要再多收孩子了,至少不能再收这么多,我想分出几间房子,再请几个老师,教教那些残疾的孩子们上学,你看怎么样?”

    现在经过多次协调,福利院的孩子倒是有一半都进了学校,不过能进学校的,也都是一些身体基本没什么残疾的,至少也得是残疾不算太严重,能够基本生活自理的才行。

    而剩下那些行走不便,甚至是盲人、聋哑,乃至智障的孩子就没办法安排上学了——即便市里也有残障学校,可一方面收费太高,一方面距离太远,上下学都非常不方便,就只能留在这边然护工们领着玩耍罢了。

    “好啊,那样最好不过了!”李易立马赞成道。

    “可有时候我又想着,真是收的孩子少了,就有人没地方照顾,就又想着尽可能的多收一些孩子,最起码在这儿他们可以吃住有保障啊……”方婷纠结的说道。

    “这个想法不对,咱们又不是养猪场,把他们喂养大了就算完了,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能接受教育,长大了能够自立,不然等他们长大离开这里了,却连个吃饭的门路都没有,那岂不是要变得和大柳他们一样了?”李易说道。

    当年孤儿院里一块儿长大的孩子,除去那些残疾的,剩下的有一小半都进了监狱,还有一小半也整天徘徊在进监狱的边缘上,只有很少一部分,热爱学习,懂得上进,才能在这个社会立足。

    所以李易很清楚,对于孤儿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吃穿,而是学习、教育!

    “嗯,你说的有道理!”方婷点点头,终于有了决断。

    而养老院的大门外,120也“呜哇呜哇”的开了进来……